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他一定魔怔了(第1/2页)
    杨青烟轻声的唤了一声“娘”,章月娘赶忙放下了手里的绣帕看向她。

    “怎么还没有睡?是不是娘点着灯,让你睡不着了?”

    杨青烟从被窝里爬了起来,披上一件外衣,便是下了床,走到了自家娘的身边。

    “没呢,只是刚搬了家,有点不习惯,就忽然醒了,娘怎么还不睡?”

    看着自家娘手里的绣帕,一朵莲花栩栩如生,几片莲叶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杨青烟捧起那绣帕便是爱上了。

    “娘,原来你的绣活这么好?怎么这些年我都不知道呢?”

    章月娘看着自家女儿那惊喜的眼神,眼眸全是慈爱。

    “娘还未嫁给你爹之前,在我们那儿娘的绣活可算是一顶一的好,只是成亲后,每日家务琐事,娘也不能再拾起那绣线。今儿下午你去张木匠那儿后,有个货郎挑着担子路过咱们家,娘便买了几块绢布和绣线,想想镇上的绣庄也收这绣帕的,就打算绣几块帕子去试试,说不定也能换些铜板。”

    “原来如此,娘的绣工如此了得,想必那镇上的绣庄定然会出个好价钱。不过娘以后不能在晚上做这修活儿了,这眼睛可是受不了。”

    杨青烟说着,便是将那还未绣完的莲花收了起来,放在了一旁。

    章月娘欲要再说点什么,杨青烟却是拉着她往床边而去。

    “烟儿知晓娘是担心大哥的腿伤,不过这也不是一时急得来的,我已经想好了,明儿便是去山里寻寻,有没有什么东西能换银子的,娘你不是一个人,烟儿也长大了,烟儿会帮着娘一起分担的。”

    听见自家女儿这般贴心的话,章月娘心里一阵的欣慰。

    “好,那娘休息就是,只是明儿个你要上山的话,也别进那深山,那太危险了。”

    杨青烟乖乖的点头答应到,只是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会儿事。

    自己这又是一日未进山,不知那男人见到自己又会是一副啥鬼样子!

    母女二人将油灯吹灭了,便是睡了。

    一早起来,章月娘已经将杨青议的药煎好,又是做了一锅的野菜杂粮粥,还有一个鸡蛋。

    杨青议看着那鸡蛋,一脸疑惑。

    “这是你三太爷爷家的二奶奶送来的,有十颗,说给你大哥补身子。”

    杨青烟听着自家娘的解释,脑子里忽然闪现过自己刚刚穿来的那一日,与曾老太在嗮谷场上扭打在一起的那太太。

    “二奶奶有心了,这杨家竟然也有人记得咱们。那娘你就每日煮两颗鸡蛋吧,大哥的伤势很重,得好好补补。”

    “好,娘听你的,中午在给你大哥做一个。对了,村里你赵婶儿今儿一早也送来了一筐的红薯,今日中午娘给你们姐弟一人烤一个,可香了。”

    杨青烟甜甜的一笑,便是点头同意了。

    吃过了早饭,杨青烟便是背着背篓打算进山去碰碰运气,顺便给那美男送点吃食。

    只是如今自家也是饥寒交迫,她便是只拿了五个红薯放在背篓里。家里那点吃食,还得留给嫁人吃才是。

    而章月娘带着杨香草还有杨青阳便是将自己的那一亩水田翻了土,打算种上一些小麦。

    只是杨青烟来到那山洞,洞里却是鬼影子都没一个,她又是在山洞中寻找了一圈,根本没有那男人的身影,走到那火堆旁,探了探那堆灰,已经冰凉一片。

    想着那人可能已经不告而别了,心里一阵的高兴!

    “走了也好,反正老娘现在也吃不饱饭,还得省着口粮给你送来!”

    杨青烟有些郁闷的嘀咕了几声,转身便是打算离开。

    只是洞口那道修长的身影挡住了她的去路,她险些没被这忽然出现的男人下了一大跳!

    “哎!你这人走路都没声音的吗?这大白日的,要是老娘我被你吓死,都觉得冤屈得慌!”

    男人好看的俊彦,被光线挡住,只能隐约的看见他五官的轮廓。

    可即便如此,他仍旧是帅得人神共愤!若不是想着自己曾对着男人的所作所为,杨青烟觉得,自己恐怕都要忍不住心动了。

    不为别的,就为张妖孽般的俊彦!

    “哼!你这狠毒的女人你还好意思说,说好了每日给我送吃食来的,你昨儿个一天都不出现,想要活活饿死本公子不成?”

    听见男人的抱怨,杨青烟自知理亏,刚刚还有些硬气的语气,瞬间软了下来。

    “那不是有事儿耽搁了吗?这不今儿一早就给你送来了。”

    说着,杨青烟就将背篓里的几个红薯拿了出来,男人看着那红薯嘴角忍不住的抽搐。

    “你这女人是不是太抠门儿了,每日就给本公子送这么一点吃食,就这红薯,本公子一个伤患这身子能撑得住吗?”

    杨青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