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宫女身份(第1/2页)
    “妈的,都说司马衷是个傻子皇帝!屁话!他的智商,估计一般人还比不上呢!”就在皇帝司马衷理解了靳商钰的话后,靳某人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毕竟他靳商钰可不会傻到直接把那些大臣推到台面上。不过,这间接的把他们推了出来,靳商钰也是管不了那么多了。

    看到靳商钰竟然把目标指向了大户人家,说实在的,此时的皇帝司马衷都有些犹豫了。只见他沉思片刻后,弱弱的说道:“商钰啊,你的这个想法,寡人都懂!也比较赞成,但你知道这里的难度有多大吗!别说这些大户都是朝中的重臣,就算是那些豪强大绅,也是很难献粮的!”

    “献粮!万岁爷,您是天子,为什么要让他们献粮啊!您可以让他们交粮,实在不行也不可以向他们借粮啊!”

    “交粮!借粮!这,这是不是有些激进了!会不会引起他们的群起反抗啊!”

    “万岁爷,您如果还当商钰是自己人,或者说,你还想听小臣的建议,那就必须从那些大人物手中把粮食拿回来!说白了,这粮食现在已然不是粮食了,它就是咱们大晋朝的根基!你怕大人物们反抗,难道万岁爷就不怕数以万计的老百姓反抗吗!”说到最后,靳商钰的气势也是一节节的在攀升着。

    而坐在龙座上的皇帝司马衷,早就站起了身形,一双不太灵动的眼眸也是不时的扫视着天穹之顶。

    也许,这一刻,皇帝司马衷真的受到了不小的触动,也或许,他可能从来都没有听过这样激烈的言辞。毕竟像靳商钰说出来的话语,要是被人家抓住把柄,直接就可以定罪。

    就这样,因为靳商钰的直言相谏,也是让整个真龙殿的气氛瞬间变的诡异起来。而时间也在这样的诡异中一点点的流逝着。

    某一刻,就在皇帝司马衷还在沉思之时,站在龙座之下的靳商钰还是再度开口说道:“万岁爷!其实,其实这也都是您自己的事情,我靳商钰只是说说感受而已!也许您的判断还真是准确,也或许那些大人物确实不能乱动!所以,所以小臣的话,还请万岁爷不要再琢磨了!”

    “商钰,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既然是寡人让你说的,就一定会认真的听!当然了,这样的事儿,也不是寡人自己就能够做得了主的!毕竟还要与大司马,甚至是与皇后一起商量!所以……”

    “万岁爷多虑了!是小臣的不是!那个,其实小臣这次前来还是有些事情向万岁爷汇报的!”

    “哦,你竟然真的有事儿!说吧!寡人会好好听的!”

    “妈的,现在知道好好听了!有毛用啊!老子给你出的招法,那么好用,你就是不听!还说什么大人物不好撼动!呸,你可是一朝天子啊,老子就不信了,连个粮食都借不来!”就在皇帝司马衷笑呵呵的说着话的时候,靳某人早就在心中腹黑起来。

    毕竟在靳商钰思维中,像这种大灾之年,你个当皇帝的竟然一点招法都没有!其实,这里就是靳商钰对于皇帝司马衷不太了解了。

    说的好听一点,他现在仍旧是一朝之主,但他的权力还真是有限,不仅不能够决定一些大事情,更不能够让自己的思想有效的落实下去。

    就拿这次的事儿来说,按照靳商钰的想法,皇帝司马衷只要下一道圣旨就可让那些达官贵人把粮食拿出来,但问题就在于,他的圣旨有人遵守吗,说不定,圣旨还未下,就有大臣上奏劝止了。

    “商钰啊!有什么要求,你就说!能做的,朕会替你做主的!”

    “其实,小臣也没有什么大事儿,就是想搬家了!来告知万岁爷一下!”

    “哦,这么快啊!朕还以为要到冬天才可以呢!毕竟这也不是件小事儿!”

    “那个,让万岁爷挂虑了,其实小臣只是个小口之家,只要找一个小一点的地方居住便可!再说了,想让小臣找个大一点的地方,恐怕咱们洛阳城中也没有啊!毕竟那些好地方,都被别人弄到手了!”

    “商钰啊!你这是在怪朕没有帮你选一块好地方了吧!”

    “不敢,不敢,小臣只是发一下感慨而已!到是玉媃那丫头,到了外面可就要过苦日子了!毕竟这宫内和宫外的环境也是不一样的!”看到皇帝司马衷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语来,靳商钰也是不好意思的把话题转移到了冉玉媃的身上。

    然而,就在靳商钰诉苦的时候,那皇帝司马衷也是再度开口说道:“商钰啊!其实,寡人也舍不得你走,但你的官儿只能是越当越大,不可能永远呆在宫中!所以,搬出去也好!可你为什么说,到了宫外,那丫头就更累了呢!不是还有十个宫女杂役吗!”

    “妈的,老子就等你这句话呢!你以为老子是在说着玩啊!宫女杂役是有,可那些人都是宫中之人,说白了,那都是有编制的,老子可不想给人留下口舌!”一时间,就在皇帝司马衷提到那十个宫女杂役的时候,靳商钰的心里也是乐的不要不要的。

    因为靳商钰此行的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