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被盯上(第1/2页)
    复仇永远是永恒不变的主体,无数国家因为复仇而兴盛,也有无数国家因为复仇而灭亡。

    因为复仇才有了卧薪尝胆,因为复仇才有了鞭尸三百。

    复仇是推动历史进程的动力之一,47在复仇,那些冤死的灵魂也在复仇。

    夜店之王并不知道自己对付的是什么,但他加强了保镖,所有人都带枪穿防弹衣。他也感受到了危机,但他没想到危机来的如此之快。

    正在休息的夜店之王突然听到门外保镖传来的惨叫声,几声凄厉的惨叫好似夜猫子叫春,但来得快去得也快。惨叫如此短暂地结束,说明保镖死得很干脆。

    几乎没有犹豫,他从枕头下摸出了防身手枪,然后迅速躲进了密室。

    这是他住所,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在卧室的隔壁有一间完由金属墙壁铸造的安屋,里面有吃有喝还有通风口,就算住上一个月都没有什么问题,而坚固程度是和银行保险箱一样的,一旦从里面锁上就没人可以进入。

    轰轰!

    完不知道外面是什么东西,但他还是听到了尖锐的声音,那是什么东西在刮金属门,刺耳至极。

    可以听到愤怒的啸声,那绝对不是人的声音。夜店之王非常恐惧,这一夜他都在密室里瞪大眼睛,一直到太阳升起,外面传来其他属下的声音,他才打开大门。

    保镖完被拆开了,脑袋在他的床上整整齐齐排开。

    “那不是人!”夜店之王看着金属门上的深深抓痕,绝望地说道。他本来还以为是有人觊觎他的产业,但现在看来他惹了更加可怕的东西。

    清洁公司又来了,这段时间他们真的是忙坏了,现在他们也怀疑造成一切的不是人了。

    如果是人还能用武器解决,但如果不是人的话,夜店之王不是要倒血霉了?用什么才能驱邪,破魔?

    不过这些不需要清洁公司的人来担心,他们在打扫的时候,夜店之王请来的驱魔人已经来了。

    每个城市都有神神鬼鬼的东西,每个城市也有滥竽充数的驱魔人。47倒是很好奇这个驱魔人是不是真的同行。

    47记得加兰德对哥谭市里的同行都是嗤之以鼻的,这个老驱魔人只说过哥谭市的守护者是魔法师,却从来没有提起过能和猎魔人相提并论的驱魔人。

    “你们在干什么?这些尸体会向我们述说撒旦的罪行。”看到清理公司正在清洗地板,年老的驱魔人大喊地阻止他们。

    一共有两个驱魔人,一个五十多岁的胖子,与其说是驱魔人,不如说更像是神父,手持圣经和十字架。

    而另一外一个人更加年轻,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他显然怕见到这可怕的画面,所以一直低着头尽量去看自己的脚尖而不是那些血糊糊的现场。

    而那老头在现场跳来跳去,念着什么,大惊小怪,好像他已经看到可怕的恶魔了“是撒旦,很可怕,我已经感觉到邪恶的气息在此间弥漫。”

    “停下停下,你们在破坏伟大的驱魔法师的调查。”老头把47赶到一旁。

    夜店之王看老头如此大胆,心中不由安心了一分“你能消灭他么?”

    老头闭上眼睛沉默不语。

    47心说这老头不会真的接受这份工作吧,会死人的。他并没有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任何的魔力,说明他不会魔法也没有任何魔导器。

    老头沉吟道“当然,只是这费用不便宜。”

    “说好的三万美金,我再加两万。”

    “成交!”老头利索地答应。

    47心说夜店之王果然是有钱人,估计五万都只是毛毛雨。

    老头在现场看了很久,最后才说可以打扫了,让47他们继续工作。

    今天晚上,老头和他的弟子将会住在这里,而夜店之王是引出敌人的诱饵。

    “都是那老头耽搁的,天都黑了,真的是耽误我看球赛。”灰鹰忍不住抱怨,本来这点工作白天的时候就能完成了。

    安东尼本来也准备和妻儿一起共进晚餐的,但现在都过餐点了“好了,这些都是工作。”

    今天是月朗星稀,47开着公司的清洁车驶向了火葬场。

    但就在半路之上,咚地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到车顶上了。车里的人除了47之外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不知道车顶上有什么。

    就在大家准备让47停车的时候,一只无情的白色手臂从副驾驶的玻璃穿过,抓住了安东尼的肩膀。

    好在47眼疾手快拉了安东尼一把,才让他避开。

    “那是什么?”

    是复仇的恶鬼,47知道他们这些收拾残局的人也成了冤魂索命的目标。清洁公司虽然不是凶手,但无疑是帮凶。

    之前被恶灵杀死的那些人都是帮凶,47对这样的发展并不意外。他只是猛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