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人生(第1/3页)
    前世,林宁读武侠,一直以为掉落山崖捡到秘籍,就能修练成绝世神功。

    但到了此世才发现,其实练武功也需要天赋的。

    就好比前世同样的教材甚至同样的老师,可一个班的同学,能考上重点大学的也就那么几个,能考上清华北大的一个县都难平均到一个。

    不是说给你一套教材,你就能达到人生巅峰的。

    很努力都不够,因为许多时候天赋更重要。

    就和长相一样,但很多时候,人都会觉得自己好看,他们不知道那是因为照镜子照多了眼熟了,自我抗性无限拔高后的错觉。

    这也是很多人觉得自己照镜子比照相好看的原因。(中招了没有?哈哈哈!)

    人的上限,通常都是天生的。

    但对此能有自知之明者,十万里常常也无一人。

    虽然很多人会自卑,觉得自己一无是处,那是因为他所处的生存环境恶劣。

    若让这些人成为权贵巨富之子,那么一样很快会迷失方向,自我膨胀到原地爆炸,竟敢认为自己很帅……

    所以,以侯玉春此刻所处的境地,马上就要成为天下至强之人的儿子,他还能保持眼前的心境,也难怪侯万千都不掩欣赏之色。

    按照这样的心性走下去,侯玉春未来就算不能以剑入道,若有机会以其他武道成圣,也不会迷失在绝世力量之中,成为圣道之下的走狗。

    侯万千又怎能不欣慰?

    “老侯爷是要在青云暂时落脚,还是回归天剑山?”

    林宁看不下去父慈子孝的这一幕,打断气氛问道。

    两地相隔几百里,不过以宗师的角力,不过一个时辰的事。

    侯万千风轻云淡道:“先不急着回去,这三天我且看看,小木口中能平乱世者,到底有何过人之处。”小木是侯玉春的乳名。

    能平乱世者……

    隐藏这么深,都被看出来了吗?

    林宁看了眼笑吟吟的侯玉春,呵呵道:“平什么乱世?不过一时头脑发昏,觉得家里的粮食吃不完了,出手救了些流民罢……”说罢,对田五娘道:“咱们先回,也让老侯爷父子二人团圆团圆。”

    田五娘自无不可,微微欠身与新科师叔告了个别后,两人就回了墨竹院。

    东厢卧床上,二人虽躺着,但一时哪有睡意?

    世事变幻的,实在太快了。

    两人谁都没想到,侯万千这个挂逼能这样就好了。

    实在让人措手不及,但目前来看,侯家爷俩儿的人品还可以,也算是一件幸事。

    “果然天无绝人之路啊,原本以为真要三国停战,黑冰台大兵压境,我们就往深山里钻,当一段时间的野人。没想到,老侯爷这就成圣了。虽有不破不立的说法,可他这样是不是也太厉害了些?”

    林宁啧啧称奇道。

    田五娘微微摇头道:“小宁,你没发现老侯爷丝毫没有问我借天诛剑之意吗?”

    林宁哼哼了声,道:“那他也得有脸借才是。”

    田五娘轻轻横他一眼,道:“不是的,是因为老侯爷的剑道造诣,已经不下于千年前剑圣的剑道。他已经走出了超越先贤的道路,所以已经不需要天诛了。”

    卧槽!

    要不要这么叼?

    林宁睁大眼看着田五娘,道:“真的假的,真这么厉害啊?”

    田五娘点点头,道:“他还我的那道剑元,比先前无意中从他上丹田得到的那道自主诞生的剑元,更强!剑道也更高深……纯以剑道而论,老侯爷当得起当世第一人。”

    林宁轻轻呼出口气,双手枕于脑后,道:“目前来说,老侯爷越强大,对我们来说,就越安。等他成圣之后,黑冰台方向的威胁,就暂且不用太过担忧了,唉……”

    田五娘闻言,微微讶然道:“目前?难道以后会结仇吗?”

    林宁摇了摇头,轻声道:“不知道,这要看老侯爷的想法。剑冢若是壮大,大肆招揽弟子,不出三十年,就会成为一个庞然大物,但天下百姓已经承担不起第四座圣地了。且看吧,到那时,我们走到哪一步。”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田五娘忽然念起了这四言来,凤眸明亮的看着林宁,道:“我原以为,这四句话只是煌煌大言,并不会落实。可现在我却觉得,小宁你心中当真有苍生。侯玉春说的不错,你比他父亲更了得。”语气隐隐自豪。

    林宁真心想保持忧国忧民的风范,可当一个绝色女神,还是走高冷范儿的,躺在身边用这样崇拜的目光看着他,还这样推崇他,飙升的肾上腺素让林宁如同打了鸡血一般。

    一抖身,衣裳落地,干脆利落的翻身而上……

    一夜……白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