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易千雅将军
    一回到自己家里,舒云鹏立刻瘫倒在长沙发上。紧张焦虑担惊受怕,毕竟再大胆的人也不是长时间可以承受的。他闭着眼休息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慢慢坐了起来。

    “我没事,”他看到张静怡、秦怀玉等紧张的表情,笑道“很刺激很好玩……”

    “好玩?警卫告诉我们,说你绑架了委员会,把我们吓得半死,你还说好玩?”张静怡嗔道“你这是玩火啊,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

    他笑了,不无得意地说了他在里面经历的过程,张静怡等人听得心惊肉跳。不过,张静怡知道,舒云鹏这么一闹,克莱尔可以说已经洗脱罪名了。只是,舒云鹏可是把委员们都给得罪完了。

    “我不在乎了,”听张静怡说了她的担心,舒云鹏说。他看看屋内,没看到易如和她妈妈易千雅,就问“易如呢?”

    “委员会留易千雅谈谈,易如陪着呢!”

    舒云鹏只是“哦”了一声,就对秦怀玉说“给我拿些酒来吧!”

    秦怀玉答应一声,转身去了。张静怡定睛看着舒云鹏,问道“怎么了,大白天的,就想喝酒了?”

    “累了,随便喝点解解乏,”舒云鹏笑了笑说。

    “你还在担心克莱尔,担心她们不肯放了她!”张静怡说“放心吧,既然易千雅在,委员会怕也是不太敢为难克莱尔的……哦,她们怎么想到要叫醒易千雅将军的?”

    “你走丢了好久,大概是刚听说黛安娜起事,后面的事都不知道吧?”舒云鹏说。他干脆把后来发生的事简单叙述了一遍。

    “原来我不在时,发生了这么多事!”张静怡感慨万千“真是一日不在如隔三秋,错过了这么多好戏!”

    “瞧瞧,我们苦死,居然成了‘好戏’,还说我没心没肺!”舒云鹏苦笑“好吧,就算是好戏,你说下一步该怎么办吧!”

    “这你可别问我,为难我这个总是大脑短路的傻货!”张静怡连忙推脱“既然克莱尔要求苏醒易千雅,她肯定有自己的想法,我们不如等她出来了再说。”

    “她们肯放了克莱尔司令官吗?”秦怀玉有点担心。

    “应该会,当然不会很爽快。毕竟你家上尉这么一闹她们就放人,太没面子了,得找个台阶……”张静怡说“我估计,她们留下易千雅,肯定与此事有关。”

    委员会留下易千雅,确实与此事有关,但也不仅仅于此。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太多也太复杂,让她们头晕目眩了。所以,她们一阵寒暄过后,急切地进入了正题。

    “将军,您看这么多事堆在一起,该怎么处理?”

    “我一睡五年,五年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我还不清楚来龙去脉,各位这么高看我,还真是为难我了……”易千雅忧郁地一笑道“能否等我把这些事发生的具体过程和内容搞清楚了再说?”

    “将军谦虚了!”李云逸很诚恳地说。她与易千雅关系不错,虽然不算是至交,但一向以来两人对事物的看法相近的居多,她很希望易千雅出来主事“将军的秉性我们都了解,虽然几天时间,将军不会闲着,肯定了解得很多了。”

    “是啊,将军就别客气了!”黄朗也开口了。

    易千雅沉吟着,一时想不好该不该说。平心而论,当她被逼无奈,只能选择逃避的时候,就对地球的命运相当悲观了。她看到,她的同僚们各怀鬼胎,凡是首先考虑自己或自己所代表的那一群人的利益,然不顾整体利益,已经十分失望了。

    她醒来后,首先打听了是谁提出让自己苏醒的。当别人告诉她,是克莱尔提议的,她才稍感安慰。但是,她刚苏醒不久,克莱尔就被送进监狱,让她十分生气。她借口自己复苏过程中有所不适,需要休息一段时间,其余的一言不发就跟着易如住进了舒云鹏的住处。

    这几天,来看望她的委员络绎不绝,她看得出,这些人明里探望,实为探口风。情况混乱不堪,这些委员们都感到棘手,就想探探威名远扬的易千雅的态度如何,也在她的预料之中。所以,她对她们只是寒暄客套,别的一概不应。

    她开始了她从未有过的真正的休息。她醒来后,觉得最开心的事就是女儿长大了,还给她生了个外孙女。闲来无事,就逗外孙女玩,其乐融融。孩子快十个月了,已经能满地乱爬,正是最好玩的时候。

    但今天,她不得不出来,主动跑到委员会大楼里来了。克莱尔被关进监狱,想必委员会还不敢对她怎样,无需太担心。但她听说舒云鹏大闹议事厅,绑架委员,易如吓哭了,她不能不管了。

    “黄朗委员,我这不是客气,”易千雅沉吟半晌,说“我还没厘清事情是怎么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的,真的提不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如果各位委员一定要我说,我勉为其难,先提出两条……”

    她停顿了一下,看了看所有委员,说“第一,先释放克莱尔司令官,让她整顿部队,避免士兵人心浮动。第二,尽快着手准备,与琼斯人正式签订停战协议,以稳定民心。”

    易千雅说完,脸色平静,静静地等着委员们的反应。委员们交头接耳,低声议论了好一会儿,丽达作为代表回答道

    “将军的提议,第二条可以尽快进行,但第一条似有不妥……”

    易千雅没有说话,一伸手示意丽达继续。

    “我们认为,舒上尉的话看似有一定道理,但没有确凿证据,以证明克莱尔司令官藏匿要犯唐丽青并无所图。委员会会根据舒上尉提供的线索进行调查,如能查清事实真相,以证明克莱尔司令官确实无罪,才能释放克莱尔司令官!”

    “那么,军队怎么办?”易千雅问道“我听说军队里现在不满情绪正在蔓延,如不及时稳定军心,恐生事端!”

    “关于军队,既然易将军在,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丽达说“我们觉得,将军威望远高于克莱尔,担任军队总指挥是众望所归!有您在,还愁军心不稳?”

    “丽达委员这是在挖苦在下么?”易千雅朗朗一笑道“以联盟委员会的一贯做法,在下现在还能说得上众望所归?……”

    丽达语塞了,其他委员也哑口无言。这五年里在军队中,委员会尤其是安娜委员,在很多场合少提甚至故意不提易千雅,以消除易千雅在军中的影响力。类似的做法,可以说是一种惯例。这么一来,三年兵役制下,很多士兵根本不知道易千雅是谁了。

    “请各位务必清醒地认识到,这五年里,尤其是齐天琪将军阵亡后,军队的一切活动,都是在克莱尔的领导下进行的,如最近的一号堡垒平叛等!”易千雅进一步阐明“特别是在新建陆军中,没有人知道在下是谁,如何服众?”

    大厅里鸦雀无声。短视的政策和举措,特别是带有私心的,一时看不出其危害,时间一久,它的弊端就显现出来了。现在,军队没了

    克莱尔,还真的没人能控制它了!

    “迟则生变,”易千雅看到委员们都哑口无言了,就继续敲打她们“别再做傻事了,赶紧释放克莱尔是上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