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她病了
    “哥哥饶命。”

    “你不是很牛吗?再来呀。”

    “不敢了不敢了,哥哥我错了。”

    “哇哈哈哈……”

    一瓶小蓝药瓶,让马腾飞站得酣畅淋漓,自从拿了许婷婷一血后,这还是他第一次占据上风。

    威风,勇猛,这才像个男人啊。

    许婷婷像只猫一样蜷缩着,整个人都软了。

    “你今天吃药啦?怎么这么厉害?”

    “我吃药?呵呵,我看你还是不服啊。”

    马腾飞说着就准备再杀一遍,许婷婷光听他那邪气的笑声,浑身骨头就发麻,赶紧再次求饶。

    这一晚睡得很香。一直到日上三竿,两人才先后起床。

    白天继续学车,顺便走走亲戚,赚几个不多不少的经验,晚上就喝小蓝瓶。

    这两天许婷婷总有种错觉,好像自己快飞升了,要不是有马腾飞压着自己,自己恐怕早就上了好几次天。

    她甚至在想,自己会不会是嫦娥转世?之所以飞不起来,是因为现在还缺只兔子?

    一直过了三天,许婷婷终于可以歇歇了。

    不是因为马腾飞的小蓝瓶用光,而是她今天来好事儿了。

    作为苏南男人,马腾飞身上不乏温柔细心的一面,大清早下楼给许婷婷买卫生棉,还买了红糖,回来用热水给她冲红糖水喝。

    家里有干海参,马腾飞不太会做,一边百度一边捣鼓。

    其实他可以带许婷婷到外边吃,许婷婷也不是那种柔弱女人,没有痛经的毛病,不过马腾飞就是怕她这两天累着冻着,万一惹上病根就不好了。

    看着在那里忙忙碌碌的马腾飞,许婷婷感觉自己太幸运了。

    她也庆幸自己的果断,如果那天她没有主动留下马腾飞,或许两人这一辈子就不会再有交集,那自己该多后悔呀。

    马腾飞这两天也不学车了,守在家陪许婷婷。

    两人一开始只是谈自己的过往,然后不可避免谈到自己以前的男女朋友,马腾飞对许婷婷的以前男友没什么兴趣,毕竟人家跟自己的时候还是雏。许婷婷倒是对张琳和逢许仙很感兴趣。

    尤其是逢许仙,许婷婷亲眼见过,这个女人确实有点特别的味道,就问马腾飞是怎么追的人家。

    “其实我能追上她,多亏了我的那帮哥们儿,当时逢许仙游戏玩的很溜,哥们儿为了帮我接近她,就教我玩游戏,当时我们团队是四五个人,有实际给我教学的,有做数据分析的,还有专门帮我对练的。不过这游戏上手简单,想玩好就很难,逢许仙又是高手,所以我们就决定只练一个英雄。”

    “因为逢许仙是ad,就是射手,前期比较弱,容易被敌人针对,需要一个人保护她,所以我就学了机器人,正好可以辅助她。”

    “当时我们好几个人,用了快一个月才把我的号打上钻石,然后我就用机器人找她双排。”

    “本来我实力太弱,是配不上她的,不过因为大家是一个班的,出去玩游戏可以现场交流,比较容易配合,她就勉为其难带上我了。”

    “再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其实马腾飞后边还有过不少努力,不过怕许婷婷听完会吃醋,所以就聪明的省略掉了。

    许婷婷以前就总听人说撸啊撸,好像身边大部分人都玩,连一些女生也很痴迷,不过她自己从来没玩过。

    上次看比赛的时候,听到整个网吧都在为胜利者欢呼,许婷婷在现场,也跟着有些心潮澎湃,她对这个游戏本身不太了解,但是她大约能理解逢许仙为什么会对这个游戏如此痴迷。

    因为欢呼,因为掌声,因为在经过一局斗智斗勇之后,获得胜利的那种喜悦。

    这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游戏,而是一种竞技。

    许婷婷突然对这个游戏产生了浓厚兴趣,正好这两天在家闲着,干脆让马腾飞教她玩。

    “你想玩什么职业?”

    “当然是ad。”

    “呵呵,你想跟逢许仙比啊?”

    “我才没那么幼稚。”

    许婷婷嘴上说没那么幼稚,其实心里就是想跟逢许仙比比,这么说只是给自己留个退路,省的到时候真玩不过人家,怪丢人的。

    不过许婷婷明显没有逢许仙那么专注,刚玩两把就觉得adc整天补兵太无聊,改玩打野了。

    用她的话来说,打野杀得每个怪都不一样,而且谁也不知道黑暗迷雾的后边是野怪还是敌方大汉,这种刺激就像每天晚上都会有不同的惊喜。

    马腾飞就笑着说,应该是每天早上睁开眼有不同惊喜吧?许婷婷就说你傻呀,一觉醒来都快中午了,如果把惊喜放在早上,这辈子得少多少惊喜啊。

    时间匆匆,转眼又是四天过去。

    许婷婷的好事儿走了,逢许仙的战队也从城市赛突围过关,进入了省赛阶段。

    马腾飞本来不关心这件事的,可是许婷婷主动提出要去现场观战,因为她觉得那种氛围很热血,听着那么多人齐声欢呼,自己也会很兴奋。

    于是马腾飞就答应陪她去了。

    “喂,火机,你那有逢许仙他们比赛的票吗?”

    “有啊,你要去观战?”

    “我和我女朋友都想去,两张有不?”

    “有有有,十张我也有。”

    省赛的票开始要花钱了,不过内区的票花钱也买不到,只有两个战队和主办方的人能拿到。

    飞仙战队每场比赛都能分十多张票,只是逢许仙没什么朋友,也不在乎有没有人给自己欢呼加油,所以就把票都给了火机。

    省赛第一场在两天后,地点就在苏南相邻的城市。

    火机是跟飞仙战队的人一起坐面包车过去的,马腾飞和许婷婷自己开着车。

    比赛场馆是找lpl战队租借的正规场馆,比好几个观影厅加起来还大,里边至少能坐上千人。

    售票处的窗口早就关闭了,好多人在外转悠,还有黄牛在倒卖,其中一个就是火机。

    “嘿,兄弟,要内场票不,最前排区域,一张两百。”

    “便宜点行不?”

    “两百还不便宜?你看那些黄牛,后排都要一百五,我这可是内场票啊。”

    “行,那就给我来两张吧。”

    马腾飞等火机把票卖出去,这才过去拍拍他肩膀。

    火机以为是买票的,一边低头数钱一边道“不好意思,票卖光了。”

    等回头看是马腾飞,这才尴尬一笑“没办法,这票不用也是浪费,换点钱还能给战队改善下伙食。”

    “我又没说你什么。”马腾飞在他屁股蛋上拍了一巴掌,笑呵呵说道。

    三人一起进场,有警察和保安在负责场内秩序。

    马腾飞三人坐下,过了快半个小时,比赛才正式开始。

    这时候马腾飞看火机情绪不太对劲,就问他怎么了,原来逢许仙最近练习太多,下半夜还要抽时间打单,本来她营养就跟不上去,在昨天晚上突然累到了。

    “今天早上我看见她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昏沉沉的,她们本来是有实力出线的,这下就很悬了。”

    “都怪那个下单的人,开出天价逼她代练,我看很有可能就是今天跟她们对阵的某个队干的,就算没有累出病,休息不好也很影响发挥的。”

    火机握着拳头,满心自责,如果自己能出息一点就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