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放飞自我的血魔法(第1/2页)
    “这种病简直是吸血鬼的福星!!”激动之下,索妮塔甚至喊出了血族的蔑称。

    血族特有的血魔法是一种以消耗鲜血为代价的特殊魔法,实现基地是巫术形式铭刻在血脉中的,只有拥有血族血统的人才能使用。

    这里的消耗鲜血并不是指什么消耗血液中蕴含的魔力,单纯的就是消耗血管中流淌的血,鲜血在巫术中本来就有着特殊地位。

    而可惜的是,血族所消耗的只能是自己的血,之前就说过,血族在非血月照射下,自我造血能力实在感人,而吸来的他人血液转化成自己的又需要一个过程(处女的血液转化最快),因此血族作为正统巫术使用者,却像三流法师一样受到“魔力值”的限制。

    而这种特殊的“病”竟然能抹消鲜血之间的隔阂,能直接用,以后只要吸血能供得上,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魔力不够用啦。

    “这不一定是一件好事,”泽兰娜忧心忡忡的说道:“排异现象本质上是人体免疫功能,这方面出了问题可不是小事。”

    “泽兰娜说得对,我们还是要尽快找到解决的方法,”卡米洛说道:“既然是第三避难所的导致的病症,这里肯定有治疗的方法。”

    “而且说不定伊顿已经找到了解决方法。”鲁本乐观的受到。

    “在接下的过程中,尽量不要受伤。”卡米洛认真说道:“这应该是一种血脉病,自然之力非但无法治愈,反而会加剧症状。”

    血脉病?泽兰娜一愣,应该指的是基因疾病,病毒能修改人类的基因吗?好像没听说过这种效果?

    “要是戴维在这里就好了,圣光在治愈这种伤势的时候很占优势。”卡米洛感叹道。

    虽然圣光和自然之力都是一种有着治疗效果的巫术力量,但因为核心思想的原因,治疗机理完不同。

    自然之力的恢复本质是让患者恢复到初生状态,血脉本身就是一项重要的判定指标,因此对于遗传病无能为力。

    而圣光的治愈效果是将患病、流血、断肢乃至死亡都看做一种异常状态,治愈本质上是净化异常,因此甭管啥病都能治,但问题是除了以上那些,恶魔、亡灵、血族极端一点儿甚至连魔法师在圣光使用者眼中也是异常的,可能净化伤痛的时候一个不留神就可能连同患者都一起净化了。

    “出发吧,我想不受伤应该并不难。”索妮塔笑道。

    “你确定?如果再出现一个这种怪物?”

    “那交个我就好。”索妮塔的笑容中出现了一丝危险的气味。

    …………

    伊顿身边毕竟跟着一头巨龙,跟随他的痕迹还是很容易的。

    “那边有东西!”眼神最好的鲁本忽然向一侧一指,那是两个连在一起的哥布林,而他的话音刚落,就听boo一声。

    哥布林化成了一团血雾。无论生物如何强悍,血管总是柔软脆弱的,一瞬间的魔法加压,以及血液刃化,体质稍弱一点儿就是直接爆炸,就算稍微结实一点儿的,也逃不过内脏出血和脑溢血的下场。

    众人将目光看向索妮塔:“上来就开大?血再多也不是这么耗的吧?”

    “这可没有什么消耗。”索妮塔笑道:“既然血液都是相同的,只要稍稍转变一下思想,他们的血管中流淌的血,未必就不能是我的血。”

    既然不需要体内的转化过程了,多这一步,少这一步又有什么区别?无非是施法的时候多了一个手势或者一句咒语而已。

    鲁本作为弓手世家末裔,眼神之好能在大多数怪物发现他们之前就发现对方,而即使有遗漏,也还有泽兰娜这个拥有野兽直觉的人兜底,但凡产生一点儿敌意都会被她揪出来。

    而接下来,小到哥布林,大到龙种巨兽,没有一个生物能挡得住索妮塔一指。

    “在这个地方,我就是无敌的!”在一指头搓死了一个人头塔一般的哥布林混合生物之后,索妮塔兴奋的扬天长笑:“我就是血液掌控者!”

    “是吗?为啥我觉得踩死你还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呢?”奥纳塔希亚忽然说道。

    “……”她只是魔力无限了,距离无敌还有一定的距离,对巨龙圣者这种高抗性的生物还是躲远点儿比较好。

    “我有一个问题。”泽兰娜忽然说道:“咱们不是在探索一个高科技遗迹吗?就没有自动系统,时不时升起个炮塔什么的吗?”

    别的不说,就这座避难所上万年还没彻底坏透,就知道地精的黑科技到底有多牛,怎么连个AI都没弄出来呢?连生化危机里面还有个红皇后呢。

    “这个,根据我们的获得的资料,地精似乎掌握了一种将自身意识和计算机结合的技术,”鲁本回道:“避难所真正的控制者应该是这些活的计算机,而诸神的诅咒扭曲了地精的灵魂,包括他们在内应该都死亡了,至少我们所知道的大多数避难所系统都处于休眠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