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机枪
    一支英军是从左安门往内城撤退的,正好距离广渠门不远。这一支江湖客从门中杀入,和这些英军来了个迎头撞。

    “杀啊。”所有人的精神都亢奋了起来,奋不顾身的朝着英军杀了过去。这一支英军队伍不过百人,也没有带火力更猛的武器,手中只有火枪。

    见到前方突然来了一支清国人的队伍,英军顿时有些慌乱。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拉开枪栓,朝着江湖客开枪。

    一连串的子弹射出,最前排的江湖客当场被打死。但后面的人丝毫不惧,仿佛疯魔一般的踩着同伴的尸体冲了上去。

    由于双方的距离靠的太近,英军根本来不及第二次开枪,就被这些人冲到了身前。

    一旦近身,就是这些江湖客的主场了,他们手中的兵器朝着英军的要害处招呼,转眼间就杀了二十多人。

    江湖客和白莲教的弟子加起来能有五百人,人数是这些英军的五倍,在近身之后,英军的火力优势又被压制,顿时落于下风。

    “谨遵无声老母敕令,风伯雨师速速来。”苏武阳也跟了过来,他的口中念念有词,双手从囊中掏出了粉状物,然后猛然超前一掷。

    这团粉末朝着前方飞去,仿佛被一道无形的力量给托举着。远远望去,好似真的烟雾弥漫,风云翻涌。

    粉末扩散,落入了英军队伍之中。

    所有将粉末吸入腹中的英军,顿时觉得呼吸急促,脸上涨红了起来。有部分人甚至涕泪横流,浑身酥软无力。

    而这一众江湖客这边的优势进一步扩大,英军溃败的更加厉害,转眼之间,伤亡过半。

    “元帅,有洋人士兵过来增援。”就在此时,一个灰衣弟子瞧见了不远处似乎有动静,便赶紧过来禀报给苏武阳。

    “不怕,我们有无生老母庇佑,何惧区区洋鬼。”苏武阳冷笑一声,面上没有丝毫的惧意。

    “敕令,六丁六甲快显灵……”他的口中念诵着咒语,准备继续施法。这是六丁六甲咒,可以让受法者防御刀枪。

    但是,增援的英军却将一架比普通步枪稍大的枪支往地上一架,几个人开始往里面装填弹药。

    “杀死洋鬼,扶我大清!”一众江湖客奋勇冲了上去,而英军这边的弹药已经装填完毕,

    “哒哒哒……”这架枪支开始发射,突兀的,一切都好似静止了一般,所有冲锋的江湖客定格在了原地。

    下一秒,无数的身体被撕成了碎片,一个个仿佛被什么高速移动的物体给撞到了一般。

    漫天的血雾在飞舞,身体的各个零部件四处砸落。士气十足的江湖客,此时却好似脆弱的稻草,被人很轻易的就收割了性命。

    “哒哒哒。”枪支依旧在发射,一分钟之后,枪口的火焰才消失,枪口变得有些发红,而面前的数百江湖客,没有一个能够幸存下来的。

    狭长的街道上,遍布着残破的尸体,鲜血流了满地都是,浓郁的腥臭味铺面而来,仿佛无间地狱。

    火器的恐怖人人都清楚,但是真正面对上的时候,才会令你绝望。

    增援英军使用的是诺顿菲尔德机枪,极限状态下,一分钟可以发射一千枚子弹。这种战场上的大杀器,对于还使用着冷兵器的江湖客来说,就是一个无解的存在。

    “这些肮脏的清国人。”一个军官暗骂了一句,虽然他们赶来增援了,但之前的队伍中依然死了三十多人,伤了二十多个。

    他们的士兵每一个都是宝贵的,损失在这里很不值当。

    “嗬嗬。”在无数残破的尸体之中,有一个人还没有死,那就是苏武阳。

    不过他也活不了多久了,他的身体被至少五颗子弹打中,若非手下的弟子拼死挡在了他的身前,他现在也同样被撕成粉末了。

    他的目光中满是绝望和悲哀之色,这就是洋人武器的力量么?在这种力量面前,他们显得多么渺小,便是真正的神灵,也救不了这个世道了吧。

    “我们……应该如何胜利?”苏武阳不知道答案是什么,或许正如清廷所言,师夷长技以制夷?可是,学了这么多年的蛮夷之技,怎么还是接连的战败?

    英国、法国、俄国、日本……学了这么多年,可笑却越学越回去了,打不过西洋人就算了,怎么练东洋人都打不过了?

    苏武阳已经进入了弥留之际,只是他学过异术,一时间吊着命而已。

    他的瞳孔开始放大,天空黑沉沉的,看不见任何的光芒。就像这个世道一样,让人看不见希望。

    “砰。”一道枪声响起,在下一刻,一个英军的军官额头上出现了一个血洞,其后脑直接炸开。整个人直挺挺的倒下,当场就没了气息。

    “砰砰砰。”枪声接连响起,每一颗子弹,必然会带走一个士兵的性命。开枪的速度并不快,基本上保持在一秒钟一枪,并且每隔六秒钟停顿的时间长一些,似乎是在装填子弹。

    但是,开枪的速度虽然不快,但准头却高到可怕。不论这些英军如何躲避,一枪下去,绝对要死掉一个人。

    一分钟过去了,黑暗中的那个人连开了三十枪,这就意味着有三十个人死在了枪下。

    如此精准的枪法,这些士兵简直闻所未闻。稳,实在是太稳了,再厉害的神枪手,也很难将节奏控制的这么微妙。

    “撤退,快撤退。”在黑暗之中跟这个人对上绝对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道路黑暗,英军是携带着马灯的,这简直就相当于活靶子。

    而敌人藏身于黑暗,他们根本无法探测其方位。每打空弹夹里面的子弹,敌人就会换一个方位,让他们一直都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之中。

    “现在才想走,晚了。”王曜景伏在黑暗中的一个墙头上,从腰间掏出了一颗手榴弹。这是他从俄军那里缴获的,这也是最后一颗了。

    “嗒嗒。”手榴弹的引信被拉开,在英军撤退的道路上滚动了两下。

    “蓬。”手榴弹爆开,火光一瞬间照亮了黑暗,无数的碎片朝着四面八方飞舞,跑在最前面的十几个英军当初被四射的碎片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