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腹黑女帝需拯救(16)
    当预示着结束的尖锐哨声传绕在整片草原上时,红方的士兵们都是一脸迷茫的样子。

    结束了?

    她们都没找到几队白方的人马就那么结束了?

    这次指挥白方的方颖很厉害啊,都不知道她们埋伏在哪里。

    “……”

    方颖无声地目送被打晕的苏婳躺在简陋的担架上被送去医疗室,捏紧了手中那面假帅旗。

    掀飞的草皮,横断的树干展示了刚才的打斗有多么激烈。

    什么时候后勤区的士兵变得这么厉害了?

    听她们叫她纪墨……

    姓纪……

    不知道和京城的战神有什么联系?

    人人皆知战神纪慈的女儿是个废柴,是以,方颖自然也不会联想到这个“姑娘”就是传说中纪慈的废柴女儿。

    当红队主帅苗淼拿到纪墨交给她的白队帅旗,下意识地前后翻了好几次来确定真伪,当确认无误的时候,代表着比赛结束的哨声也吹响了。

    她将帅旗收好,无语地望着纪墨一行四人半晌,最后挥了挥手:“归队!”

    这次的对抗赛不仅结束得快,就连颁奖也被取消了。

    上面说是有紧急的事情,颁奖会放到明日举行,可实际情况也就只有白队的士兵们心知肚明。

    台上的大佬们并不相信纪墨一人就能左右战局,她们怀疑白队的士兵们大部分不战而逃,因此将她们一一传唤,彼此左右对证。

    “这个纪墨真有那么厉害?”

    深夜,边城驻守大将军风夜白坐在上首,看着底下的一干将领,好奇地问道。

    今天的战果如此出人意料,在整个边城军队的训练史上都没有出现过。

    听审视战局的老资格骑兵们的报告,似乎是红队的一个小小的后勤兵左右了战局。

    她将视线落在了坐在靠近门口的方霖身上,“听说是你队伍里的人。”

    “禀将军,是。”方霖沉声应道,“不过这人也是昨天新来的,末将也不清楚她的背景。不过,她来的时候拿的是军部直接下发的推荐信。”

    “唔……”莫非是京城哪个大家族的小姐下来历练?

    可若是有这等才能和武艺,放在后勤区,也太奇怪了。

    “虽说她这次在对抗赛中表现十分出色,但边城的情况她尚不清楚。资历还是比较重要的。”风夜白看着方霖,话却是对着所有人说的。

    “不过该有的表彰还是要给的,这个的话……方霖,交给你了。”

    “是!”

    “嗯……你们的训练都要加紧了!”风夜白气势徒盛,锐利的目光扫视了一圈,所有人噤如寒蝉,不敢作声。

    “竟然连后勤兵都打不过,你们还怎么杀鞑子?!从今天开始!所有士兵们的训练多加一倍!”

    “遵将军令!”

    将军休憩的土屋中所发生的一切,纪墨当然不知道。

    他忍着身上的粘腻,胡乱洗了洗脸和脚就钻进那条薄被里。

    角落的床铺旁,风忽悠悠地从墙角和窗户的缝隙中灌入。

    怪不得这个位置空着,纪墨默默裹紧了自己的小被子,希望他今天的表现能争取到一个换房间的机会。

    人生艰难啊……

    辰时的时候,集合的号声吹响。

    所有人睡眼朦胧地起床,洗漱,快速来到中央演武场集合。

    “咦?今天怎么多跑了两圈?”

    尽管半夜搞了一次对抗战,但不仅白天晨练的时间不变,训练的内容似乎更加繁重了。

    涂双在说完这句话后,立即找了跑在她身边的老人们进行证实。

    “好像真的增加了,你们看步兵区那边多了好多障碍物!”

    “夜习已经够累的了,今天竟然还增加训练量,上面的人是想要我们的命啊?!”

    “纪墨,你体力可真好。”涂双羡慕地看着脸不红,气息平稳的纪墨,相比四周喘着粗气,汗如雨下的人,她简直独树一帜,一看就非常不平凡。

    “你家里,是不是练过?”她终究是没忍住心中的好奇,问出了口。

    想到在纪府的时候,每天天不亮就被秉烛逼着起床到演武场与纪慈过招的日子,纪墨点了点头。

    “哎……”涂双努力摆动着手臂紧跟在纪墨身侧,瞥了一眼她脸上的神色,心中疯狂地叫嚣着——能不能教教我!

    这句话在脑海中酝酿了许久,可最终到嘴边,她也就语带羡慕地感叹了一句,“真好……”

    大家族的传承,又岂是她这种小民能学到的,真的问出口,也有点太不识相了。

    “你想学吗?”纪墨平静地问了这么一个问题,他甚至都没有转头,只是这么一边跑着,一边随意地问出口。

    “我能?!”涂双闻言,惊讶地望着纪墨,想看看她到底是以怎么样的心态说出的这句话,她就不怕被家族里的人知晓后,责罚她吗?

    大家族里的弯弯绕绕,她涂双还是明白一二的。

    可她什么都没看出来,纪墨的眼神清正,一直看着前方,似乎根本不觉得把这句话说出口,会改变另外一个人的人生。

    诚然她脸上面无表情,但涂双觉得这姑娘真是怎么看怎么好看,她忍不住又同她确认一遍,“我真的能同你学,你的本事?”

    “能啊!”纪墨快速地回道,“只要你想,我就教你。当然……绝对不允许半途而废!”

    “当然!当然!我肯定不会!”涂双点头如捣蒜,生怕纪墨反悔。

    过了一会儿,她转而又犹豫地说:“可是……听说,大家族里的武艺都不能外传的。”

    涂双高兴之余还能想到这一层,让纪墨着实有些诧异。

    这种想法,不应该是所谓的最底层能考虑得到的,涂双……

    说不定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内心思绪转了一圈的纪墨也不想深究涂双曾经究竟是过着怎样的生活,他需要组建自己的势力,不仅仅是因为那个将来可能会黑化的九王爷,还因为那个对他称得上不错的,这具身体的母亲。

    纪慈这么迫不及待地将他送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说明京城的形势已经很严峻了。

    爆发,只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

    风雨欲来啊,也不知道他的时间够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