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老司机开车(第五更)
    天龙寺中学的牛棚里。

    看到泽村打出的本垒打,天龙寺助理教练,绝望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一分的差距,都已经是巨大鸿沟。现在,天龙寺算是彻底没希望了。

    他自己都这么难受,更何况年龄大了的山野监督。

    强忍心痛,天龙寺的助理教练准备开口安慰主教练山野博光。

    “山野老师!”

    话一开口,天龙寺的助理教练,就发现不对了。

    原本应该消沉的山野,此时一双眼睛发着绿幽幽的光芒,看起来非常的阴森。

    这画面不对呀?这哪里像是无力回天,失落的表情。这是猎物被逼到绝境,准备反击才有的眼神。

    “你开车么?”

    不等助理教练想明白,他就听山野博光声音沙哑的问他。

    嗯?

    球场上,泽村虽然打出了垒打,但赤城之后的打者山口和阿信却先后被解决了。

    山口打出三垒正面平飞球,阿信被直接三振。

    三出局,攻守交换。

    七局下半,天龙寺中学进攻。

    太阳照耀下,让泽村有些睁不开眼。他下意识的把自己的帽子往下拉了拉,准备拿下最后三个三振。

    没错,就是最后三个三振。

    他不打算给天龙寺任何翻盘的机会。

    “第一棒,捕手,服部同学。”

    之前六局比赛,天龙寺的打者九成都被三振,剩下一成也被接杀。到现在为止,天龙寺中学还没有有效安打进账。

    真是遗憾!

    其实天龙寺中学的实力一点都不弱,但很可惜今天天龙寺打者的状态好像不太好,而且运气也不在天龙寺一边。

    嘴角露出一丝轻笑,面对服部,泽村投出了自己的第一球。

    “嗖!”

    白色的小球,就好像加了速的火箭,不断突破自己的速度极限。

    三个打者,一个三球,这场比赛还有最后九球,泽村什么都不用顾虑,力投球就好。

    打击区上,原本正常打击的服部,突然握了短棒。

    “乒!”

    白色的小球,碰到球棒上,滚落向一垒方向。

    投手丘上的泽村微微一愣,然后赞赏的看了服部一眼。

    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操作。服部的短打技巧还真不错,他的超速直球,球威可是很重的,这种球服部都能稳稳把球短打向一垒。

    不过很可惜,既然球打到了一垒,那你还是要出局。

    要知道守备赤城一垒的可是赤城队伍中,守备技巧最好的一垒手,小田本生。

    想着,泽村主动到一垒补位。

    滚向一垒的球,还是一垒手出击接球比较合适。

    泽村到了一垒之后,就看到小田冲向棒球。

    这行动,有点拖延~

    小田捡起棒球,回传给泽村,可这个时候仿佛一道风一样的服部,已经上了一垒。

    “安!”

    毫厘之差,服部上垒了。

    “抱歉~”

    小田羞愧的跟泽村道歉。

    “没什么。”

    泽村摆手示意不要紧,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呢,小田的失误,泽村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既然服部上垒了,他三振二三四棒也是一样。

    这个时候,天龙寺第二棒的打者上了打击区。

    打者一上打击区,就摆出了短打的架势。

    投手丘上,泽村晃了晃自己的脖子,眼神沉了下来。

    天龙寺的打者,还真是不吸取教训。

    短打我就不能三振你了么?

    食指和中指牢牢的扣在白色的小球上,泽村把球投了出去。

    “嗖!”

    白色的棒球,呼啸而至。

    面对这一球,短打的打者,对着投手丘的那只脚,突然向后跨了一步,伴随着他的跨步,打者整个身体后移了一块。泽村原本内角的球,对打者来说变成了正中。

    球突然下坠,手握短棒的打者以极为别扭的姿势把球给碰了出去。

    “乒!”

    如果说第一球服部短打出去,叫出人意料。那这一球简直就是炫技了。赤城的小伙伴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球就被短打出去了。

    碰出去的棒球,滚落在三垒侧。

    山口冲上前,捡球,送上一垒。

    可非常奇怪的,山口的守备动作也慢了不少。

    天龙寺第二棒打者,竟然同样以毫厘之差跑上了一垒。

    无人出局,一二垒有人!

    这一系列变化,把观众都看傻了。

    刚刚还无所不能的赤城,怎么一眨眼就跟无头苍蝇似的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

    天龙寺的牛棚里。

    天龙寺的助理教练,都快把山野监督放在桌子上供起来了。

    神了,太神了。

    莫非自家监督,还精通诅咒。竟然让赤城的选手集体不在状态。

    投手丘上。

    泽村看了一眼小田,又看了一眼山口,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天龙寺牛棚里。

    山野老头,嘴角露出一丝恶意的笑容。

    “这么多的三振,泽村同学应该投的很痛快吧。可你知不知道你是痛快了,赤城可被你给拖垮了。”

    助理教练一脸崇拜:“怎么回事?”

    山野轻笑道:“很简单不是么?比赛打了六局,却一直没有球飞过来,赤城野手们的神经早已经完松弛了下来。对于比赛没有了紧张感的他们来说,这个时候过来的任何球,他们都是没有心理准备的。”

    “奥。”

    助理教练点头赞叹一声,然后又想到了什么,奇怪问道:“小田猝不及防还说的过去,第二球山口为什么?”

    山野露出老狐狸的笑容:“比赛的紧张感,这种东西,一旦丢了,可不是你想找回来就能找回来的。”

    “刚刚学会开车的新手,一开始都在追求快,好像越快他的技术越厉害一样。其实他们那里知道,把车开快不过是一脚油门的事,真正厉害的老司机,是能把车想开多慢,就能开多慢的人。”

    “选手兼教练,才华横溢。哈哈,真是让人羡慕的天赋和能力,可你一个新手,把车开那么快,真的好么?”

    山野老狐狸,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助理教练心悦诚服的看着自家的监督。

    “不过,以泽村敏锐的直觉,这个时候他应该会刹车吧?”

    平田说道。

    “飙到一百八十公里的跑车,可以急刹车么?一旦急刹车,车非但不会停,搞不好还会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