第53章:我自己的师父自己来维护!(第1/2页)
    当初沈婆婆最起码有一点没有骗人,那就是她确实是个十分能的存在。

    这五年祝云谣也跟着沈婆婆学了不少,练体,剑术都有过学习,而其他的因为修为限制虽然没能学习,但是却也略有涉猎。

    “哟,这不是祝家那个叛逃的小废物么,练剑呢?”

    刺耳的声音传来,祝云谣充耳不闻,继续挥剑,她手里拿的就是一柄普通的剑,并不是什么神兵利器。

    不过因为她的特殊体质,这样普通的剑就够了。

    哪怕是神兵利器,到了她手里也是明珠蒙尘罢了。

    “怎么,还想着在大考上头搏个名次不成?”

    那声音却不依不饶,十分轻盈的落在祝云谣面前,手里长剑一横,恰恰挡住祝云谣挥剑的轨迹。

    “大妈,你有在这里找打脸的时间,不如好好练练你那剑术吧,免得又被人家嘲笑。”

    祝云谣长剑微微一挑,顺势把少女手里的剑挑开,对着少女直翻白眼。

    “你!祝云谣你活的不耐烦了?小废物!”

    少女顿时气的眼睛一横,怒瞪着祝云谣。

    她也是祝家嫡支的人,比祝不惘小了一倍,大名祝悦悦,自打发现祝云谣也在青云学院之后,就三天两头的来找茬。

    而祝家自然也发现了祝云谣的行踪,但是摄于青云学院的威势也不敢轻举妄动,不过对于祝悦悦欺负祝云谣这件事,他们还是十分喜闻乐见的。

    “呵呵,我可没有装作偶遇学长结果被学长当成沙包扔出去的经历。”

    翻了个白眼,祝云谣对她毫不客气,祝悦悦这样的人就是得寸进尺,若是她退一步,祝悦悦就能蹬鼻子上脸!

    再说了,祝云谣本来也不是个肯吃亏的性子。

    “你!”

    祝悦悦的脸皮顿时涨的通红,气不过的剑尖一转就指着祝云谣。

    “你敢和我打赌吗?”

    祝云谣偏头看着她,一双眼睛把她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圈,最后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哼声来。

    “打赌?就你?怎么,你赌输了能给我什么吗?”

    “怎么,还是祝家终于大发善心给你资源了?”

    和祝云谣被沈婆婆收为亲传弟子不同,祝悦悦如今就是个普通学生,而且祝家并没有对她多么宠爱。

    所以祝悦悦每个月其实过的不怎么好,尤其是看见祝云谣拜入那么个老太太门下都过得这么好,祝悦悦自然是气的半死,眼红的都要滴血了。

    早知道她入学的时候也选那个老太太好了!

    “哼,不就是拜了个老的要死了的师父,那个沈老太太这么多年还在金丹期!我看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翘辫子了,看你还怎么得意!”

    “一个废物老太太收了个小废物罢了!”

    “闭嘴!”

    不知道哪冒出来的长剑突然停留在祝悦悦脸颊边上,再往前一寸怕是直接就把祝悦悦整个脑袋都削成了两半。

    慕容仪冷着脸斜了祝悦悦一眼,那双眼睛里透出几分危险的神色来。

    “你爹娘没教过你怎么说话吗?哦对,我说错了,我不该给你无中生妈。”

    “我师父再怎么说也是金丹修士,也不是你能随便折辱的。”

    祝云谣敛眸,声音低沉。

    虽然最开始对于沈婆婆强收她做亲传弟子这件事有些不满,但是如今那些不满早就散了。

    反倒是让祝云谣十分尊敬沈婆婆。

    沈婆婆千不好万不好,对她也是极好的。

    “还是说,祝家已经嚣张到,可以随便折辱青云学院的导师了?”

    祝云谣特意在导师二字上加重了音。

    青云学院的导师都是院长付出了大代价挖来的,随便一个都能够镇得住一个三流门派了。

    祝家不过是连百家都算不上的家族罢了。

    “你!祝云谣你不要仗势欺人,而且我哪里说错了?那老太太本来就寿元无多!要不是院长仁慈,怎么可能把她留在学院里面当导师!”

    祝悦悦面色已经有些泛白,却仍旧嘴硬,只是她却没看见慕容仪那黑的像是锅底一样的脸色。

    “仪姐姐。”

    祝云谣拉了拉慕容仪,慕容仪皱眉,低头看着她。

    “她口出狂言,折辱师父,自然是该由我这个徒弟维护师父的名誉,也正好让其他人看看,师父教的,到底是不是没用的东西!”

    沈婆婆也教学,不过教的是什么修士需坚守本心之类的大道理,偏偏又是所有人都要学习的课程,故而他们也说沈婆婆的课是最没用的。

    包括沈婆婆课上的那些东西。

    “你既然想和我打赌,不如就赌,谁输了谁便在大考时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