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一口毒奶祝云谣
    戴余斜眼看着祝云谣。

    别说他没有这种大招了,有也不敢用啊!

    这上千人一人一口唾沫就把他淹死了好嘛!

    “唉,希望我的队友不要那么蠢的扯着脖子喊找队友。”

    祝云谣一脸沉痛。

    她话音刚落,就听见一声声音特别大的吼声。

    “黑色玫瑰的来集合了!练气巅峰体修带队!”

    戴余:……

    祝云谣:……

    卧槽!哪来的逗比!

    俩人回头一看,果然看见一个大汉光着膀子在那里吼。

    已经有人意识到场中的人渐渐减少,扯着嗓子找队友的声音也渐渐落了下去,大汉这一嗓子就跟平地惊雷似的,炸的人群又骚动起来。

    还不等祝云谣和戴余反应呢,那大汉又一拍大腿。

    “哎妈呀!我看岔了!是绿色玫瑰的来我这集合了哈!”

    所以,到底是怎么把黑色和绿色看混的啊喂!

    “过去?”

    戴余指了指大汉的方向。

    “过去。”

    祝云谣果断点头,两个人迅速的往大汉那边走,大汉并不是自己,身边还跟了个衣袂飘飘的符修,还有个背着弓的弓箭手。

    三个人都把绿色的玫瑰别在显眼的地方,看上去似乎就等着另外两个队友似的。

    只是那几朵绿色的玫瑰怎么看怎么奇怪。

    “难不成他们是因为人多才敢这么吼?”

    戴余一脸奇怪。

    “别看了,他们就是你队友。”

    祝云谣指了指弓箭手弓上头的黑色花纹,那花纹刚好是个玫瑰的模样,而且十分逼真,仿佛真的有一朵黑色玫瑰绽放在弓上似的。

    “那他们说自己……”

    戴余话说了一半,顿时嘶了一声。

    “嘶,他们心挺脏啊!”

    祝云谣认同的点头,这一手确实阴险的很。

    冒充别的组的人,然后引来别的组的队员之后再瓮中捉鳖。

    这几个人心真脏!

    “那咱们现在还过去吗?”

    戴余有点犹豫,他能够得手那么多次,不是因为脑子太好使,而是因为他能够隐匿在暗处偷袭。

    “过去呀,反正是你队友,又杀不了你。”

    “万一他们这是计中计呢?”

    戴余忍不住嘟囔。

    “那就你先过去探探路。”

    祝云谣一脸认真,伸手就把戴余给推到那几个人面前去了。

    戴余哪里想到祝云谣力气这么大,顿时被推的一个趔趄,连滚带爬的才稳住身形。

    “道友也是绿色玫瑰队的?”

    那符修晃着折扇,一双狐狸眼微眯,笑吟吟的看着戴余。

    “自然!”

    戴余晃了晃自己腰间的黑色玫瑰。

    那符修顿时挑了挑眉。

    有点意思。

    “那位姑娘和道友是一起的?”

    “是!”

    “既然队伍里面人都齐了,便走罢。”

    笑呵呵的晃了晃折扇,符修仰头看着自己身边的体修。

    那体修挠了挠头,不明就里的点了点头。

    这老弟又整啥呢?

    既然找到了队友,自然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几个人很快就远离了人群。

    “在下符庭,如你所见,是个符修。”

    “鱼鞅。”这是弓箭手。

    “陈凤艺,老妹你别怕,我保护你哈!”

    体修大汉胸口拍的啪啪作响,祝云谣抽了抽嘴角,一脸无语的看着他。

    陈凤艺,性别男,体型巨型,身高两米二八,高大魁梧。

    谁能想到这么女性化的名字是个这样的大汉啊!

    “这次的小队赛和从前完不同,不仅仅队友是随机的,而且比试的模式也颠覆了过去的。”

    符庭晃着折扇,笑的高深莫测。

    “怎么说?”

    祝云谣特别尽职尽责的捧哏,看看这几个队友,她要是不接着符庭的说下去,符庭多尴尬啊!

    “我听闻一会会进到秘境里头,而且似乎不是击败对手就可以了。”

    符庭还在晃着折扇,明明是个符修,看着却比那些法修还仙气飘飘的。

    装逼犯。

    祝云谣在心里忍不住吐槽。

    “半个时辰要到了。”

    祝云谣看了看光幕,那光幕在第一个人被淘汰之后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沙漏,如今沙漏里的沙子已经要漏完了。

    “今年大家都是第一次,所以不需要惊慌,到时候听我指挥就是了。”

    符庭笑的一脸自信。

    这时候光幕上的沙漏也消失不见,转而变成了一串数字,数字极速下降,最后在九百九十九停了下来。

    “真可惜。”

    符庭吧唧吧唧嘴,居然只淘汰了二百多人。

    数字短暂的出现了片刻之后,光幕上就多了几个格子,每个格子里面都能隐隐约约看出来是秘境的模样。

    “又是随机?”

    祝云谣忍不住哀嚎,今年这是爱上随机了吗?

    “可别来什么正面刚的秘境啊。”

    祝云谣话音刚落,晃动的光标就停了下来,那个秘境的俯瞰图也出现在了光幕上。

    “……毒奶。”

    片刻,戴余憋出来俩字。

    祝云谣欲哭无泪,她也不想的啊!

    只见那秘境处于高空之中,俯瞰图是两头圆圆中间一条通道的模样,四周是缥缈的云层,显然,战斗场地已经被限制在了通道里。

    可不就是见面就得正面刚了!

    “也不是不可。”

    符庭拿扇子掩着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狐狸似的眼睛,透出几分狡黠来。

    “能正面刚的只有陈大哥好吧……我的绝灵之体可不分敌友。”

    祝云谣泪目望天,要是能施展开还好,这施展不开,她跟着队友,队友修士变凡人,完蛋。

    她自己,被人家五个人群殴,完蛋。

    不管怎么看,结果都十分不妙啊!

    “老妹儿别怕,我跟你说,符庭脑袋瓜可好使了,一会你就听他的,准没错!”

    陈凤艺一巴掌拍在祝云谣后背上,信誓旦旦的对着她保证。

    祝云谣好悬叫陈凤艺给拍吐血了,咳了好几声才缓过来。

    她信符庭,但是她不信陈凤艺啊!

    只是如今却没有退路了。

    随着光幕渐渐消失,他们脚下的土地也渐渐发生了变化,最后就连其他人都跟着消失了。

    五个人站在一起,脚下闪烁着光芒,身前还有一个十分奇怪的建筑。

    “有趣。”

    符庭绕着那建筑转了一圈,而后十分感兴趣的勾起了嘴角。

    “前面还有。”

    鱼鞅指了指前方,还有两座和这建筑不一样,但是也造型奇特的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