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哪里来的金娃娃?
    在祝云谣面前皮的跟个猴儿似的的斯幽在这女子面前却十分乖巧,只见他一本正经的看着女子,杏眼都透着几分无辜。

    “我前几日救了她一次,只是可能手段有些激进,如今想着看看她是不是遇到了麻烦。”

    斯幽说的可真诚了,然而深谙斯幽本性的女子却忍不住扶了扶额头。

    “你是又给人家找麻烦了吧?若不是我这边缺人手,我属实不想把这个任务交给你。”

    “我保证,我没有!我只是杀了个渣滓而已!”

    斯幽立刻指天发誓,似乎生怕女子误会了他似的。

    “行啦,我知道你也是为那丫头好,不过窥视的事还是少干,人家还是个小丫头呢,你一个大男人,也不嫌臊得慌。”

    斯幽嘿嘿一笑,又对着女子一通撒娇卖好。

    祝云谨买了包子回来,看见的就是祝云谣身边已经围了一大圈人了,她连忙挤过人群,挤进去,就看见祝云谣坐在地上,眼巴巴的瞅着自己对面的人。

    她面前还放了个碗,这碗似乎刚刚洗过,还往下沥水呢。

    而祝云谣用下裙兜着一大把的铜板,祝云谨目测了一下,怎么也得有百十来个。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姑娘,你真不愿意和我学一样手艺吗?”

    在祝云谣对面的白胡子老头蹲着身体,特别认真的瞧着祝云谣,祝云谣却仍旧摇头。

    “你就不想治好你的腿?”

    老头继续不遗余力的诱惑祝云谣,对这些身有残疾的人来说,健康的身体的诱惑往往比金银更大一些。

    祝云谣抽了抽嘴角,她的腿是那些大能都没法子的,难不成一个凡人还能够治好她的腿不成?

    而且祝云谣对于自己的腿为什么会这样也隐隐约约有了个猜测,不过是因为这猜测太过匪夷所思,才没敢告诉任何人罢了。

    “不想。”

    祝云谣抱着自己的铜板,用死鱼眼瞅着那老头,老头顿时气的直薅胡子。

    他还没见过这么油盐不进的丫头!

    别人哪个不是哭着嚎着要拜他为师的,如今他上赶着去给人家当师傅,却被拒绝的这么彻底,一直被捧着的老头觉得自己的肺都要跟着炸了。

    “你真的不想和我学本事吗?跟我学了本事,你就可以日行千里,移山填海,缩地成寸,到时候……”

    老头仍旧不死心,像是拿着棒棒糖诱拐小孩子的拍花子似的不断的给祝云谣画大饼。

    祝云谣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老头,他是不是以为她傻!

    老头说的都是修士的手段,这些对于修士来说都是最基础的,但是对于凡人来说已经是仙家手段了,再说这老头完完就是个凡人嘛!

    或许有那么一丢丢的天赋,但是这辈子约莫筑基也就是个顶峰了。

    “那你要不要拜我为师,我还能叫你白日飞升呢!”

    祝云谣往前一凑,神神秘秘的对着那老头说道,祝云谣一凑过来,老头就感觉到一股十分耀眼的光芒,几乎要闪瞎了他的眼睛似的,老头吓的一蹦三尺高,连忙离祝云谣远了一些。

    这小丫头身上竟然还有这等古怪?!

    “小丫头可不要胡言乱语,白日飞升怎么能是……”老头的话还没说完,声音就渐渐低了下去,他目瞪口呆的看着祝云谣那满身的金光,活像是个小太阳似的的亮度让老头的眼睛都跟着眯了起来。

    我去,这是哪里来的金娃娃!

    “拜拜拜,师傅您说啥就是啥,以后我就是您的嫡传弟子了!”

    围着一圈的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老头吧唧的就跪下了,对着祝云谣那个五体投地的模样都让他们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不然出了名的傲气的秦老头怎么可能这么乖顺的趴在个小女孩的前面,跟条狗似的?

    祝云谣也蒙了片刻,而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抖了抖肩膀,满身的功德金光顿时如同触动了什么开关似的,刷的都熄灭了。

    老头感觉到自己对面的光芒渐渐暗淡下去,顿时忍不住擦了擦自己额头并不存在的冷汗。

    亲娘哟,这到底是哪里来的金娃娃哦!

    “小妹,这是怎么了?”

    祝云谨捂着自己的包子,好不容易凑到了祝云谣的跟前,警惕的看着那个老头。

    “四姐,这是我收的徒弟!”

    祝云谣指了指地上的老头,咧着嘴朝着祝云谨笑,祝云谨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圈那老头。

    只见老头头发花白,身上穿着件单衣,松松垮垮的也不知道是因为他没穿好还是他本来就太过清瘦,而老头脸上那谄媚的笑容让祝云谨看的十分不舒服。

    “就他?”

    祝云谨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老头不过是个凡人,而他们迟早都是要回修真界的,和凡人有太多牵扯也只是徒增因果罢了。

    “四姐你别看他老,但是他可厉害啦,能移山填海缩地成寸日行千里呢!”

    祝云谣连忙说道,实际上她突然这么说,也只是看到了老头身上萦绕的几缕灵气罢了,那灵气不是老头本身的灵气,而像是和什么人待久了,才染上的灵气,祝云谣禁不住有点好奇。

    “对对对,别看我老,我会的可多了,卜算之术我也会那么一丢丢,小娃娃,不然不如让我给你卜一卦?”

    老头一脸媚笑,那个金娃娃管这女娃娃叫四姐,他若是讨好了这女娃娃,金娃娃不得多看他一眼?

    到时候只要金娃娃愿意跟着他,他就可以去那里探一探了,一想到自己日后的美好生活,老头就忍不住嘿嘿直笑。

    那猥琐的笑容顿时让祝云谣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来吧。”

    祝云谨也不顾忌,把包子给了祝云谣,坐在了老头的对面。

    “女娃娃随便在我掌心写个字。”

    老头伸出一只手来,他的掌心是纹路,手背上也布满了斑点,虽然保养得不错,但是这双手还是出卖了他的年龄。

    祝云谨随便的写了个字,老头的表情顿时严肃起来,另一只手开始掐算起来。

    祝云谨好整以暇的瞅着老头,她倒要看看这老头到底在搞什么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