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末日美味珍馐(六)(第1/5页)
    ()    “把东西都给我。”一管猎|枪指着父亲的头。

    严凌被死死压在地上, 他的四肢被死死定在地上,额头被按在水泥地上, 他不觉得疼, 一点都不疼, 只有恐惧, 像黑色潮水般将他层层包裹,不给他任何喘息的空隙。

    “车里只有点水和面包。”

    “就这点东西, 呸!”

    母亲一边哭一边跪在地上祈求:“求求你们了,东西都给你们, 放过我们吧。”

    母亲的话还没有落音。

    ——枪声响了。

    一枪、两枪、三枪……

    母亲的声音消失了。

    严凌用尽了所有力气,才抬起了头, 他的四肢已经被打断, 只有脖子还有点力气, 他抬头的那一瞬间, 觉得眼前所有景象都变得扭曲。

    他那总是一脸笑容, 从来没发过脾气, 一直是好好先生的爸爸有那么瘦弱吗?

    他那扮演着严肃角色的妈妈,她的血有那么多吗?

    他的朋友们, 那几个愿意在危险之中陪伴他营救父母的朋友们,他们为什么不会动了?

    “还剩一个。”

    “活不久了,不要浪费子|弹。”

    “走吧,浪费这么多时间,结果只有这点吃的。”

    “水也只有两瓶,草!”

    那一瞬间, 严凌也不想活了,他多想自己早就死了,末日来临的时候就死了。

    “那边有人过来了!”

    “妈的!想黑吃|黑!”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严凌醒了过来。

    有人在他的耳边说:“幸好只是骨折,小子,你捡回一条命了。”

    “现在这个世道,不是人吃你,就是你吃人。”

    “想活下去,就要学会只在乎自己。”

    只在乎自己……

    阳光洒在严凌的手上,他看到自己拿着镊子和手术刀,他的手和衣服上都是血,旁边的托盘上放着一颗小小的子弹,而他面前的木桌上,背朝上的躺着一个人。

    那个人已经因为疼痛晕了过去,嘴里还咬着一根木棍,从始至终除了闷哼以外,并没有发出一声惨叫,他的意志如此之强,明明身都是冷汗,明明肌肉绷紧到了极致,明明被活活切开皮肤和肌肉,竟然就这么坚持了下来。

    严凌放下了手术刀和镊子。

    他一动不动地站着,低头看着这具惨白的身体。

    这个人冒着生命危险来找他,为什么?

    磊子说这个人爱他。

    人都应该只在乎自己。

    就好像他的父亲母亲,和他那几个朋友们,如果他们只在乎自己的话,就不会死了。

    父亲母亲被拦车的时候如果只在乎自己,下车就可以跑,那些人当时手里还没有枪,他的朋友们如果只在乎自己,不陪他回家,也不会送命。

    如果这个人也只在乎自己的话,就不会中弹,不会这么狼狈的躺在这里,像一具尸体。

    如果他也只在乎自己,末日来临的时候不回去找父母,找个安的地方待下去,或许他父母不会走那条路,不会被拦下来,不会祈求他们放过他,不会被枪指着头,就不会死。

    严凌沉默着拿出止血药和绷带,给躺着的人裹好了伤。

    他连报仇的人都没有,一腔仇恨和愤怒没有可以宣泄的地方,久而久之,他变得麻木不仁。

    他手上还没有沾过无辜人的血,可如果他一直这样下去,总有一天……

    等柏易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室内的床上,郑雪和那个带着婴儿的女人正在照顾他,郑雪正用干净的毛巾擦拭他的前胸,他身都像是从汗水里捞出来一样,冰冷又粘腻。

    郑雪看他醒来,连忙激动地问:“你还好吗?疼不疼?要不要吃点东西?我煮了粥。”

    柏易朝她们笑了笑:“我没事,休息两天就好了。”

    郑雪听他说话还算平稳,紧张的神态终于放松下来,她眼角落下一滴泪:“太好了。”

    在女人怀中的婴儿看见柏易醒来之后就朝柏易伸出了手,要抱抱。

    女人连忙颠了颠怀里的孩子,小声哄道:“叔叔受伤了,等叔叔伤好了再抱你。”

    婴儿听不懂母亲的话,但他大约知道自己被拒绝了,也不哭,就是一直看着柏易,眼睛眨也不眨。

    女人姓杨,她从不告诉别人自己的真名,只说自己叫杨太太。

    没人知道杨是她的姓,还是她丈夫的姓。

    杨太太也不告诉别人自己的过往,她或许也有悲惨的过去,她想用这个称呼去纪念谁。

    可每个人的过去都不堪回首,没人会去深究,何必再次撕开别人已经愈合的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