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困于黑暗之中(十七)(第1/5页)
    ()    怀疑在柏易的心中扎了根, 他开始寻找证明自己猜测的蛛丝马迹,一分一毫也不放过, 在亚撒身上寻找章厉的影子, 虽然他已经认定亚撒和章厉是同一个人, 却并没能找到强有力的证据。

    他一方面希望亚撒就是章厉, 一方面又不希望。

    希望源自他不理智的感情。

    不希望则是源自于在上一个任务中得到的教训。

    一旦付出感情,动了真心, 到了任务结束的时候,那感情有多深多真诚, 痛苦就会更加致命。

    如果亚撒真的是章厉,他又能怎么样呢……

    柏易不去思考这些事, 他把菜刀细细的擦拭干净, 水流声在耳边像动人的乐曲, 小厨房一应俱, 连餐具都是最精美的瓷器——他是亚洲人的长相, 估计采办的人也是想投他所好。

    他安静的切着菜, 动作优雅,好像不是在做饭, 而是在料理什么艺术品。

    只有在做饭的时候,他的大脑才能放空,什么都不去思考。

    柏易做了两菜一汤,糖醋里脊做的外酥里嫩,用的是糖醋汁,而不是番茄汁, 香味在这个小小的厨房里飘荡,柏易吃下一口,才觉得自己重新活过来了。

    刚来的时候他只能喝那粘稠的像是鼻涕一样的营养液。

    当了亚撒的贴身男仆之后,他就能吃一些正常的食物了。

    虽然这些正常食物无非就是——干面包,浓汤和莎拉,偶尔会有培根和鸡肉。

    但味道实在不能恭维。

    柏易也不明白,为什么科技发达到了这个程度,但无论是制度还是日常享受,甚至都比不上他所在的年代。

    他所在的年代没有手环式可投射光屏的通讯器。

    也没有四通八达的光道和无需轨道的悬浮车。

    但他们可以吃自然的食物,在生计无忧的时候去追求能追求到的享受。

    这里的人却从生下来就分出了三六九等,一生都在为更上层的人工作,他们挣得再多,能享受的也很有限,好东西都是贵族的,次品才属于他们,而且这些次品还能卖出天价。

    不是因为这些东西有多珍贵,多少见。

    而是这些东西只供给贵族。

    这几乎是身份的象征了。

    柏易用完一顿饭,把锅碗瓢盆清洗干净,他喜欢自己做这些事,并不觉得麻烦。

    他喜欢的事很少,创办公司大概算一个,但乐趣并不是在于挣多少钱,而是享受那种在商场中从无到有,占据一席之地的畅快感觉,他在其中找到了展现自我价值的舞台,做饭算一个,但也只是因为做饭能让他得到片刻安宁。

    柏易走出小厨房,一路上遇到的仆人们都对他毕恭毕敬,好像他也变成了一名贵族。

    就连管家,现在也不敢直面他的锋芒,见面说话,也会和煦的朝柏易微笑,甚至聊一聊最近的天气。

    这种地位的变化非常明显。

    而这变化的原因也很简单。

    亚撒让柏易跟他一起出席一场婚礼。

    婚礼的主角,正是莉莉嘴里那个为了平民放弃身份的贵族。

    那名贵族的名字叫伯特。

    柏易一边服侍亚撒穿衣,一边问道:“那位大人不是已经……”

    亚撒点头,他抬头脖子,让柏易给他整理衣领:“他已经不是贵族了。”

    柏易更不明白,毕竟亚撒是个不爱交际的人,他偶尔出门,也是因为政务问题,无法拒绝出席,但是类似宴会和婚礼,他都只让管家准备礼物和礼金。

    这些日子柏易也把以前有交往的礼单整理过,其中虽然也有伯特的礼物,但次数很少,从这些往来就能看出,亚撒和伯特最多是点头之交,估计连话都没多说几句。

    那为什么不爱交际的亚撒要去参加伯特的婚礼?

    尤其是在对方被革除爵位之后?

    没有一位贵族会愿意参加平民的婚礼。

    哪怕这个平民之前是贵族。

    柏易满腹疑惑,却没有问出口,他只是准备好了亚撒出门时要带的所有东西,然后跟随着亚撒的脚步登上了悬浮船。

    平民的婚礼有规制的限制,伯特的婚礼很简单,柏易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因为除了婚礼的男主角以及女主角外,这里没有一个宾客。

    如果把他和亚撒算上,那就有两个。

    伯特显然没有想到亚撒会来,他眼神中的错愕是藏不住的。

    他对穿着婚纱的女人说了几句话,然后就朝亚撒走过来。

    “大人。”伯特弯腰,行礼问好。

    亚撒点头,态度并不亲昵。

    但两人实在没什么交集,伯特脸上的纠结让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