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无法触碰的爱(五)(第1/5页)
    ()    假肢寄到了, 柏易没见过假肢,或许在新闻图片上见过, 但在现实中没见过。

    估计是因为孟骜的年纪轻, 制作假肢的人把假肢做的非常帅气, 柏易不知道他们用的那种材料和涂层, 但是假肢拿起来很轻,但看外表的话却非常像金属做的。

    金属骨骼闪着寒光, 就像科幻电影里的未来产品,穿戴也很简单, 一个人就能操作。

    假肢的左右两侧都有一个圆形贴片,可以贴在腿部皮肤上。

    皮肤的动向会传递给假肢, 让假肢能更加人性化的行动。

    虽然花了一大笔钱, 等了一年多时间, 但绝对值得。

    只是适应起来需要时间。

    从站立不倒到能走动, 孟骜一共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 他一天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在用假肢, 哪怕疼的额头冒汗,一次又一次摔倒, 他都咬牙坚持住了。

    只是不愿意让柏易看。

    他不希望柏易看到自己虚弱的样子,柏易很照顾他的自尊心,每次孟骜锻炼,柏易就在门外等着,如果里面有什么响动他才会问一声。

    只花了一个月,孟骜就能行动自如了, 他穿上长裤之后,几乎没人能看出他是个残疾人。

    孟骜现在能走,能慢跑,能蹲下,他看起来像是一个普通人了。

    柏易看着孟骜朝自己走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觉得有些安慰,甚至有点“我家有子初长成”的骄傲。

    孟骜这么骄傲的人,如果一辈子只能坐在轮椅上,仰着头看人,那该是多么悲痛的事?

    幸好现在科技发达,幸好他只是失去了小腿,幸好他依旧有一颗百折不挠的心。

    柏易抱住了他。

    柏易很少这么直白的袒露感情。

    孟骜被抱住的时候浑身僵硬,柏易第一次这么亲近的对待他。

    但是让孟骜推开,他是绝对舍不得的,于是他纠结了几秒,抱上了柏易的腰。

    柏易的腰柔韧,精瘦,哪怕隔着一层衣服也能感受到那美好的触感。

    这让孟骜有些心猿意马了。

    柏易:“……”

    好好一个拥抱,这人为什么就能翘起来?

    柏易一时间连表情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是只泰迪吗?

    柏易推开了孟骜,孟骜没有强行挽留,只是用一双哀伤的眼睛看着柏易。

    “别给我装可怜。”柏易已经了解孟骜的套路了,“鸿运已经有动作了。”

    孟骜瞬间变脸,冷笑道:“我还以为许伟强这辈子都不会动了。”

    柏易拍了拍他的肩膀,朝他微笑:“许伟强都这么大年纪了,你要容许他谨慎一点,毕竟鸿运也不是一个小公司,那么大的摊子,让他破釜沉舟去搞孟氏,也不现实嘛。”

    现在的孟骜比起一年前变了很多,一年前的孟骜像是一把没有鞘的刀,杀气腾腾,嗡鸣着随时准备见血,并且不惜鱼死网破,他连自己都不在意。

    但现在,孟骜收敛了很多,他的杀气没有消失,但他已经学会怎么隐藏了。

    柏易既欣喜于他的蜕变,又警惕他的蜕变。

    因为以前的孟骜还可以说一句单纯,柏易能一眼看透。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柏易都看不透他了。

    孟骜不再经常发火,也不会喜怒无常,他变成了一个稳重的成年人。

    但这个变化却让柏易心惊胆战。

    一个人如果发生了什么巨大的改变,那只能证明事情会变得更严峻,这个人发起火来,也更加无法抵挡。

    鸿运出手很迅速,而且挑的是孟氏无法招架的弱点。

    孟氏占据了那么大的市场,想跟孟氏抗衡,鸿运只能联合其它的中型企业。

    或许孟氏一开始也没把鸿运看在眼里,比体量,鸿运就算联合其它中型企业,市场占有率有知友孟氏的一半。

    可蚁多咬死象,当这么多企业联合一心对付孟氏,孟氏的噩梦就来了。

    上层和下层的割裂让上层得到消息的时候,市场份额已经被抢走了不少。

    不仅如此,鸿运还打起了价格战,他们把价格调低了百分之二十,又免费送货安装,保修期从两年延长到了终身保修。

    孟氏高层慌了——他们不能调低价格,他们是上市企业,而且在国外也有分部,如果调低价格,会让投资人失去信心,也不能只调低国内的。

    而且他们已经厌倦价格战了,价格战如果没有抢到先机,就会被蚕食殆尽。

    于是孟氏当机立断,他们关掉了很多营业额低的小门店,抢先推出新型产品,想依靠新产品去和价格战抗衡,不一定是抗衡,只要熬过这个时期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