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虎口夺“食”(二)(第1/2页)
    场面虽然有些尴尬,但宇文无双还是能够猜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毕竟之前的血战,是人家慕容鲜卑部冒着生命的危险前来相救,这样的事实已然存在了。

    良久过后,那匹高头大马也是缓缓的来到了宇文战队的马队之前。

    “哈哈哈,如果老夫猜的不错,眼前的公子就是宇文无双了吧!”

    “那,那个,正是本公子!想来,老将军姓贝吧!”

    “看来咱们这段时间没有白交手,也是相互认识了吗!只不过以这样的方式相遇到是老夫从未想过的!”

    “是啊!谁能够想到我宇文家竟然会落到现在的下场!罢了,老将军既然已经到了,那就说说吧,是让我们下马受降,还是让我们做点什么!直接说便好,就算是死,只要不是死在他们的手上,本公子已然是感恩待德了!”某一刻,就在那贝姓老者与宇文无双交谈的几句后,人家宇文无双已然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神色。

    毕竟眼前的情况就摆在那里,要么是被羯人与贾良军联手绞杀,要么就是被慕容鲜卑部拿下,总之,在宇文无双的眼中,他们已然没有了生还的希望。

    不过,面对宇文无双的言辞,那贝姓老者竟然良久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宇文无双,当然了还有那些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宇文部军士。

    “老将军,不知你这是何意啊!难道都到了这个地步,你还要为难本公子吗!”

    “无双公子看来想错了!你说的对,咱们之前是一对死敌,甚至咱们两家的族群也是世仇!可,可现在咱们面对的不是彼此,而是羯人,还有那贾谧军!所以,所以本将希望公子不要走极端之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难道这么浅显的道理,公子不懂得吗!”

    “老将军,你,你这是何意,为何本公子有些听不懂啊!”

    “罢了,就实话实说吧!虽然咱们是死敌,但相对于羯人来说还不是真正的死敌,希望公子以后不要与我慕容鲜卑部为敌!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情,你们可以自行离去了。当然了,我家大鲜卑王知道你们没有粮食吃,所以十天的口粮已然给你们备好了!就在前方!”说到后,那慕容鲜卑部的老将军也不管人家宇文无双听没听懂,反正就是博马而去。

    这一回,感到迷茫的还是一众宇文部军士,甚至是包括那宇文家唯一幸存下来的公子宇文无双。

    “公子,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为何他们要帮咱们!”

    “是啊!公子,他可是咱们的死敌,但为什么冒死相救,而且还给了咱们十天的口粮!难道,难道他们也对咱们有所图!”

    “闭嘴,你们懂什么!人家这是在帮咱们,只是本公子也不知道他们到底为的是什么!算了,既然人家愿意帮咱们,那咱们就好好的活下去,传令,全军收拢,带上粮食向东北方向前进!”

    “什么,还向东北方向前进啊!这,这不是与宇文城越走越远了吗!”这一回,当宇文无双说到接下来的行军方向时,手下的将领也是有些着急了。

    毕竟在他们的眼中,如今最大的目标就是重入宇文城,并将自己的家人解救出来。

    面对诸将的情绪变化,那宇文无双也是良久没有说话。

    “公子,我们知道这样做是有些急了!可,可咱们的根就在宇文城啊!而且,而且咱们的王还在那里!难道真的什么也不管了吗!”

    “公子,你要三思啊!如今咱们虽然兵败,可加之刚刚收拢回来的兄弟也有万余骑兵,只要是运用得当,咱们还是有机会的!”

    “机会,机会在哪里!虽然本公子知道你们的心思,甚至那也是本公子的心思!可,可现实就摆在那里,回去必死,只要远离才有生的希望,难道你们真的想我宇文部族被灭吗!”

    “这,这个,可,可这样做,咱们可就进入到了慕容鲜卑部与其它小部族的中间地带,那里更是战乱不断!”

    “这个我知道,现下之策,只要走一步算一步了!靳商钰,看来本公子这一回是欠下你一个大人情!”喃喃自语间,那宇文无双也是露出了一抹很是无奈的表情。

    毕竟对于他来说,选择这条行军路线的本身就是一个艰难而痛苦的抉择。

    这边宇文无双决定带领自己的人马向东北方向前行,而此刻的慕容鲜卑中军大帐早已经是一派欢声笑语。

    “哈哈哈,看来老铁将军真是厉害啊!竟然可以在一次冲击内便救下宇文无双!”

    “商钰啊!其实,其实老夫之所能够这样轻松的达成目的,就是因为那贾良帮了咱们的大忙!”

    “哦,您老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想那贾良可不是一个友善之人啊!”某一刻,就在贝老将军在中军帐内将自己的战果一一道来的时候,一名将军也是随口追问了一句。

    当然了,此刻的靳商钰只是微笑着,虽然没有开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