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酷刑室(第1/2页)
    轰的一声,监牢的墙壁上生生被泽兰娜的脑门砸出了一个大洞。

    如果将碎石砖头什么的清理一下,一个人通行刚刚好,下缘也正好贴在水牢的水平线上。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泽兰娜因为这一下的原因,弄得一头青灰。

    “我这是脑袋!不是风锤!有你——”原本正在怒叱的泽兰娜的声音戛然而止。

    “跑保险的。过来一下!”墨菲斯托的声音从破洞中传来,语气平静无波,这种情况下墨菲斯托的声音总是富有磁性,带着一种别样的魅力。

    但戴维却愣了一下:“这是看到什么了?这么大火?”

    他向杰拉德挥了挥手,两人合力,将泽兰娜撞出的通道清理干净。

    而当他率先走进来后,就见墨菲斯托少有的没挂在泽兰娜的身上,而是自己漂浮立在泽兰娜的身边。

    剑身上的锁链作为唯一的光源,散发着幽幽的紫光。

    泽兰娜则半坐在地上,用毯子裹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小女孩儿。

    戴维的表情一怔,又看向周围:笼子、捆绑架、皮鞭、烙炉、木马……还有,角落中两具浑身伤痕累累的女尸……

    戴维还算是见多识广,仅仅从这里的一些道具便能知晓,这儿并不仅仅是一个拷问之所,更重要的是施暴者满足自己扭曲欲望的场所。

    人类中从来都不缺少身居高位的又道德败坏的人渣,只是没想到在骑士国这种以高道德标准闻名于世的地方也会出现这种。

    “先别管那些了。”泽兰娜对戴维说道,低头示意怀中的女孩儿:“她还有救吗?”

    泽兰娜怀中抱着的这名小女孩是这里三人中,最为长得标致的,也是唯一一个还活着的。

    她呼吸依旧均匀,浑身上下甚至连一丝的伤痕都没有,如果不看她那双完全失神的双眼的话,她甚至比同龄人还要健康一些。

    戴维手上的圣光微微闪起,向小女孩的额头上触去。

    就在戴维的手指触到她的额头、圣光渗入她的体内的瞬间,她忽然却立刻开始疯狂的嘶叫、挣扎,胡乱挥舞的手甚至在泽兰娜的脸庞上留下三道血痕。

    戴维立刻将手臂收了回来,但小女孩的行动却依旧癫狂,于此同时,房间中的物件开始一个个被推到,若有若无的尖叫在酷刑室中来回摇摆,星星点点的鬼火开始闪动。

    但各类异象却始终无法突入以墨菲斯托为中心方圆五米的范围内。

    “这是……”

    “怨灵而已,”泽兰娜稍微使了一些力气,将挣扎中的小女孩压了下去:“告诉我结果!”

    戴维看了一眼墨菲斯托,又转头眼神复杂的看着泽兰娜:“我很抱歉……她在短时间内经受了太多次圣光的治愈,这已经破坏了她灵魂的稳定性……”

    她之所以活下来,并不是因为犯罪者怜香惜玉,单纯的因为施暴者在每次在将她凌虐致死之前,都用圣光将其治愈如初。

    而圣光作为一种无比极端的力量,它的刺激性和它的效果一样严重,“驱逐伤口”的频率过高的话,是会伤及灵魂的,但哪怕是最为残酷的战场,会被圣光“烧坏脑子”的士兵,也没几个。

    最为悲哀的是灵魂上的任何损伤都是不可治愈乃至不可挽回的,她会随着灵魂的进一步变异和崩坏渐渐的疯狂,接着再从失控的灵魂中获得扭曲的力量,最终变成一种半亡灵半生物的怪物,比如冤孽女妖,比如幽魂之母,当然更大的可能是在下一次接受圣光“治疗”的时候被彻底“净化”掉。

    “让她安息吧。”戴维摇了摇头:“这是她最大的仁慈了。”

    “谁干的!”从洞口出现的杰拉德看着酷刑室中不断暴起火花的怨灵现象和疯狂惨叫的小女孩,双眼通红,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几乎从牙缝中吐出了

    怨灵只有在刚刚诞生的时候才会徘徊在自己生前的尸体旁边。

    也就是说,这个惨剧,极有可能就是在最近!在他被关入牢房不久!就在这和他被锁住的地方仅仅一墙之隔的地方!

    “如果她像那两具尸体一样,经历过近乎致死的伤害而又恢复如初的话,这里有这个圣光修为的人,我只知道两个人……”

    “一个是大骑士,另一个,是他的幕僚。”也就是光明圣堂的主教。

    “但后者的可能性极小。”戴维看了一眼杰拉德:“祂的确没有自己宣传的那般伟光正,但仍旧是有着自己的好恶的,当然,不排除他像我一样修炼了‘大脑封闭术’。”

    神不在乎自己的信徒管理者的私德,但并不代表他会接受一个人渣。

    “我去找他问清楚!”杰拉德深吸了一口气,还是咬牙说道,他不信一个有着那么纯粹圣光的人会做出这种事。

    但无论如何,这里是大骑士的府邸,他无论如何都洗不清身上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