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十七 章 终于学坏了
    舒云鹏缓缓走向残楼,因为电脑,他不得不经常去那里。天真热,一大清早就汗流浃背,让人很不舒服。好在他多少已经有点习惯这里的高温,不再象最初几天那样难受了。

    他走进残楼,迎面碰到贞姐。自从李莉姐妹的事件后,他看到她就黑下脸,不理不睬的。

    他对贞姐的这种态度,贞姐装作不在乎,却把易如她们吓得够呛。看到她们那样害怕,他于心不忍了。

    他已经知道,贞姐不会把他怎样的,要不然她自己决没好果子吃。但对那三个女孩来说,贞姐可能迁怒于她们,没准儿她们就会成为替罪羊了。

    他渐渐的,就象愤怒渐渐过去那样,脸色开始开朗,有时还故意对贞姐露出点笑容。他知道,贞姐为人机警,他要是象没事一样过快地装作不再生气,她肯定不信。

    他这是刻意的,形势所迫,他开始用心机了。

    “早,贞姐,”他微笑着主动打招呼。

    “来啦,”贞姐也朝他一笑。她手里拿着一根长约10公分、跟人的小手指一样粗细的东西,说“给!”

    “什么东西?”

    “电子烟!”她笑道“昨晚上找到的。”

    他问了怎么用,贞姐告诉他,他就开始抽了。一阵眩晕,一阵快意登时传遍身“真不错,虽然比真的烟差点……这玩艺儿能用多久?”

    他一边说,一边伸手搂住了贞姐的腰。贞姐挣扎了一下,似乎想摆脱他的搂抱“应该很久……放开我……”

    “为什么?怕人看见?……”

    他笑嘻嘻地问道。不等她回答,他突然低下头,对着被他搂着腰脸仰着的贞姐的嘴,重重地吻了下去。一开始,贞姐扭动着,似乎很抗拒。但很快,她不再挣扎,开始迎合他了……

    一番之后,两人躺着歇息。贞姐含笑看着他,问道“不再生我的气了?”

    “嗯……”舒云鹏也朝贞姐一笑“一开始,我真的受不了,你们动不动就杀人,太残酷了!可后来仔细想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乱世用重典,古已有之……只是亲眼目睹,太血腥了!特别是……特别是你们处理尸体的方法……”

    “物尽其用,如果我死了,她们也会把我吃了的……”

    贞姐说得很平静、很随意,舒云鹏却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贞姐最后那话里,充满了一种万般无奈之下听天由命的情绪,让他很震撼。物尽其用,在这里,人死了,身体就象他的世界里的猪、牛、羊等等的一样,是“物”了!

    “不过,你很快就会摆脱这种生存状态了!”贞姐不无羡慕地对他说。

    舒云鹏没有搭腔。他已经知道,中央城那边之所以迟迟没来人,是因为战事吃紧了。从集聚地朝天上看,偶尔能看到空中巡洋舰舰体反射着灼热的阳光,一闪一闪的。一到晚上,偶尔还会看到火光。

    他从电脑上的即时新闻中了解到,琼斯人袭击了地球人从小行星带回程的运输船。他觉得奇怪的是,几乎不设防的集聚地,为什么没有受到琼斯人的袭击?

    “就一些进不了中央城的女人,琼斯人不感兴趣。”

    “你的意思是,琼斯人只对中央城感兴趣?”舒云鹏不解“中央城是地球人的中心,这可以理解。但你说过,琼斯人的科技水平远高于地球,那么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是琼斯人感兴趣的?”

    “不知道,”贞姐说“而且很奇怪,有好几次琼斯人明显占了上风,关键时刻却主动撤离了。”

    “也就是说,琼斯人并没有灭亡地球人的意思。她们留着地球人,是为了玩战争游戏,这怎么可能呢?”

    “谁知道!反正不光是我们这里,地球上所有象我们一样的集聚地的人,置身事外,该干嘛干嘛,根本不关心战争输赢。”

    “就好象战争只是一部分地球人与琼斯人的战争?”

    “就是这样。”

    “但政府似乎不是这么说的,我看到政府发言人说地球太空部队英勇战斗,击退了琼斯人的疯狂进攻……”

    “你愿意相信就相信吧!”贞姐笑道“中央城被琼斯人拖住了,没有时间来理睬你这个远古时空穿越者,你在这里左拥右抱、开心快活、逍遥自在不是很好吗!”

    舒云鹏尴尬一笑,沉默了。的确,这段时间他确实象贞姐说的那样,挺放纵了。他越来越清醒地认识到,想回到他的二十世纪,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了。既然如此,何不入乡随俗、入水随弯,就当他生来就在这里一样,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呢?

    李莉姐妹的事件后,他回到易如那里。现在,他除了到种植园干活外,到残楼去的目的,基本上就是为了电脑,他不再在残楼过夜了。

    很让他感到意外的是,不知什么原因,贞姐似乎并不在意他的选择。他发现,贞姐似乎对易如有所忌惮,捎带着对林琳和郑小婕也相对客气。他与三个女孩疯玩,贞姐看见了也只是一笑了之。

    “贞姐好象不太敢碰你,怎么回事?”

    易如还是朝他忧郁地一笑,没有回答。

    “易姐的妈妈是易千雅将军,”林琳悄悄告诉了他“前地球联盟太空军的总司令!”

    “是吗?”舒云鹏大吃一惊“现在呢?”

    “易姐原本可以住在中央城的,可她自己选择回到这里,因为这里是她的家乡。至于她妈妈么……”林琳说着,压低了嗓门“被迫冬眠了……你可别跟人说啊,要不易姐会生气的!”

    “怪不得呢!”他想“这女孩儿是啊!”

    显而易见,贞姐是个聪明人,不会轻易给自己留下隐患。易如的妈妈虽然暂不在位,但谁也不敢保证她不会东山再起。

    舒云鹏也是个聪明人,他原本多少有点儿担心,怕贞姐找三个女孩的麻烦,这一下他放心了。但是,除此之外,他对其他女人含情脉脉的眼光视而不见,他怕李莉姐妹的悲剧再次重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