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困于黑暗之中(十五)(第1/3页)
    ()    室内盈满了沐浴后的清香气味, 柏易穿着一件白色长袍,长达膝盖, 他的头发没有吹干, 有水珠顺着脸颊流下来。

    他站在床位, 亚撒坐在床头, 他们隔着半张床对视,没有人率先打破沉默。

    最后还是柏易走了过去。

    他现在还没有十足的底气, 亚撒还没有离不开他。

    但让他坐以待毙也显然不行。

    既然这样,就只能赌一把。

    “专情”也是一项高贵情操, 就看亚撒能不能欣赏了。

    “大人。”柏易走到床头,他身上沐浴露的香气持久不散, 清新扑鼻, 他脸上带笑, 眉目温柔, 连嘴角的弧度都变得真诚了许多。

    亚撒看着他脸上的笑, 并没有回话。

    柏易:“我在分区有爱人。”

    亚撒没有移开视线。

    柏易想起了章厉, 想起章厉真诚的感情,笨拙的讨好, 他的眼睛溢满温柔:“他是个很可爱的人……”

    亚撒等着柏易说完,他面无表情,看不出任何情感波动,唯有一双眼睛,看着柏易提起“心上人”时与往常不同的表情。

    这并不是临时寻找的借口,而是对方发自真心的对自己的拒绝。

    亚撒目光幽暗, 他从不知道“嫉妒”是什么样的感觉。

    但这一瞬间,他似乎有所察觉。

    柏易在他与别人面前都是同一张虚伪的脸。

    提起“爱人”的时候,虚伪矫饰消失了,露出了真实的一面。

    但这份真实,此时此刻太刺眼了。

    亚撒忽然不可抑止的想,如果阿诺还活着,提起自己的时候,会不会像柏易提起他的爱人一样?

    只是他永远没有机会去验证这个想法。

    在他年幼的时候,他甚至幻想过阿诺才是他的父亲,穷一点,矮一点,这些都无所谓,因为他确信阿诺会给他自己所能有的一切。

    亚撒终于开口了:“回去睡吧。”

    他没有强迫柏易留下来。

    柏易松了口气,觉得亚撒也不是那么无法沟通,他谦卑的弯下腰,行礼之后离开了卧室。

    大得空荡的室内只剩下亚撒了,他只亮着那盏挂灯,昏黄的光芒温柔的洒满床铺,他低垂着眼眸,浅金色的睫毛挡住了眼帘。

    天地这么大,但似乎只有他一个人。

    柏易发现自从那晚以后,亚撒就不再在夜里召唤他过去,也不再触碰他的身体。

    大概是因为亚撒发现他有了爱人,开始刻意的保持距离。

    柏易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在观察邹易。

    他不知道邹易是不是那个死后让亚撒的发疯的人。

    如果是的话,他要么确认亚撒不会爱上邹易,要么确认亚撒爱上邹易后邹易不会死。

    邹易是个很复杂的人,他自卑,怯懦,对这里的每个人都充满恐惧,所有人都可以欺负他,还不用担心他会去向管家告状——管家因为他被亚撒怒目相视,于是管家又把气撒到了邹易身上。

    现在邹易的处境,比柏易刚来的时候还要糟糕。

    “也不容易。”柏易给亚撒倒了一杯咖啡,他似乎是无意识的提起邹易这个人,同情对方艰难的生存环境。

    亚撒喝了口咖啡,温度和味道都正好,他不置可否地说:“既然如此,就送他回分区吧。”

    柏易微笑道:“我会转告管家的。”

    亚撒点点头,他转头看向窗外,窗外春光正好,白天的时候,在花园工作的仆人都要藏在隐蔽的角落,这样才不会在贵族欣赏美景时打扰到对方,阳光洒落在树叶上,平凡的树叶似乎都闪着与众不同的光芒。

    “你想回去吗?”亚撒忽然问道,“回到你爱人的身边。”

    柏易提着咖啡壶的手忽然一抖,壶口有一滴咖啡滴落在桌布上,雪白的桌布上有了一点污渍,渐渐晕染开来。

    “都过去了。”柏易微笑着把咖啡壶放下,他的脸上挂着笑,但眼底却笑意无。

    他所有的动心,和章厉的点点滴滴,此刻都化作尖刀,一刀刀刺向他的胸膛。

    可他无从宣泄,也无处剖白,只能把血泪咽下去,当做毫不在乎。

    由此可见,当一个真正没心没肺的人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

    柏易转过身,嘴里说道:“刚刚送来了新鲜的茶叶,您想现在试试还是明天喝?”

    亚撒此时说:“我可以送你回分区。”

    柏易走到茶柜前,他拿出那盒新送来的茶叶,转头朝亚撒笑着说:“闻起来很香。”

    他明明是笑着的。

    亚撒冷漠的看着柏易的笑脸。

    但看着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