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剑人?贱人!(第1/2页)
    “你是魔鬼还是恶魔?”鲁本手中的弓箭依旧指着泽兰娜。

    “都不是的,我是把剑……”魔剑控制着泽兰娜的身体回道。

    “别用伊顿的声音说话!”索妮塔尖叫道。

    “什么叫伊顿的声音,这就是我的声音!”魔剑不耐烦的说道:“你们可得搞清楚,中央避难所救了你们命的人是我!和你么一起宣誓守护星辰的也是我!你们敬爱的伊顿大哥只是我的一具用的不太顺手的皮囊!”

    “敬爱的伊顿大哥。”鲁本皱眉:“是真的也说不定……”

    “原来如此?”弗兰肯忽然开口道:“在我第一次遇到老师的时候我就发现你的身体处于被遥控的状态。”

    “伊顿,其实索妮塔一直都喜欢你。”卡米洛忽然说道。

    “我特么还喜欢你呢,这个时候开什么玩笑?”

    嗯,是本人无疑,紧张的场面为之一松。

    “我说伙计,瞒我们那么久,不地道啊。”不知道啥时候醒过来的凯斯搭理的拍着魔剑现在的载体,也就是泽兰娜的肩膀。

    鲁本也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弓箭,他们这群人本就是一个满是异类,吸血鬼、杀人狂、毒师,各种各样的人员都能接受,更何况一个已经和他们相处过那么长时间的……哎,它到底算是个什么玩意?

    “那个,伊顿……不是,该这么称呼你?墨菲斯托?”鲁本问道,刚刚泽兰娜第一眼看到它的时候就叫的这个名字。

    “我压根不叫这个名。”魔剑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太老土了吧?”

    “这名字可不是我起的。”泽兰娜立刻说道:“而且当初你自己也认了。”

    “未来的我为什么要承认这么一个烂大街的假名……”

    “当时世间流传的,你还叫了一段时间的迪亚波罗。”泽兰娜抢回来嘴的控制权说道:“反正我叫你墨菲斯托的时候你还挺高兴的,或者你叫回自己的名字?X……”

    泽兰娜的手啪的一声拍在自己嘴上“……算了,墨菲斯托这个名字也不错,就叫我这个名字吧。”

    魔剑,啊不,墨菲斯托如是说道:“我原本的名字和泰洛瑞斯的风格有些不搭。”

    “没关系,我们都懂的,”卡米洛摇头道:“恶魔不能告知别人真名,我们理解。”

    “你们怎么就跟恶魔过不去了?”墨菲斯托不满道:“既然我打算告诉你们实情就没有再隐瞒的想法,我真的是一把剑。”

    泰洛瑞斯也有魔器、神器的概念,不过那和魔剑这种能说会道的是两码事。

    之前便有说过,圣器本质上是某种特定的物品,在圣者的试用下,某些物理特性突破了本身材质的限制。

    而神器,则是在圣器的基础上更进一步,由一代代蔑言相同的圣者不停温养、感化,直至将蔑言烙在武器上,让所有手握神器之人即使不是圣者,也能发挥出圣者的力量。

    人类中最为强大的神器是潘德拉贡家族在骑士王手中代代相传的圣剑,断钢剑也叫湖中剑,不过随着骑士时代的没落,神剑已经不知所踪。

    由于所有手握神器的人,都会受到神器中所蕴含的蔑言的影响,使得心性发生变化。

    还是断钢剑,传说握住此剑之人都会变得英勇无畏,慈悲善良,便是受到了剑刃中蕴含的骑士王家族蔑言,也就是古骑士四准则的影响。

    而若是神器中所蕴含的蔑言并不是那么的善良,那便是魔器了,因此本质上魔器和神器其实是一种东西。

    但无论神器如何影响人心、令人性情大变,仍旧只是一种武器而已,从未听说过能够反客为主这种说法,诞生一个能够拥有正常心智的剑灵更是无稽之谈,不过……

    “你是以剑作为命匣中的巫妖?”鲁本再度猜测道,从一定角度来讲,命匣才是本体,说自己是一把剑也不算奇怪。

    “算了,你就这么认为吧。”

    “伊顿大哥,”一直沉默的索妮塔忽然出声叫道:“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的事吗?”

    “记得,你不是觉得伊顿的血好喝吗?”魔剑想了一下:“我当初是怎么说的来着,对,只要喝不死随你,反正只是一具皮囊……”

    “只是因为这个?”她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

    “还能因为啥?”墨菲斯托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伊顿!!”索妮塔的声音陡然飙高。

    “既然我都表明了身份就别叫我这个名字了呗,叫我墨菲斯托。”

    “你就是个混蛋!”索妮塔在无法在它的面前维持优雅的仪态,近乎喊着眼泪对他大喊道。

    “怎么了?”魔剑看着索妮塔扭头不再搭理他的身影,又转身抽了一眼脑袋爆掉的伊顿:“你确定不再尝尝?最后一次机会了?”

    索妮塔连头都没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