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鱼七的出现
    “你们昨天的文件真的没有清理过么?”无忧快印中的柴胡朝那位秃头经理质问道。

    “真的没有,这两天您也懂,是申报冲刺期,员都在加班,我们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清理呀。”经理的面容略显疲态。

    “制作员没时间,那清洁人员呢?你怎么保证清洁人员没有把文件清理出去?”柴胡不依不饶。

    “先生,清洁人员这两天不上班,等到今日下午五点过了,晚上才会来打扫现场。”

    “那昨天负责我们项目扫描的人呢?”

    “那位同事我帮您联系过了,他说他昨晚负责的十几个项目,只要给到他手上的文件,他都扫描了的。”

    “你怎么保证他说的一定是真的,万一就是他搞丢的呢?!”柴胡放大了音量。

    经理闻言,一脸无奈地笑答道:“先生,我们无忧干这行也十年了,口碑您也是知道的,交到我们手上的文件几乎都是至关重要的申报材料,十年来我们还从未出现搞丢客户文件的情况。”

    “以前不搞丢就能说明现在不会搞丢么?过去从来都不能代表未来,而且你能保证你的每个员工都不粗心么?”

    “先生……”经理脸色沉了下来,此时跟着柴胡找文件的员工骤然站到了经理那边,不少人也纷纷朝柴胡他们这边看过来。

    “我们不会搞丢客户文件的。”一旁的员工朝柴胡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项目组的责任了?”柴胡带着怒意朝那个员工道。

    见到面前三个男人一脸阴沉地看着自己,周围驻足看热闹的人也多了一些,柴胡气一沉,扯下书包猛地拉开了拉链,掏出一份申报文件目录。

    经理见柴胡直接翻到最后一页,而后将目录一把递到他面前。

    “看到上面的勾了么,我跟同事昨晚一份一份对好了,齐了才来的!”

    经理略微扫了一眼文件,没有伸手去接,只是轻叹一口气,因为这在他看来,这些勾勾画画说明不了任何问题,是谁的责任,没有录像,没有证据,谁都说不清楚。

    但恰恰就是经理这样的神态,让柴胡内心的火气直接飙到了嗓子眼。

    可他就算再急再生气,又能说什么呢?

    难道要在这门庭若市的无忧快印,在众多同行面前像曹平生骂人那样骂这经理么?

    还是说当众扇他一万个耳光?

    柴胡很明白,就算此时这经理被自己拳打脚踢到住院,也不可能让承诺书凭空出现。

    该死,到底在哪里?!

    会议室、扫描室、文案工作室、制作员的桌面都翻遍的柴胡,已经绝望了。

    “您当时为什么不让企业多签几份备用呢?”经理突然开口道,“一般申报材料的签字页,别的项目组都签很多份,有的抬头还留空,方便我们套打。”

    柴胡闻言瞳孔瞬间放大了,说真的,这经理点醒了他。

    他跟王暮雪确实之前就准备了四份备用签字页,其他的董监高都签了名,但唯独就是一位叫浩德明的董事,怎么样都不愿意多签。

    从小接受西方教育的浩德明,对于签字,盖章,隐私之类的都十分敏感。

    他不签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他直接翻出了资本监管委员会对于文件受理的标准:一份原件,两份复印件。

    “监管机构只要一份原件,你们让我签那么多,恐怕不太合适。”浩德明坚定而不失礼貌的话音,又回荡在柴胡耳边。

    作为一个中介服务机构的实习生,柴胡又能说什么呢?

    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大公司董事,自己难道为了几份备用文件,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逼他签么?

    也是因为这样,四份承诺书只有一份是签满名字的,其他三份只有浩德明没有签。

    等下!

    此时的柴胡骤然谋生出一个念头,既然只有浩德明没有签的话……

    那不如就……

    “先生?”经理的手在看似发呆的柴胡面前晃了晃。

    柴胡被眼前突然扫过的阴影拉回了神,有些结巴道:“哦……那个,那个我们应该有备用的,我现在就联系我同事送来。”

    “好的好的,那您要不先在公共区域坐着等?我们会议室已经满了。”经理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行。”柴胡利落一句,直接就朝经理说的公共区域走去。

    无忧快印的公共区域有大致二三十张白色圆桌,方便各个证券公司临时办公或者等待用。

    经理看着柴胡远去的背影,神色由复杂变得明朗,这位年轻人,若本就有备用文件,根本不会发生刚才那样失态的情况。

    干这行这么多年,他接触的投行员工不计其数。

    这些人有几个共同点,名校毕业,具有很高的工作效率和不错的涵养,通常他们说话较快,但很少很少失态。

    控制不住脾气的情况也不是没有,但原因只有一条:害怕最终无法按时申报。

    无忧快印,只是帮忙文件制作、扫描、装订、制作电子版,至于文件给过来的是什么样,那就是什么样,无忧快印无权干涉。

    是的,无权干涉,给过来是什么样,就怎么样吧,经理内心这么对自己说着,遣散了一旁的同事,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地走开忙别的事情去了。

    柴胡快走到公共区域角落的一个空桌上坐下,拿出书包里的一叠文件,翻了几下便翻到了那三份只有浩德明没签字,以及日期空着的承诺书备用件。

    柴胡定了定神,右手掏出一只黑色水性笔,左手直接拔开了笔盖,心里道:“暮雪,我是不会让我们努力了这么久的项目打水漂的。”

    而此时吴风国办公室中的王暮雪,接通了那个陌生号码的电话。

    “喂?”王暮雪道。

    “您好,请问是明和证券投资银行部的王暮雪么?”一个礼貌的青年男子声音传来。

    “我是,您是哪位?”

    “哦,您好,我是无忧快印的文件制作员鱼七,您可能有一份文件掉在我们这里了。”

    王暮雪闻言眸色大闪,抓紧了手机连忙问道:“是哪份文件?”

    “您的项目是法氏集团没错吧?”

    “是的是的!”王暮雪的心脏整个被提了起来。

    “哦,那就没错了,这份文件就是法氏的,是一份承诺书。”电话那头的男子道。

    天啊!

    王暮雪此时差点就在吴风国面前大叫出来,但她还是极力按压下内心的激动,死命深呼吸稳了两秒后道:“您说的是有董监高签字的承诺书是吧?”

    “是的。”对方答道。

    王暮雪赶忙按住电话的音筒,朝吴风国道:“叔叔,我出去跟无忧快印沟通一下电子文件制作的事情可以么?”

    吴风国笑着点了点头,并同时做了一个让她赶紧出去忙手势。

    王暮雪快步走出吴风国办公室,但她没有去按电梯,而是径直冲进了一般无人会去的楼梯间,同时她朝电话压低声音道:“我同事柴胡在你们那里,文件你给到他了么?”

    “哦,会议室找不到你们,我以为你们回去了,所以我直接将文件给您送过来了。”

    王暮雪听后大喜,但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对方一句:“我现在在你们明和大厦楼下,一楼前台,外人不让上去,您看您方便下来拿么?”

    “方便方便!当然方便!”王暮雪边说边直接冲回了电梯口,迅速用力按了好几下向下的电梯,“您先别挂电话!我马上就下来了!千万比挂电话。”王暮雪激动道。

    此时有什么可以形容她的心情?

    这个男生简直就是天使!一个拯救了八十个亿市值公司的天使!

    “您别挂电话……”进入电梯的王暮雪又朝电话那头重复道。

    “好的,我不挂。”对方笑着回答道,就连此时这个男人的声音,在王暮雪听来都是那么悦耳。

    当一层的电梯门打开时,王暮雪远远就看到一个穿着无忧快印短袖制服的高个子男人等在那里。

    那个男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留着碎发,眉目清秀,有着一般制作员所没有的流线型肌肉,这点王暮雪从他露出的手臂就可以看出。

    那男人此时一手拿着牛皮文件袋,另一只手仍举着手机,目光一眼就锁定了朝他飞奔而来,同样举着手机的王暮雪。

    当他的目光与王暮雪相触时,瞬间露出了一个灿烂而温暖的微笑。

    这个微笑,对于此时的王暮雪来说,非常非常好看,她好似二十多年都没有看过一个男生的笑容可以这么好看,好看得如同所有的希望一样。

    “在文件袋里么?”已经冲到那男人跟前的王暮雪喘着气道。

    “嗯。”男人放下了电话,将文件袋递给了王暮雪。

    王暮雪用最快的速度拆开了文件袋,拿出文件一看,果真是承诺书!

    整整十八个签字,一个也没少!连日期都是大卫之前亲笔写的,2015年5月29日。

    “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谢你……”王暮雪激动得有些说不出话。

    “我知道这是申报文件,对你们肯定很重要……”

    “你在哪里找到的?”没等男人说完,王暮雪便打断问道。

    “我是早班,早上扫描其他项目组材料的时候无意中看到地上落了一份文件。”

    “地上……”王暮雪有些难以置信。

    “确切的说是打印机下面,只朝外露出了一个角,不注意的还以为是废纸。”男人有些不好意思道。

    此时眼眶里有些湿润的王暮雪定了定气,而后抬头朝眼前这位高高的男人一脸真挚道:“真的真的谢谢你,你都不知道我们只有这一份原件,若是你没发现,今天就报不上去了。”

    那男人听后笑道:“这么说我还当了回英雄了。”

    “必须是英雄啊!”王暮雪说着直接锤了一下对方的胸。

    这个锤胸的动作,本是王暮雪跟男同事或者以前的男同学称兄道弟的习惯性动作,但这一次她锤下去的手感,明显与以往不同,差点没把她自己痛死。

    “兄弟可以啊!练过啊!”王暮雪吃惊道。

    那男人闻言一脸不好意思,挠了挠脑袋:“空的时候,会稍微健下身。”

    “你这不是稍微吧?是每天都撸铁吧……”

    男人被王暮雪说的有些尴尬,眼神盯着她胸前那份承诺书,于是赶忙转移话题道:“对了,这份文件昨晚有扫描么?”

    “还没有。”王暮雪恍然答道。

    “就一张纸,我现在用手机帮你扫描传回制作中心吧,文件你放心,下午两点半前一定套可以给你。”

    “好的好的!太谢谢了。”王暮雪说这将承诺书递给了眼前的男人。

    她看着那男人将文件放在前台边一角,掏出手机认真对准的样子,不禁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对了,不好意思我刚才电话中没听清,你说你叫什么名字?”

    “鱼七,金鱼的鱼,五六七八的七。”

    王暮雪闻言不禁笑出了声,“这真的是你的名字?”

    此时男人好似已经扫描好了,收起手机并将承诺书递回给王暮雪笑道:“是的,无论是我们无忧的经理同事,周边的外卖小哥,还是信用卡中心,都叫我鱼七。”

    正当王暮雪想对眼前这个叫鱼七的男人再次道谢时,她的手机振动了下,打开一看,是来自柴胡的微信:“暮雪暮雪!叫我英雄!我找到承诺书了!”

    而这句话的后面,王暮雪看到了一张签字齐备的承诺书高清扫描版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