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无面者(第1/2页)
    47看着手臂上的人皮,心说原著里好像是要把整张脸都剥下来套在头上的,不过这样灵巧的变化也不错。47虽然是杀手,但也不想对尸体做什么变·态的事情,而且剥脸皮什么的也太麻烦了,只需要一小块皮这种变化还是挺好的。

    不过这个魔法似乎还是有条件的,就是变身的人必须是死人,如果脸的主人还活着,那么就不能变。

    47和商人的家人住了十天,商人确实如老人所言是个乐善好施的人,城市里不少的乞丐都得到过他的食物。而且他对家人也很好,对妻子专一,对孩子疼爱,对老人尊重,简直就是这个世界难得的尊老爱幼的道德标兵。

    可惜47无情地杀了他,而且现在每天要对待毫不知情的家人。确实是考验,47认为无面者的恩赐论不过是慰藉良心的论调,把死亡当成恩赐,并且确信如此的话,他们才能毫无愧疚地杀人,不管男女老幼,不管善良邪恶,因为是恩赐所以不需要自责。

    如果不这么想的话,无面者怕也不能对善良又无抵抗能力的人下手。

    原著里艾莉亚似乎也没有过最后良心一关,她第一个任务目标就是一个关心过她的老奶奶,她下不去手。

    但艾莉亚对其他的人还是比较干脆的,特别是伤害过自己的人。但换个角度来说,被她杀掉的那些小人物,在她面前虽然是凶神恶煞的,可是在家里他们或许也是好丈夫好父亲好儿子,也有好的一面,只是艾莉亚并不了解这些。

    如果了解了这些之后,艾莉亚还会杀人么?恐怕不会。

    再说魔山的弟弟猎狗,有魔山这个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哥哥,猎狗也不算什么好人。有一次他抢走了一个农户家最后的积蓄,当时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因为当时他走投无路又饿又渴,需要钱做盘缠。可是等到后来他再一次经过农户家,发现农户父女已经死了,准确地来说是农户的父亲杀掉了女儿,然后自杀了,因为没有钱他们肯定要饿死的,所以农户绝望之下结束了他和女儿的生命。就算是猎狗这样的人在看到这样的画面之后都会忏悔,动恻隐之心,艾莉亚肯定会更容易被打动。

    当然也不乏魔山这样天生就没有良心的,当年他们反叛疯王,魔山冲进宫殿将疯王的儿媳妇先凌辱然后杀掉,最后还把她在襁褓里的婴儿也摔死了,可谓是丧心病狂。

    在伪装商人和这一家善良的人住在一起的时候,47想了很多,他发现自己做的一切其实和魔山一样,只是47隐藏在暗处,没有宣扬他的事迹,同时也选择给死者体面的死法。没有如魔山这样杀人的同时还夺走了他们的尊严。

    虽然行为动机上有不同,47是收钱办事,魔山是因为本身性格残暴,但从结果上来说他们都是在杀人。

    只是魔山只对弱者动手,而47不管对手强弱,只要有必要就会动手。

    想了很多,不过47并没有准备改变,反而坚定了自己的目标。连自己的命运都不能掌握,又有什么资格去操心别人的命运呢。

    十天之后,47回到了黑白之院,再一次见到了老妇人。

    老妇人遵守了诺言,47没有穿帮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愧疚,当然还有个原因就是47说自己已经明白恩赐理论的意义了。

    虽然是骗人的,但老妇人显然相信了。

    死亡是千面神的恩赐,47肯定是不这么想的。不过对某些想上天堂的人来说,或许真的是恩赐吧。

    因为地狱和天堂真的存在,好人死了就去天堂,坏人死了就下地狱,安排的很清楚。

    不过47不喜欢天堂更不喜欢地狱,他还是喜欢活在这个有酒色财气的人间,原因很简单,他不想这么早下地狱做魔王的奴隶。

    在黑白之院学习如何易容,如何表演,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就是如何杀人。黑白之院也有各种杀人的办法,正面战斗永远是最不明智的选择,他们会教47投毒、偷袭、或者按用陷阱。

    但这些东西比起地球上教的还是有差距的,不够系统。

    在地球上教练可是拿人解剖,一点点告诉杀手应该如何破坏人体,比起黑白之院的口传身教可直接多了。

    至于表演的话也并不惊艳,地球的表演课程可是包含方方面面,甚至是从心理学角度剖析角色的行为,更加专业。

    47最喜欢的还是易容魔法,只需要死者的皮和一些简单的仪式和魔力,就可以完变成另外一个人,模仿死者的声音、身高,甚至连指纹瞳孔都模仿到位了,这简直就是神迹啊。这个魔法当真实用,47的魔法很强大,无面者都比不上,所以他能更快地变化。

    完成了这些学习,47又去完成了两个任务,正式成为了无面者的一员。

    老妇人告诉47无面者的通讯方式,以及一些暗中的据点。

    无面者可以千变万化,而让人不察觉,所以可以隐藏在任何地方,别人肯定不能揭穿他们的身份,所以很容