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七 章 堕落还是重生?
    一开始,他很犹豫,但说着说着,他说得越来越流畅,越来越动情。这时他才发现,他的世界里的事,那些曾经发生过的,不仅仅是他爱过的、他喜欢的,就是那些他曾经他恨过的、讨厌的一切,此时此刻他都是是那么留恋!特别是说到他和伊群之间的爱恋时,他的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

    “我再也回不去了!……”他情不自禁地哀叹。

    不知不觉的,易如已经靠在他身上。而舒云鹏,也紧紧抱着她,然忘了她是裸  体的,直到他滚烫的躯体感觉到了她微凉的皮肤,他才惊觉过来。

    他想推开她,但她紧紧搂住他不松手。他想用力扳开她的胳膊,但又把弄伤她,只好轻声说“放开吧,这样不好!……”

    但是,易如不但没松手,反而乘他不备一扭身滚进他的怀里。她仰起脸,在昏暗的光线里,她的瞳仁闪闪发亮“我可以代替伊群姐照顾你……”

    她没等他回答,继续说“哥啊,清醒些吧,你的伊群可是一万多年前的人啦!你老是沉浸在回不去的过去,怎么活啊?……”

    象一记重锤,狠狠砸在舒云鹏的脑门上,砸得他眼前金星乱迸。霎时间,他身冷汗淋漓是啊!对他而言,恍如昨日,但他现在面对的,确实是难以想象的“事实”!

    极度的沮丧攫住了他的心,使他的脑袋仿佛要爆炸似的。一万多年前的人!那是怎样一个概念?是汤禹文武而今安在?尧舜桀纣同为枯骨!他莫名其妙迷失在时间的流里,与伊群相隔万年!

    他还能回去吗?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又怎么能知道如何才能回去?……

    “对不起,我……”

    虽然光线很暗,但易如还是感觉到舒云鹏的情绪变化,她很后悔自己的莽撞。但是,她话没说完,她的嘴就被封住了----舒云鹏的嘴唇一下子压在她的嘴唇上,同时,他汗津津的身躯也重重地扑倒了她……

    云里雾里翻来覆去,不知折腾了多久,最后,两人都通体是汗、气喘咻咻,精疲力尽了。一阵狂暴的发泄之后的舒云鹏,头脑清醒了,心里却十分不安了。他翻身坐起,探头去看易如,昏暗的光线中,看见易如的瞳仁亮亮的,流露出来的是不可抑制的欣喜与满足。

    他傻了,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冲动之下,他干了一件不可饶恕的事,侵犯了一个女孩,他觉得无地自容。但是,被侵犯的女孩似乎不在乎,特别是她“嗤嗤”低笑着再一次贴到他身上来时,他完傻眼了!

    “怎么,你不生气?”

    “我很开心,”对他的疑问,易如很认真地回答说“你是一个正常男人,你让我做了一回真正的女人,谢谢你!”

    “晕倒!”他脱口而出,也真的差一点晕过去。他几乎是强  暴了这个女孩,女孩非但不生气,还说他是正常男人,这不明摆着是奚落他嘛“什么叫正常男人?开玩笑,还是挖苦我?”

    他的话音刚落,帐篷里的灯忽然亮了。他回头一看,看见林琳和另一个女孩坐在那里,正朝他嘻嘻笑着。他极其狼狈,忙不迭地抓过一块毯子包住自己的下半身。而两个女孩一点也不在乎,她们早已脱了衣服,光溜溜地走到他面前。

    “易姐没说错啊,我们都看到了,你就是一个正常男人!”

    “什么?你们早就进来了?”

    “是啊!看你们很投入,我们就没打搅你们。”

    “老天!……”这两女孩竟然还看着他和易如……他瞠目结舌,不知说什么好了。让他更吃惊的是,林琳笑嘻嘻地走到他身边,双手搭上他的双肩,扭头对易如说

    “易姐,你痛快过了,是不是该轮到我们了?”

    他大吃一惊,转脸去看易如,看见易如虽然含羞带露的,但却正笑吟吟地看着他。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怖感,笼罩了他的身心,他神色大变,不由自主地去看她们挂在帐篷支架上的枪,……他一跃而起,但是,易如显然看出他的心思,比他更快地窜到了枪支那里。

    “哥,别乱来,”易如抓枪在手,枪口对着舒云鹏,但她的脸上却是恳求的表情“我们没有恶意……”

    舒云鹏冷冷地看着易如,冷冷地一笑。看他怒目而视,易如不禁叹了口气,说“哥,咱不这样行吗?”

    她转向林琳她们“今天哥也累了,你们也别逼他,以后再说,成吗?”

    “恐怕不行!”林琳摇摇头说“今天白天舒哥出去,被李莉姐妹俩看见了,等到明天,哥就不是我们的了!”

    “真的?”易如眼睛睁得老大“这下完了!”

    她跳起来,把舒云鹏的裤衩和刚做好的衣服扔给他,要他马上穿上,自己也急急忙忙穿衣服“我们得连夜把哥送走,找个地方把他藏起来!”

    看见她们手忙脚乱的,舒云鹏云里雾里莫名其妙“什么意思?”

    “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有时间再告诉你……”

    但是,她们走不了了!东西还没理好,集聚地管委会的贞姐就出现在帐篷门口,还带着五六个荷枪实弹的人走进帐篷。她看了舒云鹏一眼,对三个女孩说“你们还想连夜逃走?”

    “没有啊!我们只是准备明天要用的东西……”

    贞姐“哼”了一声,很严厉地说“易如,林琳,还有你,郑小婕,你们违反集聚地规定了!”

    “对不起,贞姐!我们……”

    “说对不起没用!聚居地规定,不得私下收留集聚地外的人。而你们,私留的还是个男人,那更是违反地球联盟特别规定,要坐牢的!”贞姐很严肃地说“有话去跟管委会体成员说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