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大危机!
    无人出局,二垒有人。

    王玺出人意料的一支安打,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将文京高校推到了悬崖边缘。

    尽管现在场上的分差,还没有改变,依然是1:0。

    在棒球的比赛中,这一分的差距,根本就说明不了任何问题。甚至领先的一方,都不一定能占据优势。

    但放在今天这场比赛中,那一分的差距,却好像一座巍峨的高山,耸立在了文京高校的面前。

    之前的六局进攻,让他们见识到了名为泽村荣纯的男人,究竟有多么的可怕!

    虽说都在同一个赛区里,但因为两支球队的层次差距太大,一直没有过交手的机会。所以他们对于泽村荣纯的了解,也仅限于听说过,并没有亲眼见过。

    光听说的那些就已经很吓人了!

    不过那个时候他们大多认为,这只不过是大家以讹传讹,虚张声势的结果。在二次元横行的这个国家里,大家吹捧起一个人来,从来都是没有任何底线的。

    如今真正交手,他们才体会到泽村荣纯的恐怖。

    别说是从泽村的手里拿下分数,就光是拿下一个安打,都难比登天。

    捕手的位置上。

    青木杉张望着二垒的王玺。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感觉这个少年有些熟悉。他从来没有出过国,也没有多少外国人朋友。就连接触过的外国人,都少的很。

    也就是埃米尔他们转学之后,才跟外国人有了一些交集。

    按说他不应该对王玺有什么印象才对,但是他这种印象却很清晰。

    一定是在哪里见过?

    仿佛灵光一闪,青木杉突然就想起了之前看的那届青少棒世界大赛。

    是他!

    那个曾经带领宝岛青少棒,称霸世界的冠军投手,王牌四棒。

    速球杀手,王玺!

    被称为当今时代,最好的选手之一。

    可是这样的选手,为什么会选择加入青道高中呢?

    青木杉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这个时候,他再看向青道高中休息区里的目光,就开始变得有些复杂了。

    青道高中竟然把这样的狠角色,给安排到了第九棒。

    这明摆着就是坑啊!

    “难不成对方一直在玩什么套路吗?”

    身为学霸的青木杉,这个时候再看向青道高中的休息区,突然感觉对方有些高深莫测起来。

    而这个时候,比赛还在继续。

    走上打击区的仓持,可没有老实本分的打算。

    一走上打击区,他就对着二垒上的王玺打出暗号。

    两人如此明目张胆的互动,自然没有办法逃过青木的眼睛。

    有行动!

    虽然没有办法破解两人之间的暗号,但是看他们这样的举动,不难猜测出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

    两人一定在策划着什么阴谋。

    是让打者吸引注意力,让跑者盗垒呢?还是另有企图?

    又或者,打者只是想要把跑者保送到三垒。

    这种可能性也是很高的。

    以青道高中这个队伍以前所展现的风格来看。在这种投手拉锯战的比赛中,只要出现能得分的机会,他们一定会先稳稳地抓住得分的机会。

    现在五局比赛已经打完了,双方的比分依然是1:0,比赛拉锯的形势异常明显。

    青道高中想在这个时候,稳扎稳打的拿下一分也不是不可能!

    青木杉的心中,很快就有了判断。

    虽然现在他没有办法确信自己这个判断是不是正确,但这却并不妨碍他做出行动。

    事实上,以文京高校现在所面临的局势来说,也没有更多的筹码来等待了。

    他们只能赌。

    捕手的位置上,青木杉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目光森冷的盯着打击区上的仓持。

    他身的细胞都调动了起来,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紧张和愉悦感,充斥着他的内心。

    青木杉很享受这种感觉,这种仿佛身心都泡在温水中的感觉。

    舒适~

    比赛紧张的节奏,不断冲击着他的脑神经,但青木杉却感觉无比的舒服。

    这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感觉,此刻却在青木杉的身体里融会贯通。

    让他十分的享受!

    “这才是比赛!”

    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浑身的血液急速的流动着。

    青木杉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愉悦的享受着棒球带给他的快乐。

    就连他的大脑,这个时候运转的都比平时灵活了几分。

    就是这样!

    青木杉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好像走在钢丝上跳舞的舞者,这种紧张感和刺激感,他都难以描述。

    来吧!

    这个时候的他,不管面对的是什么对手,他都有信心与对手战斗到底。

    就算是王者青道高中也不例外。

    来吧!

    他非常果断的,给投手丘上的杰克艾普罗打出暗号。

    对方直接盗垒的可能性完没有,专心对付打者吧!

    如果有什么万一的话,就放心交给我。

    这一刻的青木杉,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显的都要可靠。

    “你终于也有这个觉悟了,小杉…”

    投手丘上的杰克艾普罗,看着这样的青木,倍感欣慰。

    以前青木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他几乎是靠着他自己的一己之力把文京高校带到了以前的。程度。

    可是,这有必要吗?

    棒球嘛,开开心心的打不就好了。

    不断挑战着突然冒出来的强敌,享受着这个过程。

    这不就是棒球的兴趣所在吗?

    想那么多,有个毛用。

    拉开了架势,艾普罗力以赴的把他手中的白色小球投了出来。

    这个时候,他看着仓持的目光里充满了挑衅。

    就让我们来一场男人跟男人之间的较量好了!

    打击区上。

    原本摆出正常打击姿势的仓持洋一,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只见他嘴角咧开,手中的球棒改成了短打的姿态。

    “乒!”

    白色的小球被碰到之后,以极快的速度蹿向三垒。

    看到仓持把这一球碰出去,青木杉的脸上出现了笑容。

    好!

    他在心中大大的欢呼了一声好!

    尽管这一球碰的方位还不错,但碰出去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三垒手完可以轻而易举的接住球传一垒,到时候就算仓持洋一的速度再快,也是于事无补。

    古怪的是,心中喊好的,并不仅仅是他一个。

    还有仓持!

    看到球被自己碰向三垒的时候,仓持的脸上也充满了笑容。

    他迅速的拉开了自己手中的球棒,然后跑向一垒。

    这个时候我们把镜头转向文京高校的三垒手。

    当文京高校的三垒手看到棒球飞过来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失神。

    虽然他很快恢复了,去抓那颗小球。

    但他的状态却出了问题,动作也有些凝滞。

    怎么回事?

    捕手的位置上,青木杉皱着眉头,看向这颗小球。

    以他们三垒手的实力拦住这一球,传一垒应该没什么问题呀,怎么会反应这么慢?

    “啪!”

    棒球接到手套里还反弹了出来。

    等到三垒手重新抓起球,传向一垒的时候。

    仓持洋一早就跑到一垒喝茶了。

    “啪!”

    “安!”

    仓持洋一顺利的跑上了一垒。

    这还没有完。

    原本老老实实待在二垒的王玺,留意到文京高校三垒手的动作,他立刻意识到了,这是一个机会。

    所以在那个三垒手捡球的瞬间,他已经悄无声息的往三垒潜伏。

    当那个三垒手捡起球之后,丝毫没有返回三垒的打算,而是直接传向一垒。

    王玺也就没有再客气,直接跑向了三垒。

    他这见缝插针的本事,一点儿都不像一个王牌投手。

    比起仓持洋一来,也是丝毫不差。

    那边儿仓持洋一顺利上垒,他这边也安跑到了三垒。

    “安…”

    局面顿时变成了无人出局,一三垒有人。

    青道高中得分的机会,大大增加。

    而这个时候青道高中的打者,还轮到了第二棒的小凑春市。

    接下来就是核心的第三棒和第四棒。

    整个青道高中的打线,就这么非常神奇的串联起来了。

    文京高校,遭遇比赛开始之后最大的危机。

    当然,对于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来说。

    这是非常大的机遇!

    是他们一口气,将对手打得溃不成军的好机会。

    小凑春市拿着自己的木棒,走上了打击区。

    他可没有时间去体会现在文京高中选手们的感受。

    对于他来说,现在的任务其实非常的简单,那就是一鼓作气,将对手击溃。

    “暂停!”

    就在这个时候,青木杉喊了暂停。

    他现在懊恼的想扇自己一巴掌。

    因为太沉浸于跟青道高中选手们的对决,不知不觉中,他竟然忽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他手底下这些兄弟,可不都是交换生。

    在交换生们的带领下,他们气势如虹的碾压对手还可以。

    一旦真的跟青道高中打这种势均力敌的拉锯战。

    剩下的那四个队友,完没有任何经验。

    不知不觉中,球场上的气氛已经开始影响他们了。

    身为球队的领导者和队长,青木杉本来早就应该察觉到这件事才对。

    可能因为太沉浸于跟对手的对决,一直到刚刚,他都没有察觉出这件事。

    直到问题已经严重到,足以影响今天这场比赛。

    他才豁然惊醒。

    原来局势已经危险到了这个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