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鱼七的出现(第1/3页)
    “你们昨天的文件真的没有清理过么?”无忧快印中的柴胡朝那位秃头经理质问道。

    “真的没有,这两天您也懂,是申报冲刺期,员都在加班,我们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清理呀。”经理的面容略显疲态。

    “制作员没时间,那清洁人员呢?你怎么保证清洁人员没有把文件清理出去?”柴胡不依不饶。

    “先生,清洁人员这两天不上班,等到今日下午五点过了,晚上才会来打扫现场。”

    “那昨天负责我们项目扫描的人呢?”

    “那位同事我帮您联系过了,他说他昨晚负责的十几个项目,只要给到他手上的文件,他都扫描了的。”

    “你怎么保证他说的一定是真的,万一就是他搞丢的呢?!”柴胡放大了音量。

    经理闻言,一脸无奈地笑答道:“先生,我们无忧干这行也十年了,口碑您也是知道的,交到我们手上的文件几乎都是至关重要的申报材料,十年来我们还从未出现搞丢客户文件的情况。”

    “以前不搞丢就能说明现在不会搞丢么?过去从来都不能代表未来,而且你能保证你的每个员工都不粗心么?”

    “先生……”经理脸色沉了下来,此时跟着柴胡找文件的员工骤然站到了经理那边,不少人也纷纷朝柴胡他们这边看过来。

    “我们不会搞丢客户文件的。”一旁的员工朝柴胡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项目组的责任了?”柴胡带着怒意朝那个员工道。

    见到面前三个男人一脸阴沉地看着自己,周围驻足看热闹的人也多了一些,柴胡气一沉,扯下书包猛地拉开了拉链,掏出一份申报文件目录。

    经理见柴胡直接翻到最后一页,而后将目录一把递到他面前。

    “看到上面的勾了么,我跟同事昨晚一份一份对好了,齐了才来的!”

    经理略微扫了一眼文件,没有伸手去接,只是轻叹一口气,因为这在他看来,这些勾勾画画说明不了任何问题,是谁的责任,没有录像,没有证据,谁都说不清楚。

    但恰恰就是经理这样的神态,让柴胡内心的火气直接飙到了嗓子眼。

    可他就算再急再生气,又能说什么呢?

    难道要在这门庭若市的无忧快印,在众多同行面前像曹平生骂人那样骂这经理么?

    还是说当众扇他一万个耳光?

    柴胡很明白,就算此时这经理被自己拳打脚踢到住院,也不可能让承诺书凭空出现。

    该死,到底在哪里?!

    会议室、扫描室、文案工作室、制作员的桌面都翻遍的柴胡,已经绝望了。

    “您当时为什么不让企业多签几份备用呢?”经理突然开口道,“一般申报材料的签字页,别的项目组都签很多份,有的抬头还留空,方便我们套打。”

    柴胡闻言瞳孔瞬间放大了,说真的,这经理点醒了他。

    他跟王暮雪确实之前就准备了四份备用签字页,其他的董监高都签了名,但唯独就是一位叫浩德明的董事,怎么样都不愿意多签。

    从小接受西方教育的浩德明,对于签字,盖章,隐私之类的都十分敏感。

    他不签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他直接翻出了资本监管委员会对于文件受理的标准:一份原件,两份复印件。

    “监管机构只要一份原件,你们让我签那么多,恐怕不太合适。”浩德明坚定而不失礼貌的话音,又回荡在柴胡耳边。

    作为一个中介服务机构的实习生,柴胡又能说什么呢?

    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大公司董事,自己难道为了几份备用文件,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逼他签么?

    也是因为这样,四份承诺书只有一份是签满名字的,其他三份只有浩德明没有签。

    等下!

    此时的柴胡骤然谋生出一个念头,既然只有浩德明没有签的话……

    那不如就……

    “先生?”经理的手在看似发呆的柴胡面前晃了晃。

    柴胡被眼前突然扫过的阴影拉回了神,有些结巴道:“哦……那个,那个我们应该有备用的,我现在就联系我同事送来。”

    “好的好的,那您要不先在公共区域坐着等?我们会议室已经满了。”经理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行。”柴胡利落一句,直接就朝经理说的公共区域走去。

    无忧快印的公共区域有大致二三十张白色圆桌,方便各个证券公司临时办公或者等待用。

    经理看着柴胡远去的背影,神色由复杂变得明朗,这位年轻人,若本就有备用文件,根本不会发生刚才那样失态的情况。

    干这行这么多年,他接触的投行员工不计其数。

    这些人有几个共同点,名校毕业,具有很高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