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二百八十四 章 中招了(第1/2页)
    “是你自己要求离开他的?”许韵之很奇怪:“为什么,他对你不好?”

    弦理论、多重宇宙等许多现代物理学思想都可能是不可验证的。既然如此,我们是否应该相信这些理论?这是科学家和哲学家们在慕尼黑最近举办的一场具有历史意义的会议上所探讨的一个问题。

    物理学家通常认为他们「不需要科学哲学家和科学史学家,如同鸟儿们不需要鸟类学家一样,」诺贝尔获奖者David  Gross在慕尼黑对着满屋的哲学家、历史学家和物理学家引用了已故著名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的这句话。

    但是,非常时期呼唤非常方法。

    Gross解释到,基础物理学面临着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已经严重到需要其它学科的同仁给予帮助的程度。他说:「到了这个时间点,我们需要互相帮助。」

    这是一个为期三天研讨会的开幕致辞。这个研讨会在慕尼黑大学  (LMU  Munich)的一个罗马风格的大讲堂中举行。前面坐着两位白发苍苍的物理学家,他们分别是Gee  Ellis  和  Joe  Silk。一年以前,正是他们两人提议举办这样一次会议,目的是为了集思广益。100位与会者齐聚在这个具有悠久的物理学和科学哲学传统的著名学府。他们进行了一场被Ellis和  Silk称为「关于科学之本质与灵魂的战役」。

    如Ellis  和  Silk所讲到的,这个危机是由于现代物理理论中的过度推测所造成的。这种现象反映出一种危险的倾向,与科学方法背道而驰。今天的许多物理理论学家仅因为某些理论很美妙或逻辑上很吸引人就说服自己相信此类理论,却无视它们不可检验这一事实。这类理论学家中不乏许多弦理论和多重宇宙假说的支持者。Ellis  和  Silk  控诉这样的理论学家们「移动了科学的球门柱」,同时模糊了物理学和伪科学之间的界线。Ellis  和  Silk写道:「科学理论的出版许可只能授予那些可以被实验验证的理论,」因此,我们要取消过去40年里的大多数重要理论的资格。「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保护科学的大厦不受攻击。」

    “不,哥对我很好!”梁晶晶说:“可以这么说,哥对我们这些女孩子都很好。”

    波尔关于量子理论的不确定性在物理学界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但爱因斯坦浑身每个细胞都对这种解释极度厌恶,他有一种经典的话:我不看月亮的时候它就不存在吗?他极度不满,因为他认为这个解释为探寻最终答案的人们套上了枷锁,他认为应该还存在一个更加根本的理论。

    在波尔提出力量理论之后的十年里,爱因斯坦和波尔进行了激烈的争论,争论的焦点是,量子力学是否意味着对现实的否定。紧接着,和另两位科学家罗森和波多尔斯基一道,爱因斯坦认为他们找到了赢得这场争论的途径,他确信自己找到了哥本哈根解释以及它所声称的现实只有在经过观测之后才存在这一说法的致命缺陷。

    爱因斯坦论点的核心是量子力学中的一个概念:纠缠。纠缠是一对命运相互交织的量子之间那种特殊而又极其紧密的联系。

    爱因斯坦抓住了这一点,因为这意味着这两个硬币之间的联系太过诡异而无法想象,就好像这两个硬币之间存在着秘密的通信,而这种通信同瞬间穿越时空,即使这两个硬币一个在地球,另一个远在冥王星!

    爱因斯坦拒绝相信这种瞬时的,能超越光速的通信的存在,他的相对论正是表明没什么能比光速还快,即使是信息也不能。那一个硬币怎么能瞬间就知道另一个硬币的行为呢?他甚至轻蔑地称之为“超距幽灵”,并称这是哥本哈根解释中的一个致命缺陷,而且他有一个更好的解释。

    “那你为什么还要主动离开他?”

    近距离伽马暴可能灭绝任何比微生物更加复杂的生命形式。由此,两位天文学家声称,只有在大爆炸发生50亿年之后,只有在10%的星系当中,才有可能出现类似地球上这样的复杂生命。

    宇宙或许比先前人们想象的要更加孤单。两位天体物理学家声称,在可观测宇宙预计约1000亿个星系当中,仅有十分之一能够供养类似地球上这样的复杂生命。而在其他任何地方,被称为伽马暴的恒星爆炸会经常性地清除任何比微生物更加复杂的生命形式。两位科学家说,这些的爆炸还使得宇宙在大爆炸后数十亿年的时间里,无法演化出任何复杂的生命。

    科学家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伽马暴有没有可能近距离击中地球。这种现象是1967年被设计用来监测核武器试验的人造卫星发现的,目前大约每天能够检测到一例。伽马暴可以分为两类。短伽马暴持续时间不超过一两秒钟;它们很可能是两颗中子星或者黑洞合二为一的时候发生的。长伽马暴可以持续数十秒钟,是大质量恒星耗尽燃料后坍缩爆炸时发生的。长伽马暴比短伽马暴更罕见,但释放的能量要高大约100倍。长伽马暴在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