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尘埃里的玫瑰(四)(第1/2页)
    ()    宣阳作为一个偏远小县城,鱼龙混杂,街头上总是走着不少没有工作,游手好闲的人。

    这些人大多三五成群,穿着“时尚”,嘴里叼着一根烟,看到漂亮的女孩还要吹声口哨,他们白天混迹在各个游戏厅和台球厅里,夜里不是去溜冰场就是去ktv。

    柏易从未接触过这样的人,他出生在一线城市,学生时期总是班长,毕业之后自己创业,接触的不是上班族就是企业中层或是老板。

    现在他待在台球厅里,被二手烟醺得几乎要喘不过气来,打台球的人一边说着脏话,一边毫无顾忌的吐痰,烟头随手乱扔。

    陈俊翔在这些人里混得如鱼得水,跟谁都能说两句话,攀着肩膀称兄道弟,有时候给别人递杆烟,有时候别人也给他递。

    倒是章厉,他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只是偶尔抬头环视一圈。

    等陈俊翔招呼打得差不多了,他就凑到柏易身边,又蹭了一根中华,笑得像只猴子。

    “哎,你哪儿人啊?”陈俊翔把烟别在耳朵上,蹲在柏易旁边的台阶上。

    柏易脸上一点看不出对这个环境的嫌弃,笑道:“沿海地区。”

    陈俊翔:“怪不得抽中华呢,听说沿海的都有钱,那你来宣阳干啥?”

    柏易给递给了陈俊翔一根烟,这次他别到了另一只耳朵上:“来找人。”

    “有点难找,所以得找个工作,不能坐吃山空。”

    陈俊翔:“那你怎么跟厉哥认识的?我不是说厉哥不好啊,但厉哥那脾气,能帮你问霍哥,你要是个女的我都怀疑他要找你谈恋爱。”

    柏易没有在大庭广众下抽烟的习惯,他掏出一颗薄荷糖放进嘴里,慢慢的咀嚼,这让他好受了许多:“邻居。”

    “那挺好,你们还能一起上班下班。”陈俊翔似乎挺羡慕,“我租的房子那边路灯坏了,特别黑,我一个人回家总觉得心慌。”

    陈俊翔絮絮叨叨说了不少,顺便把章厉的不少底都卖了。

    在他嘴里,章厉是个值得敬佩的人,因为章厉能打,厉害,少言寡语,至于别的方面都不重要,对他们这些人来说,能打就足够了。

    没人会在乎章厉为什么会能打,也没人在乎他经历了些什么。

    过早步入社会的人,价值观被周围环境影响的很严重,他们期待的是能像“霍哥”或别的哥一样混出个名堂,成为受人尊敬的成功人士,手底下也召集一群小弟,整天耀武扬威。

    至于认真工作的人,在他们眼里反倒是“废物”。

    陈俊翔话锋一转:“你这一身也太土了,我跟你说,现在就流行这种嘻哈裤,就要把内裤边露出来,衣服也得有洞才行。”

    柏易没想到做个任务还有可能要牺牲自己的审美,他沉默半晌后说:“现在沿海那边不流行你说的穿法。”

    陈俊翔一愣,落伍的人瞬间变成了他。

    中午到了饭点,陈俊翔要去打饭,隔壁那条街上有卖盒饭的,两荤一素只要三块钱,虽然里面很可能连两块肉都没有,但因为便宜,附近的工人都爱在那儿打饭。

    “我去吧。”柏易对陈俊翔说。

    陈俊翔也不争,毕竟能省就省,有便宜不占是傻子,再说了也就几块钱,这人情欠了也不是还不起:“你看着他打啊!让他多给我几块肉!”

    柏易当然不会去打盒饭,倒不是不能吃,只是没什么肉,也不够干净。

    如果不是租来的房子条件不允许,柏易恨不得自己做饭。

    等柏易走了,头发颜色五花八门的“客人”们才凑到陈俊翔身边:“那人谁啊?新来的?长得跟要上电视一样。”

    陈俊翔摆手:“厉哥邻居。”

    客人们惊道:“厉哥还搭理邻居呢?”

    陈俊翔:“屁话,咱们厉哥是刀子嘴豆腐心,看人可怜拉人一把怎么了?”

    客人们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

    陈俊翔:“厉哥!你那邻居买饭去了!”

    众人转头一看章厉正看着这边,人群一哄而散,要么继续打桌球,要么找个地方吃饭。

    他们都没什么钱,毕竟没有正经工作,大哥们用得上他们的时候能挣个几十几百,用不上就坐吃山空,也没什么存钱的念头,有多少用多少,打个台球五角钱一桌,都要几个人凑钱玩。

    柏易找了家比较干净的饭点,打包了三菜一汤。

    老板是个厚道人,价钱不算贵,但分量很足,柏易拿到饭菜才发觉自己点多了。

    这个分量足够五个人吃。

    “这么多!”陈俊翔小跑着过来接塑料袋,咽了口唾沫,“我可好久没吃小炒了。”

    他的工资一发就拿去挥霍了,现在是勒紧了裤腰带过日子。

    吃饭用的是可折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