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追逐黑夜(第1/2页)
    斯派尔在奔跑,不会停歇,也没有丝毫丝毫劳累。

    没有目标,他也找不到目标,荒野上除了枯草没有丝毫凸出地平线的东西,一块石头、一棵树木甚至连一个土丘都没有。

    前后左右,极目远眺,景色没有丝毫区别……

    不,还是有区别的,在他的正前方,有一轮色如鲜血的红月,比他记忆中看到的每一个月亮都要要大、要亮。

    或许他就是在追逐月亮吧。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我要追逐月亮?为什么我不会感到劳累?这是哪儿?我还要跑多久?

    无数疑问从他的脑海中频频闪过,但他现在却无法为自己解答任何一个问题,甚至每一个念头都无法在他的大脑中保持太长时间,只有奔跑,永无止境。

    而渐渐的一个念头无法克制的出现在了他的脑海:太阳为什么还不升起?黎明为何还不到来!

    这个想法在他的头颅中不断盘旋闪回,一次次消失,又一次次固执的重返高地,直到这影响到了他的步伐。

    他的速度渐渐放缓,直到完立在原地,死死的盯着和血月相反方向的地平线。

    很快,一束耀眼的光辉从那里升起,他满怀兴奋的张开双臂,迎接黎明的到来!

    但伴随黎明到来,却并不是希望,而是灼烧与火焰!他的身躯从被阳光照射开始就升起青烟,伴随着疼痛感愈加强烈,青烟渐渐变浓,直至升起熊熊烈焰。

    他终于想起要躲避,但这一望无际的荒野,他无处可藏。

    只能在哀嚎和痛苦中被焚烧殆尽!

    他终于明白,原来自己追逐的并不是月光,而是黑夜……

    …………

    斯派尔忽的张开了双眼,入目的是洞窟壁顶,一个个的钟乳石就悬在他的脑门上,随即感到的是强烈的疼痛感,鼻子抽动了几下,还有一股焦糊味。

    隐隐约约还听到一个有些稚嫩的女声:“凯斯!说好今天是你负责起早把他拉回来的!”

    扭过头,看到了一头张牙舞爪的小女孩,穿着挂满蕾丝的睡裙,正在猛踹地上躺着的一位肌肉盘虬的大汉,不过后者依然鼾声如雷,怎么看都没有要醒的意思。

    那个小姑娘索妮注意到了斯派尔的目光,有些羞涩的笑了笑,身上的血气向外盘旋扩散,将自己笼罩起来,微微一闪,她身上的衣服便变化成了一身繁杂的哥特式公主裙。

    “你醒了?”索妮塔的表情仍然有些尴尬:“抱歉,昨晚睡得有些沉,忘了在日出前把你拉回来了……”

    新生的吸血鬼最好每晚沐浴月光,不过千万记得在早上找到一个能躲避阳光的地方,不然一个不留神烧没了都有可能。

    “不过别担心,只是阳光灼烧的话,血族很快就能恢复过来。”索妮塔安慰道:“而且你也疼不了太久,我断开了对你的鲜血的供应,没有了血液的滋养,你的神经很快就会枯萎。”

    “你是吸血鬼?”斯派尔嗓子干哑的说道。

    “咱们现在都是,”索妮塔说着注意着斯派尔的表情,在确定他没有什么国际反应后,继续说道:“不过记得咱们的正式名称应该是血族,吸血鬼这个名字其实对我们有一定的侮辱的味道在里面,记住了,以后如果有人指着鼻子喊你吸血鬼,一定不要傻傻的答应,他们是在歧视你。”

    歧视?正常人见了吸血鬼不是应该直接举着火把烧死对方吗?“我还有机会变回去吗?”

    “绝对没有!”索妮塔坚决的说道:“你的变化是灵魂层面从稳定变向混乱的过程,这个过程无法逆转,即使神明也做不到。”

    “这样啊,那就算了,”斯派尔叹了口气:“感谢小姐救了我。”

    “你比我想象的要平静。”索妮塔奇道:“我还以为你会大喊大叫,然后对我咒骂不止,最后以头抢地,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成了吸血鬼……”

    “我还活着,我的思维还能够自由运转,我对黎明的向往依旧炽热,这就足够了。”斯派尔说着,又合上了眼睛,仿佛一位看破红尘的老者。

    “向往黎明?你一个血族能向往点安的东西吗?你是我第一个后裔,我可不想哪天你被自己烧没了。”索妮塔看着斯派尔那依旧灵动的眼神:“看的还挺开,我也就不瞒着你了,我们这个种族传统是变身先为奴,你是我的后裔,就必须给我当九十九年的奴隶。血族能够永生,这点儿岁月对你来说算不上什么。”

    这让他的表情稍微动容了一点儿:“这点儿请恕我拒绝。”

    哪怕自己也变成了吸血鬼,他也无法让自己去听从一个吸血怪物的号令

    “很抱歉,你拒绝的有点儿晚,灵魂契约从换血仪式开始时就已经签订了。”索妮塔说着本就猩红的双目更是透出微微红光,斯派尔想要挣扎,但随即便感到自己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

    “我救了你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