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于火焰中重生(二)(第1/3页)
    ()    纵观古今, 最荒唐的便是大家公子哥们,普通的享乐对他们而言不再有乐趣, 于是另辟蹊径, 爱好广泛, 最常见的就是男男相交, 现在的公子哥若是没包个男戏子,那就没有脸面, 出去与人说话似乎都不够时髦。

    但公子哥包戏子是乐事,两个有头有脸的男人相认相交, 那就是丑闻。

    柏易愣了两秒:“二爷这是同我说笑?”

    白二笑了一声,笑声中有浓重的不屑:“柏大少看我, 像是爱说笑的人?”

    “柏大少气质非凡, 白二一见倾心, 愿与大少携手, 大少愿否?”

    柏易拒绝道:“云庭虽喜, 却难答应, 因已有心爱之人,恐怕要辜负二爷的好意了。”

    白二收敛了笑容:“心爱之人。”

    柏易正要说话, 白二却冷着脸说:“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夺人所爱,大少自便。”

    说完这句,白二就走了,自然又有人围住了他,要同他说话, 在上港,白二就是无冕之王,他不仅有钱有人,还有自己的私军,就连巡捕房也是他的人。

    来人笑着讨好:“听说柏大少从俄国回来后便一直没见外人,可见还是二爷面子够大,二爷一句话,柏大少也得来。”

    白二微笑道:“是吗?”

    “我看他跟诸位不同,可不怎么驯服。”

    来人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道:“毕竟是留过洋的,脾气大点也不足为奇,更何况再大的脾气,到了您面前,不也得俯小做低?”

    白二冷笑一声,众人低下了头。

    没人敢得罪他,他睚眦必报,手段毒辣,谁若得罪他,就是天涯海角,他也能要了对方的命。

    人们既想讨好他,又害怕他。

    陈宇这时候带着柏美茹走过来,他有些担心地问:“可是说错了什么话?二爷他……”

    柏易叹气:“想来是完成不了父亲的嘱托了。”

    柏美茹在旁边说:“他虽外貌优秀,可我不爱他这样的人,父亲要是怪你,我去与父亲说。”

    陈宇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他又惊讶又悲伤地说:“世叔竟然是这个意思。”

    柏易对白二不慎了解,只知道他叫白烨,在白家排行老二,除此以外,就是他的财力和人力,以及在上港的势力。

    三人走到没人的地方,柏美茹给柏易递了一支烟,柏易点燃后问陈宇:“白二爷可有什么喜好?”

    陈宇:“这倒不清楚,二爷如今要什么都有,若要投其所好,属实困难,我爹前些日子送了二爷一尊玉佛,上好的羊脂玉,还是宫里流出来的,结果二爷说想听个响,当时就砸了。”

    说起这个陈宇就心痛,那玉佛是早年他们家从宫里的公公手里买来的,花了一大笔钱,家里人为此缩衣节食了好几年,就指着到了关键时刻,这尊玉佛能发挥作用。

    结果到了白二那,只是砸来听了个响。

    “不说这个了。”陈宇叹了口气,“听说近来不少人求到世叔那儿,想把那几个学生保出来。”

    柏易点头,吸了口烟:“巡捕房现如今只听白二的话,白二不说放人,他们是绝不会放的。”

    陈宇又是叹气:“那可难了,那几个学生在牢里说白二是封建派,想在上港当土皇帝,不顾人民苦难,是民族败类,是劳工的敌人。”

    柏易眉头紧皱:“他们倒也说的实话。”

    陈宇:“就是实话才难听,依白二的脾气,没杀了他们,只是关起来,已经算仁慈了。”

    柏美茹:“白二可有情人?不如给他情人送礼,枕头风总比别的有用。”

    陈宇纠结道:“虽不曾有二爷明言,不过二爷确有一处外宅,里头住的是个戏子,青衣。”

    柏美茹笑了:“那可好,好歹还有个山头拜。”

    陈宇欲言又止:“那是个男的。”

    柏美茹笑容僵在脸上,陈宇又说:“而且二爷偶尔去见,也从不过夜,怕是并无什么深情厚谊,就是拜了山头,恐怕……”

    柏易:“恐怕也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复返。”

    “但还是要去试一试。”柏易笑着说,“毕竟现在也想不到其他办法,爸在文人中的人望,也是需要钱去维持的。”

    柏美茹听不得这些污糟事,眉头皱得死紧,小声嘀咕:“我还以为他是个正派人。”

    柏易被逗笑了:“我的傻妹妹,正派人能做到这个位子?”

    宴会在凌晨结束,柏易和柏美茹坐上黄包车,在夜总会门口和陈宇告别。

    “你回去替我向陈叔问好。”柏易说道,“待得了空闲,我必上门拜见,万望安好。”

    陈宇拱手:“这便走了。”

    走时陈宇又看了眼柏美茹:“美茹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