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方莫林的念想(第1/2页)
    风扇被开到了最大档,在头上呼呼的旋转着,驱散着此时此刻这间小小房间的炎热。

    方莫林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隔着玻璃,他看着面前紧皱眉头的中年男子,他穿着简单的短袖,而汗水却将其浸透。

    他的舅舅方杰,母亲的四弟,也是在父亲离世,母亲癫狂后照顾他之人。

    “呼,何农国,这个人渣活该,不过你为何要这么做?这么鲁莽,把自己命当儿戏?”

    沉默许久,方杰的声音传来,他神色凝重的看着方莫林,在他得知自己侄儿杀死了何农国后,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个曾经阴郁一言不发的青年,居然做出了这样可怕的事情。井村,一个官与警勾结,藏在阴霾之中的村子。

    村官不贪不污对外清洁廉明,不显山不露水,但是正是因为这种低调,他们也越明白这种可怕。

    导致这样情况的,赫然是他们方家,是他们将原本互相监督的警政给推在了一起。

    最终由一群法盲刁民,让这种联系彻底化为了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要么一直掩盖下去,捅出来那就是大家一起死的命运。

    整个村子因为恐惧和害怕,齐心协力将一切掩盖,这实在是可怕到了极致。

    他们看透了这种情况,害怕引火上身,只能明哲保身对待这个家不闻不问,直到之后惨剧的发生。

    “不这么做,有可能报仇吗?方杰舅舅?”

    方莫林平静的注目着自己的亲舅舅,他的话语传来,这让方杰在夏日都感到了一阵寒意。

    他看着那双完没有任何情绪的双眸,他根本无法想象,这是他的侄子,就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

    “但是,你这么做,如果将自己搭进去,然而他们却没”

    “嘘~”

    方杰急促的话语传来,然而随后他便看到了方莫林噤声的手势,他愣住了,而后停下了言语。

    “能一网打尽当然好,如果不行我只需要这次我能,无罪释放就行了。”

    “放心吧,如今的这个时机刚好,我有完美的证据,我会被放出来的,前提是舅舅你能够不遗余力的帮我。”

    方莫林脸上带着笑容,方杰深吸一口气看着自己的侄儿,他的眼皮直跳而后陷入了沉默。

    “井村之人曾经蔑视法律,但如今却可笑般的乞求法律的保护,但发现这保护伞,无法束缚我这么一个杀人狂魔之时。”

    “他们会想什么?对于无知的他们,这一次我或许就成为了真正的恶魔了吧”

    这番话在耳旁响起,方杰微微有些惊恐看着他,这个时候他的手臂有些颤抖,就在这时铁门开启的声音传来。

    “探查时间到!家属该离开了。”

    警察的声音传来,方莫林利索的起身配合警察,被带离了这间小而炎热的房间。

    “方莫林,我明白了,我会帮你。但是你要告诉我,你真的是你吗?”

    这时方杰问出了奇怪的话语,方莫林回头看着自己的舅舅,思索片刻后神色带着无奈。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成为了这样,如果真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心结解开,一种精神上的升华吧”

    “那么,舅舅我们下次再见了。”

    平静的话语响起,方莫林接着被带离了探视室,方杰看着离去的背影,他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开。

    他如今只感到了一种骇然,方莫林这个他哥哥和姐姐的孩子,一个某种意义上真正怪物。

    一个有着恐怖记忆能力的怪物,他至今记得住自己二十多年人生一切的信息,只要他需要就能将其找出来。

    甚至于一个最细微的细节,他完不敢相信一个人类为何能记住这一切,然而方莫林真的就能做到。

    曾经小时候的他只是一个讨人厌臭小孩而已,会哭会闹,会嫉妒会怨恨他人,而在其父母这个模样后,他的性格变得极其阴郁。

    他已经不知道方莫林在做些什么了,看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书,什么样的都有。

    他们见面的时候,也不会有什么话语,他也只是沉默的看着他,那种眼神,只让他只感到了毛骨悚然。

    最终方莫林上了大学,他终于能把这个小怪物赶了出去,他在社会混了一段时日,家底还是能够供养的起方莫林读书的。

    就这样他们两年没有说过话了,也没有见过面,除了方莫林最后一次回家取走他的物品的时候

    但过了几日,他接到了方莫林的电话,那种如同正常人的对话,他到后面直到方莫林提醒后,才发觉是一段录音!

    这吓了他一跳,在录音结束后给了那一段可怕的视频,并且说出希望他能够和他见一面。

    他应约了,再次和自己侄儿见面,他看到了一个谈吐无比正常的方莫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