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姜以娴番外(第1/3页)
    ()    姜氏的周年庆典来的人不少。

    盛城顶尖的世家不多, 中层的却很多,和姜家一样一直是这样的地位,不中不上。

    “以娴, 今晚的庆典听说是你那个继姐做的,是不是真的?”有人低声问。

    “是啊。”姜以娴回答。

    “怪不得看起来这么不符合你的审美。”那人露出鄙夷的眼神,“要我说,这格调是没救了。”

    姜以娴微微一笑, 并没有再说什么。

    那人又转而八卦说:“哎, 今天周二少会不会过来?你给他送邀请函了吗?”

    整个盛城都知道周家二公子在追姜以娴, 一边欣羡一边又嫉妒,毕竟那可是周家。

    姜以娴笑容浅浅:“应该不来。”

    她没有给周启淮送邀请函, 因为以两家的身份根本就不搭,她也不知道当初姜父是怎么把两个人安排相亲的。

    周围几个竖着耳朵听的女生都露出失望的目光。

    “初萤来了。”姜以娴眼睛一亮, 提起裙子,“不好意思, 我过去一下, 你们自便。”

    她今日穿的淡紫色礼裙,显得异常明艳,这种颜色普通人穿起来会不怎么好看,到她身上却相得益彰。

    “你真来了啊。”

    姜以娴挽住林初萤的胳膊:“我其实不希望你来。”

    “要是你不在姜家那我肯定不来。”林初萤唇角一扬, “总要给你撑腰。”

    姜以娴内心一暖。

    她这辈子最幸运的就是遇见了林初萤,不然她现在恐怕还在姜家受欺负。

    姜以娴指了指那边不远处的台上:“一会儿我爸会进行总结发言,你就不要被他一眼看到,不然会说到你。”

    林初萤说:“他不敢说我什么的。”

    不然也不会费尽心思想要她过来了, 姜父知道她不喜欢姜家,还没有那个胆子敢随便说她什么的。

    姜以娴虽然和姜家其他几个人都是明面上的不合,但怎么说都是真正的姜家女儿,所以自然而然是要和一些叔叔阿姨打招呼的。

    “还是以娴看起来比较优雅。”

    “正牌和假冒的是有明显的区别。”

    “不然怎么周公子慧眼识珠呢。”

    周围不少人细细议论着,姜橙听到的时候,脸都气红了,看着里面走来走去的姜以娴。

    她恶狠狠地瞪了眼,然后走过去。

    姜橙到的时候,林初萤正在给姜以娴给周启淮安上浪子回头的忠犬人设,眼前一花。

    “你怎么还在这里聊天,没看到爸今天多忙吗?”姜橙穿得裙子很花,像只花蝴蝶:“对了,以娴,周公子到了吗?”

    “我怎么知道。”

    有林初萤在,姜以娴底气很足。

    “我就是问一句,你不要这么激动。”姜橙露出温婉的笑容:“还有周公子的喜好,一并你告诉我吧。”

    “……?”

    姜以娴觉得她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林初萤抬了抬下巴,鼓励她说话。

    姜以娴深吸一口气,意味深长:“别的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喜欢前凸后翘,还有——不喜欢假脸。”

    她目光停留在姜橙的脸上。

    林初萤正要喝酒,就看到不远处周启淮走过来的身影,应该是刚到,还端了杯酒。

    “你胡说什么!”姜橙被这个内涵的话气得不行,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你就是这么对姐姐说话的吗?”

    “以娴。”林初萤轻咳一声。

    “你的周公子也不喜欢爱哭鬼。”姜以娴又加了一句,发泄了一下自己的脾气。

    然后她余光里出现了一个酒杯。

    “说完了,满意吗?”姜以娴随手接过,喝了一口,下巴微笑,带着丝得逞的笑容,像只高傲的猫咪。

    “周启淮。”林初萤叫了声。

    “……”

    姜以娴动作僵住,半天扭过头,看到周启淮对着她笑了笑,一如既往的狐狸般。

    社会性死亡莫过于此。

    “以娴。”周启淮倒是没想到一过来就听到这么劲爆的内容:“你对我很了解。”

    嗓音迷人磁性。

    姜以娴手里捏着的酒杯都感觉发热,她脖子也跟着发热,一把将酒杯塞到他手里。

    “我刚刚拿错了。”

    在他似笑非笑的神情下,她耳朵都跟着直接红了起来,“我去看看宴会。”

    姜以娴转身就走。

    拎着裙摆,露出精巧的脚踝和银色的高跟鞋,在灯光下闪闪发光,惹人注目。

    现场翻车的尴尬一直延续到宴会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