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尘埃里的玫瑰(六)(第1/3页)
    ()    这是章厉第二次踏足柏易的屋子,和第一次相比又多了些变化,屋里点着熏香,并不算浓重,但闻着确实能叫人更加平心静气,柏易打开屋子里的灯,灯泡发出淡黄色的光,就连屋内的陈设装潢都显得温馨了起来。

    柏易走进室内,转头看章厉还停在门口,他倚在沙发旁,眉头微挑,嘴边带笑:“站在门口干嘛?进来吧,就当是自己家。”

    客气话柏易从来是信手拈来,且能说得无比真心实意。

    章厉迈腿进了屋子。

    不知道为什么,柏易从他镇定的表情中看出了一丝无法掩饰的慌忙无措。

    “伤口清洗干净以后上药。”柏易从柜子下面拿出一个搪瓷盆,现在还没有卖塑料盆的地方,“我去接点水兑一兑。”

    屋子里可没有通水管,每天都要去厨房烧热水灌进保温瓶。

    章厉忽然站起来,从柏易手里拿过搪瓷盆,脸上有一抹不自然的红:“我自己去。”

    柏易笑着说:“行,我去找找药和纱布。”

    章厉一言不发的走出门,柏易从柜子里拿出医用纱布和碘伏。

    等章厉回来,看到的就是柏易坐在矮凳上,一双长腿似乎无处安放,他低着头整理着马上要用的纱布,虽然没什么表情,但目光依旧柔和,他好像永远不会发脾气,温柔内敛,对谁都一样。

    “回来了?”柏易抬起头。

    章厉有瞬间失神。

    柏易:“你把盆放凳子上吧。”

    章厉沉默着把打了冷水的盆放在高凳上,看着柏易提着保温瓶往里倒热水。

    “你坐。”柏易让章厉坐到沙发上去,自己搬着凳子坐到旁边,先用棉花沾着温水清洁伤口,他的动作很轻柔,表情也很专注。

    章厉甚至感觉不到柏易的动作,他只觉得伤口有些痒。

    不仅伤口痒。

    一股酥麻的感觉从脚心蹿到了天灵盖,章厉抿着唇,手却有些抖。

    “冷吗?”柏易察觉到章厉的抖动,“我去关窗户。”

    章厉没有说话,默认了。

    柏易去关了窗户,继续给章厉处理伤口。

    柏易低下头,从章厉的角度可以近距离的看见柏易的脖颈,线条流畅,甚至都看不见汗毛。

    “你用了香水?”章厉忽然开口问道。

    柏易抬眼,疑惑的看着章厉:“没用,怎么了?”

    章厉垂下眼眸:“没什么。”

    他在刚刚那一瞬间闻到了一股香气,若有似无,并不是屋内熏香的味道。

    更像是花香,但比花香冷冽。

    “今晚在我这儿睡吧。”柏易给章厉处理完了伤口之后发出了邀请,“你今天受了伤,不适合回去。”

    柏易其实很好奇章厉为什么从来不反抗章武,是因为孝顺还是别的原因?

    但即便好奇,柏易也没有探究别人**的习惯。

    章厉收回了手臂:“不了。”

    柏易和章厉的目光在空中交织,柏易叹了口气:“那你回去之后注意点,不要伤上加伤。”

    章厉站起身来,他走到门口,开门之后却没有迈出去。

    他背对着柏易:“明早我请你吃饭。”

    这是章厉第一次主动邀请柏易,柏易语气温柔到了极致,简直像是要滴出水来:“我明早等你。”

    关上门以后章厉没有走,他背靠着门,低着头,目光看着自己的手臂,那酥麻的感觉似乎还停留在皮肤上。

    柏易打开窗户,把烟灰缸拿到窗边,点燃了一支烟,他的手指指节分明有力,同时又纤长细腻。

    任务的进度缓慢,不知道要在这里待多久,他刚来时的预想是一年,现在看来五年都有可能。

    他吐出一口烟,抬头看着星空。

    没有化工污染的小县城,只要没有云,夜空必然群星闪耀。

    走一步是一步吧,再慢也没有放弃的机会。

    就在柏易碾熄了烟头,准备去漱口洗脸的时候,隔壁又传来了怒骂声,间带着硬物砸向地面的声音,幸好是水泥地,如果是现代的木地板或是瓷砖,都不知道被砸坏多少次了。

    章武是个脾气粗暴的人,普通老百姓讲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楼里的居民也都是绕着章武走,久而久之,章武的脾气更加得不到抑制。

    好在隔壁的声音没有持续多久。

    柏易也确实累了,他躺上床很快就睡了过去。

    翌日清晨,柏易是在敲门声中醒来的,敲门声并不大,如果睡得再沉点,那必然是听不见的,柏易的头发睡得乱糟糟的,动作迅速的套上了一条长裤去开门,他上身的肌肉线条紧致流畅,腹肌不用力的时候并不算明显,人鱼线埋入裤子,肩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