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风雨将来 第一百七十八章月色真美
    在康恪森与梁炯楷都在为接下来的大事做准备之时,纪尘还在与叶咤等人畅谈,一片欢声笑语,他们就顺着话题一直聊了下去,久久不知疲倦。

    “为什么我在城内看不见几颗星星,在野外却能看见漫天的星空?”突然,姬笙开口询问,俏脸上满是疑惑之色,她刚刚来到莱芜市的时候便很少在天上看到星星了,但那个时候她还没来过野外,所以她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何原因,她还以为这是因为这一界本质上的缘故,但是现在却在野外看见了,这使得她疑惑。

    纪尘笑了笑,开口解释道:“这是因为光污染,原理是空气中有大量悬浮颗粒物,在郊外微弱的星光会被这些颗粒物挡住一部分但还是能看见的。

    在城市就不行了,大量的灯光照射到颗粒物上,会掩盖住星光。”

    叶咤等人心神立刻一震,他们知道,这是一个好机会。

    “找个机会给他们两人创造两人相处的机会。”叶咤在心灵频道中发号施令。

    “是,队长。”南宫、蒋元霜、赢演皆点头,在心灵频道之中传出阵阵兴奋之意。

    “嗯,准备行动,蒋元霜你先找机会离开,而后南宫你跟上蒋元霜。”

    “好。”蒋元霜与南宫齐齐应答。

    叶咤心头在笑,很开心,此次他不仅是为纪尘与姬笙创造机会,亦是为南宫跟蒋元霜创造机会。

    “好了,我亲爱的队员们,我们自由活动吧,如此美好的夜晚,可不能就此荒废。”叶咤笑了笑,站起身来,自顾自的朝一旁偏僻的角落走去,哪位置挺好的,他可以看着月光发呆,而自己的脸亦不至于被别人所看见。

    叶咤抬头看着繁星,一时之间也不禁由衷感慨,道:“这星空真美啊...”

    在看着繁星的一瞬间之中,他变得有些许惆怅,因为他想起了逝去的人...他的挚爱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叶咤这一次之所以突然跑来纪尘这里,不仅是因为他想念自己的队友,更重要的原因还是逃离他家老爷子给他准备的相亲,自他所爱死的那一天,他的心便也死了...他曾发誓,自己绝对不会再爱上第二个人,不会再与第二个人结婚。

    “唉。”叶咤叹气,黯然神伤。

    叶咤静静靠坐在哪里,呆呆的望着天空中的那轮圆月。

    “既然,队长都自己先找个地方看星星的话...我们也自由活动吧。”赢演开口道,这是这个晚上以来他的第四句话。

    “嗯。”众人点了点头,蒋元霜随意找了一个理由便带着南宫离开了...

    赢演则以他想睡觉了为理由进了帐篷。

    姬笙亦站起身来,对纪尘说道:“我也去看星星了。”

    “嗯。”纪尘点头,他继续坐在原地,也不知在思考着些什么。

    姬笙早已一步跃起,跳到了山顶之上,将草地整理干净之后便躺在了草地上,看着星星。

    她喜欢夜空,从小便喜欢夜空。

    深谬而美丽的夜空...

    纪尘的视力很好,他朝着叶咤那方望去,他看见叶咤眼中夹杂着少许泪水,一脸颓废与悔恨。

    “队长...”纪尘自语,未曾过去,叶咤想要静静,只要不出什么事,他就不会去打扰。

    最终,纪尘站起身来,向着姬笙所在的那座山峰望去。

    “我也去,看看星星吧...”他跃起,开始向着那座山峰飞去,程无声,他不想让自己打扰到姬笙。

    纪尘降落在这山上,缓步向着姬笙身旁走去,而后亦躺下,与她一同看着星星。

    “你来了...”良久之后,姬笙才开口打破了宁静。

    “嗯,今夜月色真美。”纪尘看着天上的月亮轻声回答道,他的神情很温柔,因为其实“月色真美”还有一个意思——我爱你。

    “嗯,今夜月色确实很美。”

    她并不知道这句话的另一个意思,所以她也没有说出另一个回答...

    “可惜没有风。”纪尘轻叹。

    “不,有风...”姬笙坐起身来,她轻轻摇头否定纪尘。

    “是嘛?”纪尘亦坐起身来,坐在草地之上,闭上双眼感受着微风,风轻轻的拂过,因为太过微小,而不令纪尘感觉到。

    “风也...”纪尘轻念道,他张开了双眼,继续看着繁星。

    “很温柔。”姬笙接过纪尘的话。

    “嗯。”纪尘点头,两人又陷入一片无言之中,只是呆呆的看着星空,心中思绪在沉浮,现实之中却未有任何异样。

    两人的少年少女心思都在不断涌动,但碍于脸皮,都未表露。

    星空很美,一轮圆月挂在其中,周围点缀着满天星辰,向着地面之上洒下晶莹柔和的光辉,光辉落于纪尘的身上,亦落在姬笙的身上,姬笙显得那么的雅致。

    这四周显得如此幽静。

    “真美...”纪尘一时痴了,他愣愣的看着姬笙,姬笙仿若九天玄女一般圣洁,淡淡的白光笼罩在她的身上。

    “外围的星空是怎么样的呐?”纪尘问道,打破了这幽静之境。

    “很美,与这里一致。”姬笙回答道,她的话语很是温柔。

    “你知道吗?我在那边,空闲下来的时候,我都会找一个机会去看看夜空,一个人呆在夜空之下发呆。”姬笙嘴角微翘,与纪尘分享着自己的曾经。

    “星空很美,很宁静,哪里不像地上每天拼死拼活的战争,每日在刀尖之上起舞,在刀口之上舔血。”

    “在战场之上的每一日都在大战,有时还会打很久,遍体鳞伤,战功卓越者便会得到奖励,一切都是如此残酷。”

    “家族在你上战场之前,会将你需要的东西准备好,再之后,便不会理睬你了,无论你是嫡系还是旁系,低级战场就是在练蛊,两方的人都在练蛊,这蛊每强一分,便进入更强的战场,继续去练...

    对待每一个人都一样公平,看他的贡献给他资源...”

    “世界美好,而又残酷...”姬笙叹道,她未曾怨恨过这一切,因为,这一切都是为了后辈的生存,他们需要胜利,用胜利去给自己的后辈生存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