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心尖上的爱人(二)(第1/3页)
    ()    那大约是柏易刚升入高中的时候, 他初中也在同一所学校就读,因为成绩优异, 直升入本校高中部, 免除学杂费用, 并且初中的班主任也同时升高, 成了他六年中学生涯的班主任,军训刚刚结束, 柏易就成为了班长,各科老师喜欢他, 同学们也喜欢他。

    他总是这样,不需要花太多心思就能得到别人的好感。

    就连那些不听话的男同学, 也愿意跟他打交道, 因为他是“好学生”当中唯一一个理解他们叛逆情绪, 并且不戴有色眼镜看他们的人。

    章厉似乎也在其中。

    不过章厉算不上是“坏学生”, 他是校园生活的边缘人, 不住校, 不跟任何人亲近,没有朋友, 成绩一般,永远穿着校服。

    学校只规定周一到周三穿校服,但章厉则一年到头穿着校服。

    大约是因为他出色的外表和奇怪的举止,看他不顺眼的人越来越多,男生的嫉妒心不容小觑,尤其是面对是的一个深受女孩们喜爱和追捧, 被认为“酷”,却又不搭理他们的男生时。

    学生之间几乎是没有秘密的,他们像是天生的侦探,没什么消息他们探听不到。

    不到半个学期,关于章厉的“背景”故事就传遍了整个年级。

    章厉家里很穷,穷到只能住早就已经停止供电的待拆迁区,也就是俗称的贫民窟——房子太老,地皮却很昂贵,按拆迁费来说,家家户户都是千万富翁,但可惜的是,没有房地产公司愿意付出这样一大笔代价,于是千万富翁们现在还是穷光蛋。

    所以他总是穿着学校发的校服。

    周末的时候,他会去商场兼职,发传单,或者扮玩偶。

    女孩们听到这些事,更加的喜爱他,这种喜爱当中还掺杂了怜惜等复杂的感情。

    男生们则不以为然,女孩越喜欢章厉,他们就越讨厌他。

    找麻烦是常事,但章厉从不回应,久而久之,他们的矛盾更大,越发不可调和。

    柏易也在章厉那碰过钉子,无论跟章厉说什么,章厉通常只有几个字或词来回答,不是“知道”就是“嗯”,再或者是“好”。

    按理说,他们这样的关系,等高中毕业后就再没有打交道的机会。

    柏易成绩和家庭环境都很优异,他会考上排名靠前的大学,走上人生的康庄大道,成为人们眼中的成功者,精英。

    而章厉,如果他没有遇上大的变故,没有可以称做奇迹的机遇,他会读一个普通的大学,成为普通的上班族,然后结婚,养育子女,辛辛苦苦工作到老,靠不多不少的退休金悠闲度日。

    这两种人生说不上哪种好,哪种不好,但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他们没有任何打交道的机会。

    柏易回忆着章厉说的那十二封情书。

    他高中时期收到的情书实在是太多了,多得他根本记不住,哪怕他每一封都仔细看过,可时过境迁,哪怕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点线索。

    “高二下学期。”章厉保持着刚才的动作,他勾着柏易的下巴,目光暗沉的看着柏易,他的指尖微微颤抖,似乎为了这一刻,他已经等待的足够久了。

    “你跟老师来我家做家访。”

    这些对章厉来说无比珍贵,印象深刻的回忆,对柏易来说,却千篇一律,没有半点特点。

    章厉轻声说:“我那时候在想,你这样的大少爷看到我家的环境,会怎么想,怎么说?”

    柏易看着章厉的眼睛,章厉的眼睛很美,比常人更黑,更深邃,就像神秘的黑夜,无法探究到底。

    但柏易只模糊的记得一个大概,他当时只是因为身为班长,而被班主任拉了壮丁而已。

    类似的事情做了太多次,让他清晰地回想起来,实在太难为他了。

    但章厉清楚的记得,当柏易出现在那个简陋的家里时,好像那个连一张体面的桌子都没有房子,都变得与众不同了起来。

    那时的柏易穿着浅蓝色的校服,皮肤比现在更白,五官精致,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就像忽然落入贫民窟的贵公子,这里跟他格格不入,却又因为他变得美好。

    他就像黑夜中的月亮,没有任何星星可以遮盖他的光芒。

    章厉已经不记得自己当时的心情了。

    只记得那猛烈夸张的心跳声,他从不知道动心是一件这样快活,又这样痛苦的事情。

    因为动心的那一秒,就注定了他只能站在这原地,遥远的看着那个人。

    柏易跟他不同,他拥有美好的未来,将来可能会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孩,过上故事里的生活,而那样的生活中,没有他这样的人的一席之地。

    柏易问他:“我当时说什么了?”

    章厉压下去,两人的嘴唇相隔只剩下几毫米,只要有一个人稍微动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