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花婆婆(第1/2页)
    ()    花婆婆道场的每一任道场主继任后都会改名叫花婆婆,到这一任丸子头少女的师父已经是第三十三任了。

    渡过了圣女河,走上半刻钟就到了花婆婆道场的大门口,整个沙洲都是花婆婆道场范围,来这的人都是奔着花婆婆道场来的,而且只能坐老妪的船,不然就会被驱逐出去。

    整个沙洲都布满了绿色,四周还种植着不同品种的食人花植株,被栅栏隔离开来,不时走过几个年少的仆役拿着新鲜的鸡肉给它们投食。

    花婆婆的居所是一间很普通的木屋,唯一有些特殊的地方就是木屋两边立着几个雕像是一个穿着裙子,头上长着花朵的小女孩模样。

    墨迪在书上看到过,这是食人花的黄金级进化型花之泣,据说它的哭声一般人听不到,听到的都死了。

    丸子头少女刚下船就对着他凶凶的哼了一声离开了,能找到这里还是他拿着腰牌跟一个个路过的道场弟子或者仆役问路问过来的。

    腰牌有巴掌大小,不知用什么金属制成,整体呈古铜色,背面雕刻着临海商会的浪花图案,正面写着镇海两个大字。

    要不是这腰牌,他连花婆婆的道场都进不来,何况是跟这一代花婆婆会面,赵镇海也不怕他拿着腰牌去做一些不利于临海商会的事,可见赵镇海对他地信任,碰到一个用人不疑的上司,墨迪还是挺满意的。

    把腰牌交给门口的守卫,守卫收下腰牌推门进了小木屋,不一会儿又走出来还给他腰牌并告诉他可以进去见花婆婆了。

    推开门,屋里的装饰十分朴素,一排排架子上分门别类地摆放着书籍、羊皮卷、各种类型的材料以及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

    一张桌子摆在屋子的靠北一侧,桌上摆满了各类材料以及各种不知用途的装置,花婆婆坐在桌子对面,手里拿着一张羊皮纸记录者。

    满头银发,脸上的皱纹很深,身形有些瘦小,朴素的服饰第一眼让人觉得像一个普通人家的老婆婆。

    “赵镇海手下的小伙子,说明你的来意吧,这几年与临海商会的交易中赵镇海对我们道场多有照顾,如果不麻烦我们会帮你的。”花婆婆抬头,停下手中的笔,苍老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因为没法出声跟花婆婆问好,墨迪深深鞠了一个躬,张开嘴指了指自己的舌头。

    花婆婆会意,夸道:“是个尊敬长辈的小伙子,不过”

    花婆婆把音调拉长,表情有些意味深长。

    “这断肢重生可不简单,虽然修复舌头不似四肢那么麻烦,但代价也不是你一个黑铁级承受的起的。”

    墨迪急了,指了指桌子上的笔。

    花婆婆拿出一张新的纸和笔递给他,墨迪手指快速滑动,笔迹些许潦草。

    我有白银级配方,还有几只白银级灵兽,不知这些够不够?

    “哦?”从一开始的不以为意,这会花婆婆不得不高看墨迪一眼,心里寻思:这小伙子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赵镇海竟给出这么多好东西来求我出手?

    “说说看,让我看看你能拿出什么吸引我的好东西!”

    白银级灵兽矿工头目的配方

    花婆婆摇了摇头,“这可不够,孩子,赵镇海应该跟你说了,要治疗你的舌头就必须用到花精灵,花精灵这种灵兽你可了解?”

    书上了解一些,白银级灵兽,由草妖进化而来

    “说的不错,整个临海城,除了我手头的这只,我敢保证剩下的花精灵不会超过三只,你可知为什么?”

    晚辈不知

    这个墨迪确实不知道,对于花精灵书上也只是提了一句,医疗技能十分强大,配合特定的珍惜灵材能治疗灵兽大陆存在的大部分病症,十分稀有,价值堪比许多珍贵的黄金级灵兽。

    花婆婆收起了笑容,似乎有些不太高兴,“那是因为花精灵的合成所需的灵材是普通黄金级的好几倍,还十分稀有,并且每一次使用治疗技能都要损失寿命,一只品质一般的花精灵使用七八次治疗技能就到寿命尽头了,这是永久性的损失,没有办法恢复的。”

    “我的那只花精灵虽然说品质高,但是已经使用过7次了,我估计最多也就能再撑个两三次,就算我给赵镇海一个面子答应你,你觉得一个矿工头目的配方够吗?”

    墨迪大概是明白了,首先这机会难得,如果是别人花婆婆不一定舍得给,这相当于卖了赵镇海一个人情。

    也算是墨迪坑了赵镇海,其实一开始赵镇海就没想过墨迪会成功,就是让他来碰一下壁,然后努力修炼,死心塌地的跟着他混,实力强大了以后再找机会治疗。

    谁知道墨迪还真能拿出一些东西,让花婆婆以为是赵镇海给墨迪准备的。

    其次是花精灵进化的成本就超过了七八个亿,而且有钱还不一定凑的齐,算下来使用一次也要一个多亿的样子,矿工头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