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赠梅花(第1/2页)
    曾若烟用手绢捂面,只露出一双晦暗阴涩的眼睛。

    “千玉,你这是说胡话呢,我与你母亲从小便以姐妹相称,感情深厚,怎会害你母亲呢?”

    “别在这里装模作样了!姐姐还没出事之前,你就处处打压我母亲,母亲一向温和软弱,你就仗着她好欺负的性子胡作非为!现在姐姐出事了,你的野心就暴露出来了,想要把我、姐姐、母亲一并除掉!”

    曾若烟轻笑一声,闭眼,然后放下掩面的手,施施然看向唐老太爷。

    “老公,你可要为我做主啊。小小年纪的野孩子都骑到我头上来了。”

    唐老太爷似乎十分不耐烦,一挥衣袖,怒道,“好了!唐千玉,我们唐家供你吃喝十多年也是尽心了,你不但不懂得感恩,还做出这种拙劣的把戏,你还好意思提起你的母亲?我看,她是白养你了!”

    “唐千玉,我告诉你,我们并没有害可儿,相反,我们唐家一族的人都在尽心竭力救治可儿,她确实是被关起来了,但那是因为她的病情所需罢了,你休得再在这里胡搅蛮缠。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我们唐家的人,收拾好你的东西,滚出唐家!”

    唐老太爷威严怒目,说出的话像一把刀,彻底斩断了唐千玉和唐家那微弱的可怜的关系。

    唐千玉怔怔然,像是还没有从他的话中回过神,半响,他神情冷寂,双眼流露出一抹深沉的悲哀,他轻叹,苦笑道,“好,好啊。只要你们可以救我姐姐,让我姐姐一切安好,我不会再与唐家有半丝关系!”

    唐千玉的眸光忽然一闪,嘴角流出血丝,竟是强行冲破了梅筱央的定身咒。他猛的转身,仰头,然后忿忿道,“是我主动要与唐家划清界限,你们唐家之前对我的所作所为当我踏出这道门后就如烟消云散,还请好好照顾我的母亲和姐姐,她们是真正的唐家人!”

    说完,唐千玉那瘦弱伶俜的身影便毫不留恋地跑出正堂。

    一出人扮鬼的戏终于谢幕,正堂之中的人都沉默地各怀心思。

    梅筱央一直抱臂旁观,在唐千玉说完最后一句话后,她冷漠的神情都为之动容,这就是大家族里的人情冷暖啊,就算曾若烟真的骗了唐千玉,可是他又有什么证据呢?唐家的人会信他吗?他的母亲无真正的一子一女,早已自身难保,他的姐姐也危在旦夕,他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又如何得以在这个复杂的环境下生存下去呢?或许,离开,也是对他的一种保护吧。

    梅筱央垂眸,心道真是一出姐弟情深,然而她刚刚低头,就看见她身旁的孩子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仿佛窥视到了她心中所想,轻轻叫了一声,“姐姐……”

    梅筱央低下头,瞅着他看,昨夜对他说的话今早上醒来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竟然喊他弟弟?真是……罢了,只需记得丸行斋的老板的告诉她的话:这个孩子的欲望很重,一旦稍稍满足他,他的欲望就会像无底的深渊,会吞噬人,一切有形的规则在他面前犹如齑粉,他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怪物,贪得无厌,纵欲横流。

    看着这么软萌可爱的小孩子,梅筱央真的不敢相信他的内心会是那样。

    唐老太爷突然摆手,示意正堂之内的仆人们都下去,又让梅筱央走近一点。

    梅筱央自觉此次除鬼事情不会那么简单,果然,只听他缓缓道,

    “梅二小姐。刚才是唐某冒犯了,对不住。可是,事到如今,唐某必须要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您。”

    梅筱央挑眉,心道,果然,真正的戏要开场了么。

    “其实……唐某请梅家人过来确实是为了除鬼,但是,我想要你们除去的是真正的鬼……”

    此事,要从唐老太爷的大夫人曾若烟开始说起。

    曾若烟嫁给唐老太爷后,生了一男一女,其中男孩就是如今唐家的大少爷大公子,叫唐无缺,今年十六岁。

    唐无缺在十六岁之前一直长得好好的,然而十六岁一过,这小屁孩开始荷尔蒙涌动,咋看不觉惊奇,要是搁在平常人家这也不算什么,但是偏偏这个大少爷吵着嚷着,他喜欢男人!这可把唐家这一群老古董们给气癫了,觉得这是极其无耻羞耻可耻的行为!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唐无缺这混球居然疯了!唐老太爷一下子慌了,请遍名医,最终告诉他的结果竟然是被鬼附身了?!此时正好赶上了唐千玉扮假鬼吓人,于是唐家的人都以为唐无缺是被那只假鬼附身……

    事情后来就演变成唐家请梅家的人来除鬼,而梅筱央则把唐千玉揪了出来。

    算是阴差阳错吧,唐家人也没想到除真鬼之外还有一个家族小鬼在作乱。

    但这不是唐家人想要的结果啊!

    梅筱央若有所思,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寻妖盘的异动和姐姐的法事布置都有解释了。不过,到底是什么鬼可以进入唐家的结界而不被发现甚至随时隐藏鬼气呢。

    此事还得先从唐无缺开始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