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与火焰中重生(十七)(第1/2页)
    ()    白二被抓了, 这是个大新闻,一夜之间传遍街头巷尾, 有人欢喜有人愁, 除了柏易以外, 竟然还有不少人找上没被查封的白公馆, 想合力把白二救出来。

    其中就以赵正勋态度最为真诚,他是上港的二把手, 按理说,没了白二他应该山呼万岁, 然后迅速篡位登基,可他偏偏没有, 反而变卖了不少家财, 想要把白二捞出来。

    “柏少, 你别看我好像一直被二爷压着, 但没了二爷, 我在上港就是个屁!”赵正勋急得捏紧了茶杯, 他眉目间的慌张不是假的,这样急切的心情也无法伪装。

    赵正勋早年只是个脚夫, 走街窜巷,靠挑柴或为大户人家跑腿维生,他发家的时候,白二还在白家受磋磨,那时候他就已经在酒桌上谈笑风生了。

    赵正勋:“出头不是什么好事,枪打出头鸟。”

    自从白二掌权后, 他在上港的日子就好过了,有什么事都是白二撑着,他只需要闷声发财,久而久之,他反倒失去了对抗的能力,没了白二,他就心慌不可终日,觉得自己一家随时可能死于非命,并且他们不能离开上港,出入都被限制。

    柏易这时候才终于确定,白二在上港花费了多少心力,除他以外,所有人都被他养成了家犬,牙也不是用来吃肉的,赵正勋但凡有点胆量,都会在这时取白二而代之。

    毕竟现在的上港,没了白二以后急需一个新的顶梁柱,只要赵正勋愿意,日本人会帮助他的。

    可赵正勋不愿意,他吃够了苦头。

    宁愿当白二手底下的家犬,也不愿意去当日本人的疯狗。

    柏易现在依旧住在白公馆,白二的产业他卖了一些,这个时候卖不上价,吃了亏也只能自己受着,他们这些天联系上了拿过白二好处的高管,他们嘴上说着:“我们一定会查清楚,谴责日方的不当举动,白先生是个优秀的人才,我们不会放弃一点希望。”

    话说的非常动听,然而也只是话动听而已。

    他们什么也没有做。

    柏易拜访了城里所有有头有脸的人家,没有一个能给他确切的回复,比起得罪生死不知的白二,人们更怕得罪已经手握上港的日本人。

    “柏少!”有人气喘吁吁地跑进来,这人叫瘪驴,这是外号,他消息灵通,头脑灵活,且对白二忠心不二,不到关键时刻,他是绝不会来白公馆的。

    暗桩要在暗处才会有用。

    柏易刚送走了赵正勋,看瘪驴喘的厉害,叫佣人给他倒了一杯水。

    瘪驴只喝了一口,连忙说:“我打听到了,高桥大佐是个教徒,他很听大和尚的话,说不定还有转机。”

    大和尚原本不是上港庙里的,他从外地来,长得慈眉善目,终日穿着那一套破衣烂衫,嘴里讲的永远都是普度众生,回头是岸的老话。

    但不知道怎么入了高桥的眼,如今在上港拥有了自己的庙宇,成了住持,并且无论在国人还是在日本人那边,都很受尊重。

    他不是俗世中人,按理来说没有物欲,不容易讨好。

    更别说让他帮白二说话了。

    柏易:“……不是俗世中人。”

    瘪驴倒是很懂这个,他从小到处混,什么人都见过,因此撇嘴说:“柏少,他要真不是俗世中人,什么也不在乎,那他来上港干嘛?传教?普度众生?”

    柏易:“我只是不知道他缺什么。”

    瘪驴:“他喜欢女人。”

    柏易:“……”

    原来是个淫|僧。

    柏易:“我找个女人给他?”

    瘪驴笑道:“您别担心,我去找人,那些现在没有生意,吃不上饭的交际花愿意着呢,虽然是个大和尚,不过他那有吃有喝,还不用担心安,是个好去处。”

    结果瘪驴第二天就领了个袒胸露背的交际花过来,她烫着卷发,人很年轻,但一看就能看出她如今生活的窘迫,她穿的旗袍虽然鲜艳,但从磨损的领口和袖口来看,就知道这衣服已经旧了,可她依旧穿着这身出来见人,显然没有更好的衣服。

    柏易问她:“你是自愿的吗?”

    女人并不认生,相反她热情洋溢:“大少,我做这行也只是图能过上好日子,至于跟谁,谁有钱有势我就跟谁,大和尚能让我过上好日子,我就跟他。”

    “外面有的是跟我一样的女人想干这活。”女人冲瘪驴露出一个妖媚的笑,“还是驴哥想着我。”

    ……这还是对老情人。

    瘪驴也很情深意切地说:“要不是咱们关系好,这种没事我才想不到你。”

    女人:“那我明天再去见大和尚,今晚咱们好好叙叙旧?”

    瘪驴倒是很乐意,不过事情紧急,他只能遗憾拒绝:“算了吧!咱俩没缘分!等大和尚不要你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