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末日美味珍馐(五)(第1/5页)
    ()    “妈的!有人来了!”大胡子把手里的东西一摔, 转身就去拿枪,他原来那副憨厚老实的脸忽然变得狰狞起来, 手臂上青筋暴起, 脸涨得通红。

    身边的同伴也在瞬间行动起来, 他们早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没有一点慌张拖沓。

    严凌嘱咐道:“跟以前一样,磊子带人找房顶, 我带人直接过去。”

    磊子应了一声,带人走了。

    大胡子跟在严凌身边, 边走边问:“严哥,直接下手还是……”

    严凌目不斜视, 大步迈向前方:“看情况。”

    坐在院子里的柏易忽然站起来, 外面没什么声音, 可他就是忽然心慌, 慌得坐立不安, 他站在院子中间, 能听到巨大的嗡鸣声,瞬间天旋地转。

    等柏易缓过神, 强压下这股心慌,他就已经站在外面的街道上了。

    他几乎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到严凌居住的房门口,敲了十几声也没人应答,这种老房子用的都是木门老锁,他终于克制不住心慌,一脚踹开了木门。

    房子里面空空荡荡, 没有一点严凌的影子。

    出事了。

    柏易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个时间严凌不在屋子里,他能在哪儿?

    他为什么出去?难道又要出去抢?那怎么也应该白天出发,这样到的时候正好是晚上,有夜色掩护。

    但现在是晚上,证明不是他们去抢别人,而是有人来抢他们了。

    柏易把刀绑在腿上,又从空间拿出一把手|枪,他没用过枪,但也没时间给他练了,现在是晚上,晚上这么黑,对方也不会有什么准头,而他有夜视眼镜,就装备而言,他这边占优。

    他还背上了背包,里面有止血的外敷药粉和绷带。

    就算他什么都有,如果严凌真的中了弹,没有医院和手术台,他东西再多也没多大用。

    以前他靠脑力吃饭,没想到到了这儿,竟然还要靠体力。

    幸好他从未疏忽运动,身体素质还算不错。

    练过散打算是加分项。

    柏易戴上夜视眼镜,刚向外走,就听见了枪声。

    枪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巨大的交火声似乎近在耳边。

    已经有人走向街道,慌乱无措地站在外地。

    柏易冲他们喊道:“回去!把门窗关好!有人砸门就从窗户翻出去!”

    人们这时才反应过来,纷纷跑回屋里。

    他们动作迅速,大约也习惯这样的生活了。

    哪里都有危险,在哪里都算不上绝对安。

    柏易循着声音跑去,他能看到枪口的火光,在黑暗中如不停闪烁的火色闪星。

    “没子弹了!”磊子冲兄弟们大喊一声,“谁那还有?!”

    同伴咬破了嘴皮,一脸的血汗,他也在巨大的枪声中喊道:“没了!”

    柏易冲过去,他抓住磊子的胳膊:“严凌呢?!他人呢!”

    磊子做了个手势,同伴们一起收枪,趴伏在地上,他们开火是为了吸引火力,让严凌能带人摸过去,同时也能浪费对方的子弹。

    “严哥他们从山脚摸过去。”磊子压低声音,“你别动,就在这儿,严哥他们子弹多……”

    柏易难得爆了粗口:“子弹多有个屁用!他们是金刚不坏吗?跟人交火不会中弹?你给我指个方向,我过去找他。”

    对面的枪声没有停,好像弹药取之不尽。

    磊子低骂了声:“遇到硬茬子了,你去找严哥拖后腿吗?别他妈的乱动,就在这儿待着!”

    “你听我说。”柏易深吸了几口气,“我有手|枪,我能帮忙,就算我帮不上忙也绝不拖后腿,要死,我也得跟他死一块。”

    磊子一愣,身后的兄弟们也愣了。

    磊子思考了两秒,他指着一个方向:“他们从那过去的。”

    “……严哥要是问你,你别说是我指的路。”

    柏易:“行,谢了,回来再好好跟你道谢,我走了。”

    柏易弓着腰离开了楼顶。

    “……这是真爱啊。”

    “跟拍偶像剧似的,还要来个同生共死。”

    “严哥不是看不上他吗?”

    “你懂个屁,这就是爱情。”

    夜路难走,好在柏易有夜视眼镜,他跟着新鲜的脚步一路绕过山脚,又往山上爬,他从没觉得山这么难爬,也从没觉得自己爬山的速度这么慢。

    好像晚一步,他就再也见不到严凌了。

    等柏易看到躲在树后的人影时,他才送了口气。

    不过对方有放哨的人,两边已经开始交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