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御前会议(第1/2页)
    艾德的书房里,他打量47,发现自己真的是对这个神秘的少年一无所知啊:“你竟然能看出这些,应该受过良好的教育,为什么隐瞒自己认字的事实呢?”

    “我真不是认识字。”47表示这可不是假的:“有些事情不是需要认识字才能知道,认识字的人也不一定就真的是聪明。”

    艾德竟然无言以对:“好吧,那你今天来和我说这些事情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建议抄家,我相信财政大臣通过造假币获得的利润绝对不仅仅只是维持国王开支,他肯定也中饱私囊,得到了大量的金钱,现在他一定是想方设法想要蒙混过关,想要博取大人的信任,是不是?”

    艾德沉默了,被47猜中了,小指头确实主动示好。

    “看来被我猜中了,大人,君临的人无故向你示好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他们和我们这些临冬城来的人不一样,如果没有目的的话他们根本没有理由示好。”其实47何尝没有目的呢,可是好就好在他是跟着艾德一起从临冬城出发的,所以艾德不会怀疑47。

    艾德忍不住点头,他突然发现47一来,他的思绪竟然清晰多了,他感觉连日的阴云竟然有被驱散的趋势:“难道是旧神安排你来到我的身边?”不过抄家的话,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小指头在君临城肯定眼线众多,自己要是有行动,他肯定第一时间溜走。

    艾德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他也不问47的来历,直接说道:“虽然他的嫌疑很大,不过只凭嫌疑就去抄家,恐怕并不能成功,现在我们在君临孤立无援。而对方却肯定是耳目众多,不好下手。”小指头年轻的时候和自己老婆有不清不楚的关系,所以搞小指头,艾德根本没有任何心理障碍。

    “如果大人不嫌弃的话,我愿意陪同大人一起进皇宫,去观察每一个御前大臣,让我为大人找一个盟友吧。”“我自认对看人还是很有眼光的。”

    艾德就不相信了,因为47太年轻了。

    不过47很自信,一脸相信我没错。艾德已经焦头烂额的,现在除了47之外,似乎也没有人可以帮他排忧解难了。现在他们要解决国库空虚的问题,确实需要盟友帮忙才能动小指头。

    “好吧,下一次御前会议,我带你进去。”去让47看看人也没有什么损失,艾德现在是一心要扳倒小指头,扳倒这个造假币的家伙。

    至于扳倒小指头之后,国王的欠债问题如何解决,如何继续为国库捞钱,他没想。反正他知道小指头的违法手段之后,也不会继续再用他的钱了。当然了如果小指头真的赚了大笔的金钱的话,那抄家也能缓解一部分的财政压力,虽然是杀鸡取卵。

    总之他同意了47的做法,艾德并不知道在他焦头烂额的时候,他的老家发生了一场刺杀。有一个杀手去刺杀瘫痪的布兰,要不是布兰的狼及时救主,恐怕这个无辜的孩子已经被杀掉了。

    而这一次刺杀也让领主夫人察觉到布兰坠楼的事情并不是简单的意外,显然是有人要害自己的儿子。

    领主夫人立刻想到儿子很可能是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可惜儿子竟然失忆了,那也没办法,她来到塔楼仔细寻找,发现了一根金色的头发。

    似乎只有王后家族的人才是金发的,难道是王后的人要杀自己的儿子?

    想到这里,夫人再也不能等了,她轻车简从,只带了一个护卫就南下去君临城,这件事情必须要和丈夫商量一下。君临城可是人家的老巢,丈夫现在很危险。

    第二天的时候,艾德带着47来到了御前会议。几个大臣显然都认识艾德身后的剑客,他可是大名鼎鼎的王子诱拐者,本来好好地可能成为王子的老师,可是因为私自带走王子而失去了这个资格。

    王后肯定不会让47做儿子的老师,躲着47还来不及呢。

    这些大臣每一个都在君临有众多眼线,知道47的外貌不足为奇,他们还知道47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剑客,比弑君者还强大。

    弑君者已经是御林铁卫中的佼佼者了,实力排前三没有问题,但他可是一招都没有接下就被秒了。所有对于47实力的传言可是非常夸张,简直把47当成是第二个拂晓剑神了。

    不过比起他的剑法,还是诱拐王子的名声更大一些,所以现在47的外号就叫做王子诱拐者。

    除了对47的好奇之外,对艾德突然把临冬城的第一剑客带在身边,甚至还带到了御前会议上,这个行为又代表什么呢?

    这些大臣就是成天琢磨这个,琢磨那个,在他们看来艾德的每一个行为都是有其背后的意义的。

    可惜他们并不知道艾德的政治斗争经验等于零,他还真没有这么厉害。

    御前会议主要是有御林铁卫的队长、财政大臣、法务大臣、情报总管、海政大臣、大学士,以及国王之手等七个人组成。

    其中法务大臣和海政大臣分别是国王的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