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五章 羯人实力(二)(第1/2页)
    靳商钰之所以这样问,就是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确实与离殷的关系不一般,否则怎么会知道那么多的军事秘密。

    这一回,那个叫做满牙子的中年男子也是为之一愣,毕竟这样的事情,从一个中原人的口中说出来,对于他们来讲还是觉得怪怪的。

    “你,你竟然还知道这些!看来你与离殷大人关系匪浅啊!罢了,幸亏之前没有被他们盘查,否则还真会让离殷大人不高兴啊!”

    “满大哥说笑了,其实小弟只是离大人的一个下人而已!之所以之前没有这样讲,就是因为有些话不敢乱讲!如今咱们兄弟之间应该没有什么话是不可以讲的了!”

    “好好好!你能这样说,哥哥我十分欣慰!要知道,那个叫做靳军的势力很强大啊!咱们这里讨论最多的战略对手,就是他们!”

    “娘的,还真是让老子猜对了,羯人竟然真的在打老子的主意!看来在这个世界上不强大就要挨打啊!”某一刻,就在靳商钰听到满牙子的话后,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就这样,因为双方聊得比较投机,所以也把话题一点点的扩大了,什么羯人的平时保障,营帐搭建等事情,都成为了他们谈论的内容。

    对于靳商钰来说,对方说的越多越好,最好是能够把一些更为核心的机密说出来。而反观那满牙子,之所以这样热情就是因为靳某人有一个好主人,那便是离殷。

    “商钰兄弟,你,你的口才真是太好了!看来离大人一定很看重你吧!不过,他为何把你们留在了这里!据说离大人现在把大部分的产业都移送到了宇文城,虽然这是酋帅的大策略,可说到底还是成了离大人!”

    “满大哥,此话怎讲,为何小弟有些听不太懂啊!”

    “兄弟,你的心思,哥哥我知道,你是不想讲出来,毕竟涉及到了离大人的事情!不过,这里的人都知道,离大人虽然得到了高层的认可,但在中下层人群中还是比较尴尬的存在!所以,所以才有出走宇文城的策略!”

    “娘的,原来是这样啊!看来这个羯人统帅是很看重离殷的,否则也不会把一座大城让出去!不过,这个羯人的头儿怎么就如此相信他呢!难道他真的是羯人之身!瞧他的模样也不太像啊!”某一刻,就在靳商钰了解到更多的有关羯人之事的时候,心中的疑惑反而更多了。

    也许是看出了靳商钰的心里有事儿,也许人家满牙子本就想说出来,总之就在靳商钰与张千忍都是面色奇特之时,一段秘辛也是呈现在靳某人的面前。

    “这个,好像商钰兄弟很是不解个中之事啊!其实可能是你们知道了也不想说!”

    “不是,那个,我说老哥,商钰早就说过了,其实我们就是离大人手下的下人,怎么可能知道的那么多呢!”

    “也对,其实这里的人都知道,咱们酋帅之所以这样的看重离大人,就是因为离大人帮着咱们做出了大事!”

    “大事!对对对,是做出了很多的大事!”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大事,但靳商钰还是要装作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唉,这些年来,族群能够得以大发展,甚至是强盛起来,都与离大人的搬迁之事分不开啊!当初在一片草原之上建立的营地,看起来气派,可真要是面对强敌,根本没有自保之力!”

    “娘的,不会吧,这个离殷竟然是选定羯人新址的家伙!怪不得羯人把他当成了宝儿,而且还说他就是羯人的一份子!离殷啊离殷,没想到你小子的眼光到是不错的,竟然选了这个好地方!真是进可图谋中原,近可防御各方的袭扰!”这一回,不用多想,靳商钰也是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的死对头离殷,竟然还是一个懂得建筑或者懂得兵法之人。

    面对这样的新情况,靳商钰也是良久没有说话,整个人也是显得有些惊奇。

    要不是张千忍随手碰了一下靳某人,恐怕真的会出现更为尴尬的局面。

    “不是,那个,我说商钰老弟,你这是为何呀!难道,难道老哥我把军事机密说出来了!对对对,这句话本不应该说!就算是这里的人都知道,也不能够随便说的!看来你们二位的警惕性是真的高啊!”

    “娘的,什么警惕性不警惕性的,现在看来,这个满牙子还真是知道不少事情啊!离殷,你既然可以帮着羯人做出这么大的一件事,那你一定会把宇文城经营的不错,看来是老子小瞧于你了!”虽然还是没有开口说什么,但靳商钰的思绪还是没有停下来。

    “商钰老弟,你,你为何不语啊!是不是咱们之间出现了什么问题!如果真的是老哥我说了不该说的话,还请兄弟你多多见谅啊!”

    “这,这个,老哥说笑了,只是兄弟我听了您的话,便想到了我家大人的丰功伟业,所以感慨万千而已!”

    “原来是这样啊!那,那你们一定是知道离大人的事迹吧!”

    “知道,当然知道了!不过,现在我家大人远在宇文大城,虽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