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酒战之后……(第1/2页)
    夜色迷蒙,微风送爽……

    某一刻,就在慕容鲜卑大营内的“酒战”之局越发的浓烈之际,靳商钰也是成为这里真正的主角儿。

    “主公,真是没有想到,过了这么多年,您的酒量竟然又精进了许多!”

    “得得得,快点打住吧!什么叫精进许多!你们到是好,一开始一对一的喝,现在竟然还知道以多欺少了!难道你们真的以为本公子喝多了!”

    “不是,不是您说的这样!您也是看到了,都倒下一大片了!如果我们再一对一的喝,您认为现在还有人陪您喝酒吗!”

    “费将军,你这话说的还是不错的!不过,这么喝,还真是有些不太对劲儿!”说话间,靳商钰又一次的将身前的酒豪饮而下。

    就这样,因为众人的心情都是不错,所以喝起酒来也没有什么挡的。

    当然了,就在这样的酒战之中,靳某人最后还是那个没有倒下的人。

    “主公,你,你,你怎么倒了!”

    “兄弟,不会吧,你怎么现在还没有弄清楚,好像是你自己倒了吧!”

    “不对,我,我费尔善没有倒!我还能喝!本将可是大鲜卑的勇士,怎么会倒下呢!到是主公您可能是倒了吧!”

    “你,你个丫丫的,还真是没法跟你们聊了!好好好!是本公子倒了还不行吗!”某一刻就在那费尔善趴在地上还在说着什么的时候,靳某人早就哈哈大笑起来了。

    当然了,就在此时,早有几名军士过来,将倒下的将军们一一抬起来。

    “大鲜卑王,他们,他们怎么安排啊!”

    “怎么安排,不是都嘴硬吗!既然没倒,就在这里睡吧!算啦,老子跟他们较什么劲啊!都送回营帐中吧!记住了,多多照料一下,毕竟今夜真的是没有少喝啊!”

    “大鲜卑王,那个,您,您看起来好像是没什么事儿啊!”

    “什么叫看起来啊!本公子就是没事儿吗!那个,不必管我了,你们都忙吧!”说话间,靳某人也是缓缓的站起身形,虽然意识还算清醒,可以说是没有喝多,但自己的肚子还真是有些撑不住了。

    就这样,没过多时,靳某人就跑出去方便了一下,尔后便在暗夜中向一个营帐走去。

    说起来,因为各色营帐间都有火把相互辉映的原故,所以这里也不算是太过于黑暗。

    “娘的,这是什么情况啊!为什么今儿喝了这么多的酒,就算老子天生能喝,这也不是个事儿啊!以后千万要注意了!”某一刻,就在靳商钰一个人在营帐间穿行的时候,他的心中也是在喃喃自语着。

    毕竟这一回,能够把各色的鲜卑将军都喝倒,靳某人自己也确实喝了大量的烈酒。

    某一刻,就在靳某人有些醉意的来到那座不算太大的营帐前,一个身影也是缓缓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靳大公子真是厉害啊!竟然还能够走回来!”

    “那个,丫头,这大半夜的你出来做什么!你们,你们几个也不看着点儿!”

    “那个,回鲜卑王的话,大小姐是自己要出来的!”

    “自己出来的,不会是你们把中军账内的情况都报告了吧!”

    “那个,那个,其实……”说话间,那些个军士也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

    然而,就在靳商钰的话让那些小兵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慕容语嫣也是再度开口了。

    “靳商钰,你这是何意!明明是自己在那里大杀四方,现在人家传唱你的事迹,难道不可以吗!不过也是怪事儿,那么多的人都倒了,你竟然还能够站着!”

    “美女,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本公子之所以还能够站着不就是来给你换药吗!”

    “换药!就您这一身酒气,姑奶奶我可相信不着你!”

    “说什么呢!没看还有这么多的兄弟在看着呢!”

    “没,没,我们什么也没有看到!”某一刻,就在靳商钰与慕容语嫣越说越激动的时候,那些个军士也是不好意思的离开了。

    “你个丫丫的,这是什么情况,老子还没有说什么呢,你们就吓跑了!不过,这丫头好像是在生气啊!也对,老子现在喝了这么多的酒,要是给人家包扎换药,也太不那个了!算了,还是明天再说吧!”感受到慕容语嫣的情绪变化,再看到众军士的闪离,靳某人也是有一些清醒了。

    “那个,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那,那对不住了!走了!你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天咱们就出发!”

    “靳商钰,看来你是真的没有喝多啊!”

    “丫头,实话实说,真是喝多了,但没有醉,就是这么简单!算了,不与你多说了!哥走了!”

    “你,你……”这一回,看到靳商钰转身离去,那慕容语嫣也是有些不忍,不过,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目送着靳某人远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