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皇帝归位(二)(第1/2页)
    帝都城北,一处相对平坦之地,有一辆马车正停在那里,有一人更是缓缓的走下马车,与站在车前之人默默的对视着。

    “王爷,当年你在打猎间,救下老夫!这一转眼,就是十年!虽然别人都说十年的守护已然足够报恩!但老夫还是不想你有不测!”

    “古老!谢谢你的守护!算啦,这一回,即便是你来,也是无用了!别说这金庸城就是本王的死地!就像靳商钰说的那样,即便逃了出去,天下之大,又有哪一块土地是我司马伦的!”

    “这,这个!那王爷还有什么未完之事吗!”

    “没有了!贾谧虽奸,背弃了约定,但他也是为了自己的大利益!如果换成本王,估计也会这么做,甚至做得比他还要狠辣!所以,所以就让一切过去吧!你也走吧!”

    “这,好吧!那,那老夫告辞了!王爷保重!”

    “你也多保重!记住,不能再随便的跟别人走!”

    “王爷之言,老夫明白!”感受到司马伦的话中有话后,那古姓老者也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尔后向远处的靳商钰走去。

    “唉,真是让老子不知道该怎么做!姓古的看来还真是一个知恩图报之人!可惜跟错了主子!司马伦,这么好的人,你没有用好!有今天的下场也是应该的!”看到古姓老者缓缓而来,靳商钰也是在心中喃喃自语着。

    说来,就在古姓老者离开司马伦的时候,那些个军士也是一拥而上,不一会儿,曾经的王者也是被重新押入马车之中。

    “靳商钰!老夫知道你是一个奇人!也许老夫这一辈子也打不过你!”

    “老人家说笑了!这说的是什么话!当日里,在金谷园中,如果不是你点醒了南岭七杀,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死在他们的手中。”

    “哦,我说呢!那一日,本来,他们下杀手的,可为什么没有出手!看来是公子从中相助啊!”

    “谈不上相助!只是巧遇而已!当然了,在猛虎上,你们的人也是身手不凡!无奈人家火云太厉害了!”

    “靳商钰!竟然是你出手相救!算啦,看来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也许那火云,甚至是南岭七杀都不是你的对手!也罢!老夫离开的也算明白!告辞了!老夫别的不敢保证,但可以保证不与公子为敌!”

    “真的决定了!不留下来了!”

    “不了!”说话间,那古姓老者也是身形一动,便几个闪烁消失在原野中。

    “何苦呢!不就是跟错了主子!不过也是,这老人家一生孤傲,现在突然间遇到这么多的强手,有这样的心境,也属于正常!”看到古姓老者这一回是真的走了,靳某人也是一个人站在草地上喃喃自语着。

    就这样,因为古老的来访,靳商钰的队伍也是被耽误了一小会儿。不过,因为金庸城也就是三十余里的路程,所以很快一行人便进了进入到了这座小城。

    虽说阴森之感还是那么强烈,但此时的靳商钰却是心情大好。毕竟上一回来到这里的时候,心情是很糟糕的。那一回,因为运气比较好,也算是成功将贾南风,也就是现在的甄九凤救出。

    “大人来此不知道有何事啊!小人是这里的总管!”

    “哈哈哈!你是这里的总管!很好!快去请万岁爷过来!”

    “万岁爷!这,这里哪有什么万岁爷啊!大人是不是没有说清楚啊!”

    “小子,你难道听不懂本大人的话吗!如今赵王司马伦就在此地,已然伏法!难道你真是一个糊糊之人吗!”

    “这,这个,是小人眼拙了!小人这就去办!”某一刻,就在金庸城的一座豪华大厅中,靳商钰也是气势如虹的说道。

    当然了,面对如此强势的靳商钰,那个自称是这里的总管的人也是吓了一跳。

    不过,到得最后,他还是听懂了靳某人的话语。

    约莫也就是半个时辰的时间,大厅之外也是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司马伦,你也抬头看看吧,一会儿,皇帝就会驾到!别到时候你不知道说什么!”

    “靳商钰,你是好人也好,是坏人也罢,对于本王来说都没有任何的意义了!其实进了这里,本王已然知道了结果!但本王就是不甘心啊!为何那司马衷还可以东山再起!”

    “司马伦,其实这条路也是你自己选的,有些时候,你如果不是一味的听从孙秀!怎么会有今天的结局!对了,有一个事儿忘记告诉你了。其实,其实吕忠也是本公子的人!”

    “什么,竟然,竟然是这样!唉!本王真是无知啊!”某一刻,就在靳商钰将吕忠的身份道了出来后,那赵王司马伦已然是软倒在地。

    恐怕从这一刻起,他的精气神是真的弱到了极点。

    然而,就在靳某人与司马伦闲谈之际,曾经的皇者司马衷也是在众人的陪同下缓缓的步入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