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孽缘(第1/2页)
    秦姨尽管是女中豪杰,但首先是女人,女人对八卦的兴趣,真是如滔滔河水,不分是女将军,还是家庭妇女。马祥麟对这种八卦反倒没有他娘那般热衷。

    “据知情人士透漏,当年小爷一生下来,奶/子府的奶口们蜂拥而至,因为一旦被选上,最差也是终身铁饭碗,吃一辈子皇粮,连带家里的瑶役和赋税都免了。好多人来投献土地,顿成巨富。着还不算将来小爷要是做了皇帝,就一步登天了。”

    “到底是怎么选的客氏的,你倒是快说啊,”马祥麟明显没有什么耐心。

    “当时不管哪个奶口,小爷就是不买账,塞进去,都吐出来,把提督司礼监的太监急的快要发疯。当时把所有的坐季奶口和点卯奶口都找来轮了一遍,小爷就是一口不吃,乱踢乱叫,还哇哇大哭。”

    “那后来怎么办的”马祥麟忍不住问道。

    “当时东厂和锦衣卫满四九城找刚刚生产的夫人,也不顾规矩了,只要有奶/水就行,真是有奶就是娘了。可没用,小爷还是谁也不理,刚好可客氏在北京,具体她为什么在北京,在北京干什么一直没有查清楚,也没人敢公开调查她,只是知道,当时京城大索奶口,反正就把她也给拉来了。”

    “难不成,别人都不成,她一试就成了”秦良玉也忍不住追问道。

    “说来也是怪了,据当时在场的老太监说道,当时客氏一进来,小爷就拼命的挣扎往客氏身上扑,刚一抱给客氏,小脑袋就自己往怀里乱拱,急不可耐的找。从这以后,除了客氏,谁也碰不得,别的奶口一碰就嚎啕大哭,白天客氏抱着哄着,晚上也得客氏搂着才肯睡。据说今上就是这样和客氏形影不离长大的。一会见不到都不行”。

    马祥麟长大了嘴巴,这也太离奇了。但是事实往往比故事更曲折更离奇。

    秦良玉没有说话,沉吟良久说道:“征夷,皇上封客氏为奉圣夫人是不是还有其他原因。”

    “秦姨,你们石柱的大户人家,少爷吃乃吃到十多岁的也有不少吧,这里边的事恕小侄就不多讲了。”

    秦良玉皱眉,大宅门的破事,她当然一清二楚。自己的孩子的都是自己养大的。就是不想他们沾染这些破事。

    “事关重大,可有证据'

    “秦姨,您就别让小侄为难了,真不能再说了,刺探禁中是要命的”

    “娘,不就是一个奶妈吗,封了个夫人就算逾越了,又能怎样,您就别逼征夷了,她还能翻天不成。”马祥麟看李憬为难,忍不住开口劝说道。

    “你不懂啊”秦良玉缓缓说道:“让你多读诗书你总是不肯用功,老是喜欢舞刀弄棒。自古以来,乳母多做恶,几乎没有例外的。东汉安帝、顺帝、灵帝封乳母为君。北魏时太武帝尊乳母为保太后,文成帝先尊乳母为保太后,后又尊乳母为皇太后。到了唐朝开始封皇帝的乳母为夫人。唐中宗先后封两个乳母为”平恩郡夫人““攸国夫人”唐明皇封两个奶妈为“吴国夫人”“燕国夫人”。到了元朝,世祖忽必烈封自己儿子燕王的乳母为幽国夫人,乳母丈夫为“性育公”,文宗封奶妈的丈夫为王,成宗封奶妈丈夫为国公。英宗封奶妈为郡夫人,奶妈丈夫为王。到了我大明成祖皇帝封奶妈冯氏为“保重贤顺夫人”。仁宗皇帝封奶妈“诩圣恭惠夫人”宣宗皇帝封奶妈李氏为奉尚夫人“。当今封奶妈客氏为”奉圣夫人“一点都不逾越。只不过是因循旧制罢了”

    “那岂不是就更加没有问题了,”马祥麟满不在乎的说道

    “关键在于本朝和那些朝代不同,陛下年幼,但本朝没有太后给皇帝依靠啊”秦良玉唏嘘着说道。

    李憬心里竖起大拇指,秦姨真是投错了胎,可惜生为女儿身,真是太可惜了,权力没有真空,你不去占领,别人很快就会去填补。一针见血的看到了关键。单单这一点就甩了东林那些伪君子八条街,移宫案中李选侍是天启的养母,把天启养大,光宗临死前封她为贵妃,如果当初扶一把呢,有个太后,哪里轮得到客氏嚣张。哪会不出四年就一败涂地,像后来那样让魏忠贤和客氏把他们几乎赶尽杀绝。真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他们天真的以为,搞掉了李选侍皇帝年幼容易控制,就任由他们当家做主,独霸朝纲,移宫案实质就是文官主要是东林发动的一场政变。

    可十五岁的黄帝不是傻子,被一帮人从家里拖出来,共同生活了十几年的养母哭哭啼啼的的被赶走,移宫案时有太监手脚不干净,趁着混乱偷了些东西,千不该万不该,杨涟等一定要追查的到底,抓出幕后主使。认为这是李选侍要和文官对抗到底,要自绝于天下。逼得李选侍哭闹着要上吊,李选侍的女儿皇八妹要跳井。

    天启虽然不识字,是个文盲,但是他心灵手巧,做木工的天赋远超大匠,还喜欢发明创造,十足的科学家苗子,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傻子。要是看不明白东林这帮人的目的简直是见鬼了。天启能忍他们四年也算是有耐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