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久保米战之被刺激到的御幸
    第二局的强势对抗。

    双方各自砍下的得分,也让接下来的局势变得更加激烈起来。

    第三局上半,久保米高中对丹波前辈发起的强攻无功而返,在下半局里的守备,也同样让青道高中寸步难行,将滑球和指叉球完美搭配起来的投球,久保米高中王牌投手安城也算是在很大程度上压制住了青道高中打线的发挥。

    三球三振掉九棒打者——丹波光一郎。

    在面对仓持的第二轮打席。

    更是方面进行封锁,坚决不给仓持轻易起跑的机会,纵使仓持已经很奋力将小球横扫到内外野交界处那略微有些空挡的地方来制造起跑的机会,很可惜的是,依旧是被久保米高中的守备给阻拦下来。

    “啪”

    “出局!!”

    险而又险的极限距离交锋。

    仓持洋一依旧是被拿下了一垒封杀出局数而来。

    随后的小凑亮介前辈固然是调准了内角略微有些偏高的球路,一发成功的拉打,将其横扫到了左外野空旷位置,成功登上了二垒垒包,但是,后续的伊佐敷前辈依旧是被久保米高中死盯紧防,没有更多发挥空间的伊佐敷前辈,朝着右侧拉打技巧也没有原著里三年级时期那么熟练的情况下,勉强抽打出去的球影。

    “啪”

    在无可奈何之下,被久保米高中的野手稳稳给接住,拿下了接杀出局数,场上仅仅只是留下了一个二垒残垒。

    便是终结掉了青道高中在第三局下半里的攻击。

    “噢噢噢噢,干的漂亮,安城。”

    “就是要这样表现才行啊,安城。”

    “王牌大人,今天状态绝佳啊!!”

    “趁着这个气势,直接得分吧!!!”

    彼此之间展开来的强劲攻防战。

    第四局上半,久保米高中的又一次进攻机会,在白石监督的指挥下,久保米高中打者们调整了进攻的战术,那突然变换的进攻节奏和方式,也着实是让御幸都有些措手不及,在意料之外被轰击出去的一支安打,紧接着很是果断的送垒战术。

    让青道高中在第四局上半刚刚开场时刻就要面临着三垒有人的失分危机。

    “没问题的,丹波前辈,虽然是三垒有人,但是已经是下位打线了,在这里选择稳打稳扎吧,切实压制住他们吧。”

    在本垒处,御幸神色很是沉稳的对着投手丘上的丹波前辈比划出了一个手势暗号。

    “嗯!”

    丹波前辈神色沉稳点了点头

    不过。

    天才固然是天才。

    御幸在作为正捕手登场,也仅仅只是从这个秋季大赛刚刚开始,不同于在原著里,在夏季大赛时期就作为正捕手登场的御幸,在这个阶段,不单单是比赛的经验,还有和丹波前辈之间的默契度,也远远不如原著里的同期,而且,久保米高中的白石监督显然也不是吃干饭的存在。

    在危机关头,所需要进行改变自己的决意。

    不是自己最得意的曲球。

    是想要达成奇袭效果的直球!!

    “瞄准那个球路,直接轰出去,就足够了啊!!!”

    三垒侧,久保米高中板凳席里,白石监督眼角带着一抹淡淡笑意,低声呢喃说道。

    “嗖”

    “唰”

    “乓!!!”

    精心准备的大礼包打击,于此刻特意奉上的精妙打击。

    恰到好处的适时安打。

    “什么!?”

    那被轰飞出去的耀光,闪动在高空之中时刻。

    在底下的丹波前辈,乃至于御幸都在这个时候流露出了极其难看的神色。

    “卧槽!!”

    被完美抓住球心的这一击。

    在外野处,哪怕是伊佐敷前辈都没有赶得及去拦下这一球,那划过天际的白光,在迅速越过伊佐敷前辈头顶时刻,那极速下坠的光影。

    “砰”

    狠狠砸在了距离伊佐敷前辈还有好几个身位的草坪之上。

    “哦哦哦哦哦哦哦!!”

    无可挑剔的一记中外野方向适时安打。

    在久保米高中一方应援团的欢呼声中,三垒垒包上的栗山迅速起跑,朝着本垒笔直疾驰而去。

    “安上垒!!”

    踏足于垒包的身影。

    主审裁判高亢响起的话语。

    第四局上半,久保米高中追平比分!!

    “被算计到了!!”

    如果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话,御幸就愧对于自己天才捕手的称号了,不管怎么说,哪怕茂野信也一样。

    他们这样的才一年级的选手。

    什么都不缺。

    什么弱点都不算有。

    唯一的大问题便是在于经验上的不足,会在某些时刻限制住他们的发挥,不是说大意或者什么,而是没有经历过类似的事情,当这类事情发生之前,在自己的潜意识里是很难主动去意识到这些问题。

    当然,对于茂野、御幸这些选手来说。

    同样的错误,一次就足够了。

    他们总是能比常人更快回过神来,更快吸取其中的教训,然后迅速将其转换为自己潜在经验,好来应付以后出现的同样状况。

    就好比眼前的这个情况。

    被白石监督算计到的御幸,在此之前没有料想到,但是,在下一秒,转瞬间便是快速醒悟过来了。

    “真的是很可以啊,那个老狐狸。。。。”

    站在本垒处的御幸很是罕见的流露出了一缕恼怒的神色瞟了一眼不远处三垒板凳席里正露出笑眯眯神色的白石监督,压低声音如此说道。

    预计之内可以拿到的出局数,反而是成为了对方的突破口。

    这种被别人算计到的感觉。

    真的是极度糟糕透了啊!!!

    “那个?”

    看到本垒处御幸好似有些发怒的样子。

    反倒是让投手丘上本来有些失落的丹波前辈一下子忘记了自己的情绪,变得有些莫名其妙起来了,明明是自己的球被轰击出去了,为啥,面前这位在自己眼中永远都是带着坏坏笑容的学弟比自己还要恼怒的样子啊?

    以前也不是没有不被轰出去的时候,也没见他这样啊?

    丹波前辈有那么点百思不得其解的意味在里面。

    丹波前辈并不知道的是,被轰出去也分两种,一种是投手实力不够,被打者从正面击溃,另一种就是捕手的配球被对方完美猜到。

    前者的话,虽然多少也会影响到御幸的情绪。

    可是后者就更加直接打击到御幸身为捕手的自尊了。

    没有什么比自己的配球被人成功预测到能够更加让捕手神色难看,情绪爆动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