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玩世界杯嘛?
    娄靖铭这次的表现让丁宇很意外,他是跟着刘得华身后进包间的,的确看似身份地位一般。

    娄靖铭能冒着得罪许夜华的风险力挺丁宇,这就让丁宇对他另眼相看了。

    四个人到了一家不起眼的早茶餐厅,刚刚早上五点,早茶点门口的牌匾灯还亮着,上写:诗记早茶。

    娄靖铭虽是出身大户之家,不过很喜欢这种传统的早茶,一般都是上午10点才来,5点钟已经是早茶店的第一波客人了。

    许是因为世界杯的原因,这一波客人还不少,三十多平的小店一共来了十几名食客。

    几名举着托盘的“点心仔”来回穿梭于三排桌椅之间,问客人要什么吃食,随后就把托盘的虾饺、馄饨之类的放在桌上。

    四个人正好坐一张桌子,不用跟其他人“搭台”。

    娄靖铭发现丁宇在看来往的“点心仔”的热闹,就给他介绍了一些香江早茶的特点。

    香江娱乐圈有四大天王,早茶也有“四大天王”:虾饺、干蒸烧卖、叉烧包、蛋挞,娄靖铭点了两份四大天王,又要了椒盐鸭下巴、豉汁蒸凤爪等几样肉食。

    除却口味稍稍清淡,丁宇吃起来还算习惯。

    娄靖铭问起了丁宇的往来,虽然没深问,但是听李千岳说丁宇深受“龙王”推崇,他看待丁宇的眼光又多了几分敬意。

    人就是这样,靠人来抬人。

    信“龙王”的人不多,但是重在忠诚,这也导致仅有的这几个香江信徒对丁宇也是敬重有加。

    李千岳简单地给丁宇介绍了娄靖铭的家族,丁宇才知道他们家是仅次于香江霍家的体育产业世家。

    香江近三分之一的赛马会、狗会都是娄家的产业,娄家在香江还有一家足球俱乐部,棒球俱乐部,甚至是香江独立发行的体育彩票也是他们家族的在经营。

    虽然一个个产业看似不大,架不住数量庞大,时间久了,娄家自然在香江有了显赫的地位。

    娄靖铭是家里的小儿子,基本上没什么正经营生,也就挂了个足球俱乐部总经理的职务。

    本次世界杯引起了他莫大的兴趣,和其他二代大少一样,他兜里缺零花钱,而且自己弄得零花钱越多,在家族的地位就越高,以后才能干成大事。

    当然他们的零花钱基本上是指能买一辆林宝坚尼或者包养个三线以上小明星的钱。

    游金彪按照丁宇的吩咐,以每个人投注的金额分配了许夜华那边的赢来的投注金。

    娄靖铭就在酒吧呆了一夜,出来多了一百万的收入。

    关键是丁宇预测世界杯比分时轻描淡写,结果却是震撼人心啊。

    “丁先生,我们玩世界杯怎么样?”,娄靖铭发现了投机的新途径,想跟着丁宇投注世界杯博彩。

    “实话实说,世界杯与其说是球迷的节日,不如说是赌徒的狂欢!特别是在亚洲,每个世界杯都会有千亿、万亿美金的热钱流入赌球行业。博彩公司算是正规的,地下赌黑球的都有可能影响一场比赛的结果。”,丁宇吃完虾饺,拿纸巾擦了擦嘴。

    “娄大少如果想要赚点零花钱,我可以考虑考虑,如果想大投入,咱们就会变成人家庄家等待的肥羊,只要钱的数目达到他们宰羊的标准,比赛结果随时会变化,我们也会从十拿九稳拿钱变成血本无归。”

    李千岳对体育兴趣不大,但是对钱的兴趣也不小,听娄靖铭说要玩世界杯,他也动了心思,他接着问到:

    “丁先生的意思是,我们不能引起操盘庄家的注意?”

    丁宇点了点头,左右看了往来的人群,放低声音道:“咱们这次总投入不要超过三百万美金,我回去研究一下,晚上再聊。”

    娄靖铭一听,对李千岳说道:“怎么样岳哥?钱也不少了,一旦幸运赌中,我托你在意大利问的那辆法拉利355 F1 GTS的钱就有着落了!”

    “娄少看来对F1情有独钟啊,果然是体育产业世家。”,丁宇也很喜欢研究赛车和跑车,“这款法拉利是直接在F1赛车的配置上复制下来的公路版跑车,去年刚上市,这个时候香江都未必买的到吧。”

    “哇,哇,哇!”,娄靖铭一阵怪叫,“岳哥你认识的这位朋友太有趣了,太合我的脾气了!”

    娄靖铭又说他是迈克尔舒马赫的车迷,问丁宇喜欢谁,丁宇表示一样。

    看着娄靖铭说起舒马赫一脸迷弟的样子,丁宇不禁叹了一口气,他还不知道,车王在赛场没出事,滑雪摔成了植物人,他重生前车王还昏迷着呢,也不知道能不能醒过来了。

    “丁先生,以后我就叫你丁宇,不介意吧?你就叫我靖铭。”,说完娄靖铭伸出手来,像是两个人重新认识了一样,丁宇笑着和娄靖铭握了握手。

    他对娄靖铭的印象也不错,至少比刚认识李千岳和游金彪的时候要强很多了。

    游金彪现在对丁宇像是对李千岳一样尊敬,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丁宇这次成了他的恩主,到了香江他既然知道了,就要由他程安排。

    刘天王倒是松了一口气,否则对丁宇招待不周,他也过意不去。

    丁宇这次住在了维多利亚港附近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娄靖铭临走的时候约他今晚11点在九龙的一家球迷酒吧继续看球,这次有就他们四个人,另外还会有娄靖铭的两个朋友。

    不过娄靖铭打了包票,商量投注世界杯的事情只限于他们四个人参与,丁宇不用掏钱,一旦赔了算他的。

    在酒店大堂,丁宇和李千岳聊了一会儿。

    “李公子不要着急,你那位哥哥虽然天赋异禀,却犯了一个大忌!”

    丁宇对李家的事情很了解,现在他只能继续忽悠李千岳,只要李千岳不惹事,家里早晚会重用他的。

    “哦?什么大忌?”,李千岳问到。

    “太能干,不休息,不放松。”,丁宇也猜到李千岳那个领养哥哥的心思,好好表现,总没错。

    “这也是大忌?”,李千岳不解到。

    “他变成了超人,以后手下都听他的,真把家产给他了,老爷子能放心吗?”,丁宇反问道。

    李千岳想明白了,高兴地点点头,他还是接着装孙子吧。

    丁宇回到房间,一觉睡到了下午四点,起床时,他不禁摇头苦笑,他从一个晚上十点就睡觉,早上六点就起床的奶爸变成了跟这帮二世祖一样的作息,太腐败了,玩完这一票,他得赶快走。

    在附近商场逛街的时候,丁宇买了一张香江本地的电话卡,他这次来又忘记给手机办国际漫游了。

    内地的电信服务此刻真的是一般般,办个手机漫游还得本人拿着身份证去办理,太麻烦了!

    丁宇按照日常顺序,给雨丝教育、广告、保健品公司分别打了电话,各个负责人都说一切运转正常,顺便恭喜丁老板再次斩获了作文大赛第一名。

    消息传得怪快的,一想可不是嘛,比赛都过去快三天了。

    其中,雨丝教育的招生情况火得不能再火了,名人效应终于体现了,不少家长一传十、十传百的,十来家分校又多招了500多名学生。

    丁宇很了解其中的道理,行业和行业间老死不相往来的,不是关心教育事业的谁知道他丁宇是谁啊。

    这里也有家长的虚荣心在作祟,别的学生家长一问:你家孩子在哪培训啊,你说雨丝。

    人家摇头说,没听说过啊,你就会说:他家实力挺强,有十几家分校呢,老板是国作文大赛第一名。

    这样口口相传,效果自然好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