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不同的视点(第1/2页)
    同是从伦敦的迷雾中逃出来的幸存者,连一度重伤濒死的条件也几乎是一致的,可双方所表现出来的症状却然不同。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问题。

    而在此基础上,再加上玛卡似乎对螺旋镇的那两名幸存者尤为在意,甚至还特别为她们安排了专门的观察室。

    现在这么想来,其中多半是别有深意的了。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两方幸存者出现的症状会有差异?为什么玛卡又很是在意观察室里的那两人?这样的疑问,在赫敏心中暗暗堆积了起来。

    “难道是因为观察室的那两位女士是特殊的,解决这次活尸之灾的关键,就隐藏在她们的身上?”

    类似的话玛卡其实也曾说过,只是直到现在,赫敏才又重新正视起了它来。

    因为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玛卡会特别重视她们的原因显然还并不仅仅是因为她们是从迷雾中走出来的幸存者,而是由于……她们哪怕在幸存者当中,也是特殊的。

    至于到底是怎么个特殊法,这或许就只有玛卡才知道了。

    “我也是……起码这点是早应该想到的!”赫敏抿着嘴略有些懊恼地想道,“符合‘重伤濒死的幸存者’这个条件的,本来就不止那两位不是吗?”

    老实说,赫敏这次的思考时间确实拖得有些长了,长到等在一边原本不怎么敢随意打扰她的那名男巫都终于忍不住再次开口道:

    “格兰杰小姐?”

    没错,这个曾经一度学着父亲成为了黑巫师的男子,今日确实是已然下定了留在这里陪伴父亲的必死决心。可他自己求死,更多的却是为了向赫敏她们交换自己妻子儿女接下来的活路。

    说白了,他还有求于眼前这个年纪轻轻却显然是领头者的格兰杰小姐呢!

    听得对方叫自己,赫敏这才将刚才的那些思绪暂且放到了心底,而后重又扭头朝病床上的老人看了一眼。

    “不能移动吗?”她问道。

    “是的,”对方点点头,“我绞尽脑汁调配出来的魔药虽然成功吊住了父亲的性命,可是……想必格兰杰小姐你进来时就已经闻到了吧?这种抗诅咒药剂是气雾剂,以父亲现在的状态,一旦离开就必死无疑了。”

    赫敏闻言,又蹙眉沉思了片刻。

    “格兰杰,情况怎么样?”

    突然间,那个多少有些话唠的队友也出现在了门口。不过很快就见她忙不迭地捂住了自己的口鼻,立马收住了往房间里走的脚步。

    “哦,梅林的胡子……这都是些什么味道?”

    正在思索中的赫敏没有在意她的出现,等又琢磨了一下后,突然摸了摸自己的串珠手袋道:

    “这样吧!你这就加紧制备更多的药剂,等准备妥当以后,我会用我的袋子将你父亲转移走……这个袋子的空间虽然不大,可挤一两个人还是没问题的。”

    正说着,她又转而道:

    “在你调制魔药期间,我们会先将你楼下的家人带走,你准备好了就立刻让守在下面的麻瓜军人告诉我”

    “那么,我先走了。”

    由于在中途发现了一些对她而言更重要的事情,她看起来显然变得有些匆忙了起来。

    幸而,将这两家人都转移走,其中的困难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一边往楼下走着,她一边又微微蹙起了眉头。

    “这么说来,玛卡让我们留在那里充当守卫岂不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现在我们一个个都陆续离开,观察室那边只留下了罗恩一个,这自说自话的决定会不会对玛卡的计划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对于自己主动召集志愿者前来法弗舍姆镇,赫敏原本还觉得是一个相当不错的主意呢!可眼下,她心中的那份肯定却又逐渐开始动摇了起来。

    不多时,就见她从楼下的门口推门而出,然后立马冲着那名跟过来的傲罗示意了一下。

    “先将楼下这些人转移走就行了,上面房间里的二人还要稍迟一些才行……”说到这里,她又转向麻瓜军人那边道,“一会儿留两人在这里负责联络。”

    “好的。”

    见对方点头应下,交代完了任务的赫敏顿时从手袋里取出了一把飞天扫帚,并立刻跨骑了上去。

    “这里交给你们,我先回去一趟有紧急情况需要通知一下螺旋镇那边。”

    话音未落,只见得她双脚一蹬,在不远处那一众麻瓜军人的惊奇注视之下倏地飞上了天空,一转眼就飞远了。

    “啊!扫帚……这才是女巫啊!”一名军人忍不住如此感叹道。

    ……

    就幸存者所表现出来的症状差异,赫敏显然很是重视,为此甚至还怀疑起了自己去往法弗舍姆镇的决断。

    可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