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都市巅峰雷神 > 49,警局之行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很快,三人的眼神重新变得正常,其中一个警员摸着头问道。

    “哎哟!我的手臂,我的手臂断了!”被苏运打断手臂的警员惊呼道。

    “什么情况?你的手臂怎么会这样?”资格比较老的警员立马上前查看。

    “好像骨头断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三个人现在一头的问号。

    苏云这时候,才开口说道:“你们三人不是来带我回警局做调查的吗,怎么,不记得了?”

    “你是?”资格较老的警员摸着脑袋问道。

    “我是苏云,不记得了吗?那位同志刚楼梯上摔了一跤,手臂摔断了,不会这么一件小事,就把你们吓的失忆了吧?”苏云随口编了一套说法说道。

    “你说你,走路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另外一个扶着断手臂的警员小声的说道。

    资格较老的警员想了一下,很快,发现了其中的问题,厉声的朝着苏云问道:“快说,你是怎么知道他是楼梯上摔断手臂的!”

    “我说同志,刚他摔断手臂这么大的惨叫声,你说我能听不到吗?”

    资格较老的警员想了一下,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关键是,自己对于刚才的事情,一点记忆都没有了。

    “你说你叫苏云是吧,那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资格较老的警员拿出证件给苏云看后说道。

    “好的,没问题,我们走吧!”苏云无比干脆的说道。

    这么爽快的答应,让三个警员一时间还不适应,不是说苏云很凶残吗?怎么现在看来,还是很好说话的吗。

    “还愣着干嘛,赶紧的啊!”苏云反过来催促道。

    断手臂的那个警员捂着手臂走在最前面,另外两个,分散两边,把苏云夹在中间,三人从楼梯上,朝着下面走去。

    刚走出楼,在自家窗户围观的人群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是那个人吗?看起来一脸无害的样子啊!”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想不到这个年轻人居然会是这种人!”

    大家看到苏云的样子,议论纷纷。

    “你看,那人对凶残,走前面那警察手臂都干扭曲了!”

    “可不是吗,幸好我们以前没有招惹这人!”

    一群人目送着三个警员押着苏云坐进了警车里面。

    小区都在说苏云坏话的时候,唯独一个老人家没有说苏云的坏话。

    “老婆子,你看,这电影拍的多真实,警察抓犯人,简直被演活了!”老爷子就是以前认定苏云是专业演员的人。

    见到苏云这么逼真的演技,赞不绝口。

    “被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他的演技可以甩某些演员几条街啊!”老爷子的老婆,现在也是很同意他的说法。

    警车拉着警笛,一路顺利的开到了警局。

    车子刚停下来,就有一群人把车子包围了起来。

    “为了对付自己,这个唐氏贸易还真是下了苦心了啊!”苏云心里一阵冷笑,他倒想看看,现在自己来了,他们能把自己怎么滴。

    “你们几个把它押进审讯室,我去通知潘局过去!”老资格警员指挥道。

    苏云非常配合的跟着他们走向了审讯室。

    “你的手臂怎么了?”

    “断了!”

    “你不会和我说是这个苏云动的手吧?”留下的警员一脸的惊讶。

    “别瞎说,我是爬楼梯的时候,不小心自己摔的!”断手臂的警员叹着气解释道。

    “那你也太不小心了吧,赶紧先去医院吧!”

    说着,直接让两个小警员送他去医院治疗去了。

    “有人报警,是被你打了,有没有这事情!”审讯室里面,两个警员开始做着笔录。

    “绝对没有这种事情,他们这是想要陷害我!”苏云直接否认道。

    “但是,有人证说是你动的手,你怎说?”

    “那肯定是被他们收买的人,想要陷害我吧!”

    负责记笔录的警员直接把记录表格摔在了桌子上,历声说道:“陷害你,人家有权有势,还有钱,为什么陷害你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人家吃饱着撑着吗?”

    “可能看我比较帅心里不舒服吧,谁知道呢?”苏云平静的说道。

    气的做笔录的警员直接吼了起来,“你以为你是谁,到了这里,给我放老实一点,你以为没有证据,我们会抓你过来!”

    “哦,有证据你们大可以直接拿出来啊!”苏云完就不吃他这一套,想要炸自己,还嫩了点。

    哐当...

    审讯室的门被大力的推了开来,一个怒气冲冲的人影走了进来。

    “潘局!”

    “嗯,你们负责做笔录,我来审讯!”潘兴建朝着做笔录两个警员说道。

    “说,是不是你动手打了唐怀安,还有毕飞的!”潘兴建提高声音吼道。

    “他们背打,和我有毛关系啊!”苏云懒洋洋的说道。

    “到了这里,还敢这么嚣张,你是真以为我们拿你没有办法是吧!”潘兴建用力拍着桌子吼道,脖子上面青筋都爆了起来。

    “你要有证据,就拿出来,以为我是吓大的吗?”苏云目光变得犀利了起来。

    “你们两个,把他给我押到后面的屋子里来,我要好好教教他,该怎么说话!”潘兴建一脸怒意的说道。

    两个做笔录的人立马站了起来,打开隔离栏,把苏云朝着后面的屋子押去。

    “呵呵...想要在后面对付自己吗,就怕你们承受不起!”苏云心里一阵冷笑,但是,还是跟着他们走了过去。

    押着苏云进到后面屋子里后,屋门直接锁了起来,潘兴建随手从边上拿起了一个包着步的竹竿。

    “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管你什么地方!”

    “这是我的地盘,是龙,你也得给我盘着,你不是嘴很硬吗,现在,给老子跪下!”潘兴建露出了凶横的面容,指着苏云说道。

    “你这是目无王法吗?”苏云反问道。

    “在这里,老子就是王法,一切都是老子说了算!”

    说完,直接拿着竹竿朝着苏云抽了过去。

    “我看,就你这副样子,已经不适合在干这份职业了!”苏云说道。

    他没想到,这个警局所谓的潘局,已经背离了警察最基本的职业素养,更像是一个地痞流氓了。

    啪...

    竹竿还没抽到苏云,苏云已经移动到了潘兴建的面前,伸手就是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潘兴建还没反应过来,苏云一连串的巴掌连续不断的扇动着。

    一时间,整个房间里面充斥着巴掌的声音。

    两个押着苏云进来,现在站在边上的警员都看懵逼了,这里真的是不要命了吗?

    等两人反应过来的时候,请求支援的时候,潘兴建已经被抽的牙齿都掉了几颗,整个脸都肿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