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三章 暴躁
    这时候北燕的路还没有那么堵,十几分钟二人就到了华夏国际展览中心。

    说实话,到了车展现场,丁宇感觉到很失望。

    没有后世的声光电特效,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彩旗飘扬,各种帐篷,大客车组成的广场外展。

    低矮的展览中心也只有三层楼那么高,一点国际车展的气势都没有,之前丁宇没有来过老的国际展览中心,这次他当然失望了。

    98年的北燕市容市貌正处于除旧迎新的交接点,丁宇适应了一会,心中也就了然了。

    付小国就不一样了,张着嘴巴像看西洋景似的看了半天。

    “真壮观,好热闹啊!”,付小国说到。

    二人走进室内展厅,里面才有了一些后世车展的味道。

    买车在这个时候是奢侈行为,还是看热闹的人居多。

    穿过拥挤的人群,丁宇领着付小国直接来到了国际展厅。

    这时候,虽说已有豪华跑车展览,但跑车已经被围得里外三层,根本是滴水不进。

    丁宇也不需要买跑车,领着付小国来到轿车展区。

    奔驰、宝马、福特等车辆还是有不少人围观的,丁宇对这些车的造型没什么兴趣,却知道这时候的车有一个地方特别牛叉,那就是引擎动不动就是V6、V8的。

    油耗不重要,要的就是暴躁的动力!

    丁宇领着付小国隔着人群,远远地看了一圈。

    付小国纳闷道:“我的丁老板,你这是看白菜来了?有车在那里,怎么也得看看价位、外观、内饰啥的吧?”

    “我在香江没少看,基本上差不多,我就琢磨着买辆保值的就行!”,丁宇转来转去,想到两个人要穿的行头,他得为了身上的行头配辆车!

    想着想着,丁宇突然没憋住乐,他记得重生前看了一篇文章: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其中一个事例就是:一个印度富豪为了配他头巾的颜色,买了七辆同款不同颜色的劳斯莱斯,请不要以为富豪是为了显富,据说他的头巾是特制的,一个头巾能买好几辆劳斯莱斯。。。

    开宝马、坐奔驰,考虑到司机是他这个老板,加之广告公司毕竟不要那么庄重呆板的包装,他决定了:买宝马车。

    二人又挤向宝马展位,丁宇仗着个子高,找到围观人群的缺口,终于挤到了前排。

    大多数人是在外围照相,觉得自己想买车的人就走进红色围栏的的入口,仔细看一看,坐一坐。

    宝马轿车主打车型就是3、5、7系,人群聚集的方向也主要在这三个车型。

    其中,3系和7系车前的人最多,有的人摸摸车的棚顶,有的打开车门看看,尽管里面早就坐满了人,还有不少人在驾驶位那里排着队。

    有些小钱的人对3系情有独钟,价格不贵,还是名车,不少人正在和销售询问价格。

    而7系最火,因为它最贵!

    不买最好,就买最贵的原则还是适应国人心理的,买不起的和买的起都扎堆到价值200多万的740i、750i的四五辆车前。

    丁宇也想直接买一辆740i去充面子,不过,有钱他也不想买,想想现在北燕那些破四合院才2000多块钱一平米,花200万能买个1000平米的,他就肉疼!

    买个房子比什么都强,重生人士要是不在首都有几套房,他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重生的。

    咦?丁宇看着人最少的5系展台上刚刚开过来一辆车,540i?

    我靠,这不是后来被宝马称为华夏限量版的540i,E39嘛?

    丁宇认识几个玩改装车的,这车当年可是暴躁得很啊。

    首次采用铝制前悬挂,车的重量大大减轻不说,配备的是V8引擎,快的不要不要的。

    想到这里,丁宇快步走到540i车前,对着穿着黑色职业套装的女销售说到:“540i,来两辆,一辆手动的,一辆选装自动挡的。”

    “啊,先生,您说您要两辆是吗?”,这个女销售都已经惊呆了。

    这都下午三点了,3系卖出去20台,7系卖出去5台,这帮不识货的主就是没人买5系。

    “是的,540i,手动的这辆就是吧?”丁宇透过车窗看了一下档位,“这辆我现在就要,有现车吗?”

    “啊?有!有!”,女销售印象中这两个年轻男子今天好像第一次跟她说话,没想到这就买了?

    “选配自动挡的,什么时候能提车?”,丁宇问到。

    “很快,一个星期,正在通关的呢。”,女销售员眼睛都亮了,这是哪家的公子哥啊,太有钱了!买一辆等一辆呗。

    “先生您太识货了,这辆车我们这次车展一共就一辆现车,展车已经有人预定了,其他的都要等到半个月后才能到北燕,而且都是场外预定了的。”

    虽然刚刚看7系的那几位也很有钱,不过没这位痛快啊。

    “先生这辆540i的售价是88万8888,自动档的那辆是99万9999,顶配的。”,女销售提醒到。

    这时,旁边经过一个年轻人,留着郭福城的中分式,穿着深绿色花纹衬衫,听到女销售说完,呲地笑了一声:“数字倒是挺吉利,加一块还没有我刚买的那辆740贵呢!”

    年轻人声音挺大,丁宇当然听见了,但是他没说话。

    这种傻叉在今后的日子里开始逐渐出现,钱壮怂人胆嘛,这样的人太多,能活到现在都是万幸,他都懒得理他们。

    年轻人也在那里等着办手续,也是在室外的车场提车。

    丁宇反倒率先走了年轻人的前头,因为现场刷卡交易,鼓励使用POS的银行还有一个活动,丁宇一共就花188万多一点。

    这时候,买740的那个年轻人也刷完了卡,虽然一阵肉疼,回家挨顿骂是避免不了的,不过他太喜欢车了,这辆200万的豪车正好可以出去和发小们显摆显摆。

    丁宇是买两辆车,付小国帮着跑了一辆车的预定手续。

    办完手续,丁宇就跟着销售人员去展览中心外临时设置的停车场提车,路上,他和小年轻两个人又碰到了。

    小年轻正要开口嘲讽丁宇两句,这时候一个人从二人身后急火火地跑了过来,大声喊道:“小勇!你怎么不接电话的啦!”

    来人说的一口香江普通话,穿着一身考究的中式唐装,只不过衣服应该是在裁缝店订做的,为了适应夏季的天气,领口开得很大,袖子也是五分袖。

    丁宇循着声音望去,巧的不能再巧了,竟然是香江的娄靖铭。

    “表哥啊,你说那740我买了啊,把我的钱都花光了!”,叫小勇的年轻人回头笑到。

    “啊,我告诉你是540嘛,听说今天场有一辆限量款,我刚才给你打了一个小时的电话,你也不接!”,娄靖铭无奈地说。

    “你不说车挺贵的嘛?”,小勇说到。

    “当然贵了,那车香江虽然没有,但是按照同级别的计算,在香江也就值50多万嘛!贵了三十四万嘛!”,娄靖铭解释到。

    香江是国际自由贸易港,买车的价格也就是德国售价加个运费的价格,这时候内陆还是要收关税的,因此小勇的740i才达到200多万。

    “那车有什么好的?”,小勇问到。

    “你不是喜欢车嘛,喜欢开快车嘛!那个车个头小,马力足。适合改装啊!”,娄靖铭一脸的无奈,这个表弟也是一个暴发户,刚刚大学毕业就开始疯狂买车,没有一辆买到点上的。

    虽然是个远房的表弟,但是人家老爹的背景可是非同小可。

    肖治勇在北燕怎么也是圈子内的公子,娄靖铭从香江来北燕车展凑热闹,怎么也得指导他的表弟一下。

    小勇一惊,“就一辆?卖没了已经。”,说完他回头看着站在那里的丁宇。

    娄靖铭顺着小勇的目光,瞬间就看到了在那里笑呵呵地看着他的丁宇。

    “哇,丁兄弟,你怎么也在这里啊!”,娄靖铭激动地走了过来,抓住丁宇的手摇了又摇。

    “买车来了,过两天要用。”,丁宇回应道。

    “哦,介绍一下,这是我的表弟,肖治勇。”,娄靖铭热情地把丁宇拉到肖治勇身前。

    “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小老弟,花河的丁宇,很厉害的!你表哥我这次能不能买得起法拉利355就看他的了!”。

    肖治勇刚刚耻笑过丁宇,这会当着丁宇的面被娄靖铭无意打了脸,现在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他这种身份,最怕的就是没面子。

    今天的脸算是丢到家了,他为了找回面子,也顾不得这个丁宇是不是表哥的金主了。

    表哥家有钱又怎么样,还不是来他家找他爸寻机会赚钱的。

    娄靖铭要是知道他一个看车展的被表弟当成要饭的,估计他得郁闷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