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杀人灭口(第1/2页)
    哥谭市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有枪击案,不过爆炸倒是难得一见,此时汽车旅馆外的停车场有一辆车正在熊熊燃烧,整个空间都充满了焦味。

    而47躺在房间里,盯着玻璃上的缺口,刚才如果不是他及时倒下来,那么自己的脑袋已经开花了。

    杀人灭口,不用多想,就知道猫头鹰法庭要抹除韦恩谋杀案的一切线索。

    狙击枪,杀手至少在四百米以外,因为这个角度,唯有四百米外的高楼是最合适的狙击点。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杀掉自己了,47还有13发子弹,那就是十三条生命,他对自己的枪法有绝对的自信。

    此时他想的是无唇男死了没有?如果死了那就太可惜了,因为他没能来得及亲手杀掉他,他可是47最想杀掉的名单第一名。

    47就这么躺着,等待检查的人过来。

    当,一个东西从窗口飞了进来。

    47汗毛倒立,竟然是手雷,那些家伙还真是非杀自己不可啊。47知道自己不能继续装死了,几乎是瞬间,他滚了起来,双腿发力直接破窗而出,身体在半空扭动,开枪。

    在刚才他已经以敏锐的耳力确定了敌人的位置,玻璃刺入身体的痛苦反而让47获得了惊人的反应能力。

    这也是为什么明明很痛,可是47从来不会晕倒的原因,因为疼痛一起,身体就自动会进入一种防御机制,能让47变得更快更强。

    砰,那丢出手雷的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一枪爆头,死不瞑目。

    出来之后,47迅速滚动,朝不远处的掩体跑去,他知道狙击手还在原位,还在自己够不到的地方。

    砰。

    果然47脚跟刚离开,地面就被子弹击穿。

    他躲在掩体中看着停车场,他发现无唇男的车门已经被打开了,说明对方很有可能没有死。对方虽然残暴但也是一个职业杀手,绝对是有警觉的。

    47迅速寻找蛛丝马迹,既然无唇男逃走了,那么他就要去找到对方,然后亲手杀了他。

    在哪?

    发现了,是血迹,看来对方虽然没死可还是受伤了。

    47没有犹豫,迅速计算了逃跑的路线,然后从肩膀上拔出一块手掌大的玻璃朝着逃跑路线丢去。

    砰!

    玻璃瞬间碎裂,而47反向逃走,他知道对手绝对会计算出自己最佳的逃跑路线,提前封锁,所以他找到了第二条不算很好的路线,那条路线会让他冲入川流不息的马路。

    不过现在只能冒险闯过去了,希望这些司机能瞪大眼睛。

    脑子里根本没有恐惧这个概念,面对限速60的马路,47一头扎入其中,引起了一阵的刹车声,然后淹没在对面的巷子里避开了狙击手的视野。

    而之前他也发现血迹也是朝着小巷来的,显然这也是无唇男的逃生路线。墙壁上还有血迹,看来对方伤得不轻,不然不会留下这样明显的痕迹。

    追,虽然自己也在被追杀,可是47却依旧没有放弃复仇,如果不能亲手复仇,宁愿死。

    听到了,剧烈的喘息声。

    无唇男此时很狼狈,脸都被烧伤了,要不是那熟悉的外露的牙龈,47都认不出他了,不过对方的意志果然够坚强,这么严重的烧伤竟然还能走到这里来。

    “47,你也没死么?果然我知道你是所有猪猡中命最硬的一个。”

    “给我一个名字。”47说道,因为他并不知道他们训练场在哪,出来的时候他是被蒙着头的,直到进入市区才摘下头套。

    无唇男似乎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

    “给我一个名字,一个我杀了你之后能继续复仇的名字。”

    无唇男此时才意识到什么:“你想杀了我,杀了那些训练你的人?”“你果然一直想要背叛。”不过现在也无所谓了,现在他也已经成为组织清除的目标,“托米尔·史密斯,去吧,去杀吧,杀下去吧,你杀了他们也相当是为我复仇了。”他笑了起来:“哈哈,现在我知道你为什么要笑了,原来痛的时候笑真的能让人变得勇敢。”

    47冷笑,从旁边拿起一根废铁丝缠绕对方的脖子:“死吧。”

    灼烧和窒息的双重痛苦让无唇男浑身都颤抖,他本能地挣扎着,可是47是他亲手训练的,铁丝勒紧了灼伤的伤口,几乎和那焦烂的皮肤融为一体。

    无唇男双眼圆瞪似乎在问为什么不一枪结束他的痛苦,反而要勒死他,延长他的痛苦?

    子弹多宝贵啊,浪费在他身上不值得,再说47真的很享受这种感觉,亲手击杀仇人,慢慢看着仇人失去生命,让整个复仇都变得更甘甜。

    终于无唇男死了,47开始掏他的口袋,找到了还算完好的钱包,里面还剩下两百美金。

    离开,47在小巷里找到了一个侧门,破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