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八章 一言九鼎
    胡卿媛从来没有想过,华夏还有她办不成的事情。

    盈丹生养生院坑人的事件在国一共十三起,涉及到人命三条!

    所有的网络媒体、纸媒、广播、电视的社会新闻里都彻彻底底地披露了详情。

    各家各显神通,有媒体深挖内幕,有媒体抓住“人命”官司不放,有媒体拓展深度,联合相关部门,把和盈丹生类似的所谓“养生”院,打着“绿色医疗”的旗号的各类“非专业”医生都挖了出来。

    华夏近年来声势最大的反“医学骗子”舆论风暴来了。

    成千上万的人堵在盈丹生养生院的门口,要求索赔,甚至要求退货。

    胡卿媛压不下去了,网络监管部门、宣传部门的人都控制不了这个从基层发起的“打假医生”事件。

    早有准备的各大网站直接把矛头指向了盈丹生的实际操纵人胡卿媛。

    事件曝光之后半小时,丁宇第一个跳出来,对“遇人不淑”感觉到痛心,并且仔细地解释了他在做盈丹生时的销售策略。

    其中,保健品性质说的明明白白,甚至在各大广告宣传中截取了比较明显的提示画面:本保健品非医疗药品,请用户以医嘱为准!

    这时候,熟悉盈丹生广告的“头白金”等产品的观众和用户才恍然大悟,原来丁宇早在这里等着呢。。。

    丁宇早就知道盈丹生产品会受到质疑,他在法律层面、社会影响方面已经做出了规避。

    盈丹生当初出售时,被各大媒体炒得轰轰烈烈,有人想把事情拐到丁宇的斗兵行者集团上。

    可是人们发现,媒体做了链接和背景新闻,丁宇在之前的新闻里早就打好了“预防针”。

    丁宇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老早就提醒过观众:盈丹生是个好产品,但是我们只限于它是一个保健品,如果有一天,它变样了,我并不看好,包括做药品或者是医疗机构。

    几句话,丁宇就把自己从乱局中摘了出去,甚至《南州都市报》就丁宇的神操作发表了一篇题为:走一步,看三步,丁宇的生意经谁能看的穿?

    丁宇因为首富身份在国经济媒体中封神了,他和官方若即若离的关系也成了人们研究的对象。

    做事不求回报,这是丁宇和当地职能部门接触的主要原则。

    丁宇几乎是以投资商的身份出现在国各地的,除了符合当地免税政策外,几乎是不需要其他政策的。

    这给当地的招商部门带来了极大利好,首富到我们这里投资什么条件都不讲,你投资个几百万跟我这里磨叽个锤子?

    因此,丁宇的企业在当地反倒更加受到重视,毕竟是品牌嘛,有了丁宇的金字招牌,香江的、湾湾的、甚至米国的企业都愿意在当地投资。

    尤其是丁宇的家乡花河,这里的GDP增长速度位列国城市前五名,这几乎是北方的一个奇迹,要知道,其他几个城市都是在江南的。

    名声大噪的丁宇更让胡卿媛等人对他开始投鼠忌器,所谓的调整政策等阳谋手段是动不了丁宇的。

    可是玩阴谋,丁宇却站在舆论的最顶端,分分钟网络言论就把你架在众目睽睽之下烘烤。

    最关键的是:丁宇做事经得起阳光下的拷问,而胡卿媛之流却有太多见不得光的东西。

    自己屁股不干净,还怎么跟人比长短?

    胡卿媛坐在家中的客厅沙发上,几乎近于绝望,都说走的正,行的端,这句话看似简单,没想到到了这个生死搏杀的节骨眼,正道终究会助力走在阳光下的人。

    胡卿媛终于调查到,丁宇从一开始卖盈丹生就在搜集她的“弊端”,说白了,从卖盈丹生给她的那一刻起,丁宇就准备好了一个圈套。

    胡卿媛想到这里,浑身上下好似掉入冰窖一般,她拿了一件棉质长袍睡衣,以此来止住身体的颤抖。

    他竟然能算到我要开设养生院?

    胡卿媛的这一策略是没有和任何人商议过的,算是她个人的提议。

    而且提出计划的时间节点是在收购盈丹生之后,除非丁宇钻进她的大脑里了,否则,丁宇是怎么料到她的行动的呢?

    胡卿媛突然想起丁宇说他研究玄学的事,而且外公的突然离世在她看来这也太诡异了。。。

    难道丁宇能预知未来?

    是的,一定是的,他一定掌握了什么歪门邪道的,诅咒了她和谦逊表哥。。。

    也不知道怎么,胡卿媛外公的离世在圈子内已经开始有不少风言风语,丁宇料中了老爷子要有不测。。。

    丁宇说的话就这么准?

    胡卿媛脑子越来越乱,老一辈的人里打电话让她过去一趟,她知道,这是最终的大考,事情怎么解决,决定了她今后的命运。

    一共只有四五个老人,他们是平日里几乎没有什么交结的大佬级人物。

    “卿媛啊,对方把火烧到你身上了,你,我们保不住了!”,一位大佬突然发言,他已经接到了上方的指令,要胡卿媛负责。

    “爷爷,我知道了,我再去找丁宇谈一次,行与不行,我都会离开。”,胡卿媛表情平淡地说到。

    丁宇还是留了一线生机给她,没有揭穿她的底。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丫头,掌管几十亿资金,这说出去就够十几亿吃瓜群众脑补好几天的!

    这个时候,丁宇呆在花河的家中,吴娆给他按摩,最近丁宇的颈椎不太好。

    他在家里每天要看十几个小时的书,一是恶补一下经济学,二是认真参悟河图洛书,饶是身体年轻,也耐不住这种强度。

    当然年轻还是好,丁宇只是颈椎周遭肌肉酸疼,吴娆不知道从哪学来的按摩手法,按几次,丁宇的脖子就能转动自如了。

    胡卿媛来的时候穿着一件长款裘皮大衣,里面是一件红色套裙,黑色丝袜。

    丁宇爬在沙发上,看着胡卿媛的角度怪怪的,胡卿媛好似不怕走光一般,双腿并没有并在一起,斜在一侧。

    “你现在是华夏一言九鼎的人物,这次我来看一看,有没有机会挽救我这条命。”,胡卿媛一进来姿态放得很低。

    “你可别这么说,我若是这样,也离死不远了。”,丁宇摆摆手,吴娆起身离开。

    见四下无人,胡卿媛眼睛一红,“你开条件吧,怎么样都行!”

    丁宇起身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摇摇头,“你太让我失望了!”

    胡卿媛一愣,“你对我还抱有希望?”

    “至少你没有赵谦逊刚强,女人终归是女人,柔是本性。”

    “女人终归是女人,死不是最终的目的,若论牺牲,你们男人也未必赶得上。”

    “对嘛,这才是你!连死都不怕的事情,才是大事情,晚上在这吃饭,我们谈谈。”,丁宇一笑,特意用眼睛往胡卿媛突然禁闭的双腿看去。

    胡卿媛竟不自然地又把双腿打开了一个角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